不等众人反应过来,杜荷又指着窦先仁旁边的邹鲁军说道:“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大荔县令邹大人吧?”

    邹鲁军喝的晕乎乎的,闻言,竟然笑着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却听杜荷说道:“听说邹大人昨夜走夜路摔到了茅坑中,四肢都摔断了,故今天不能来迎接本官走马上任,现在看来,却也好端端的嘛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邹鲁军大怒,只见他刚想爆发,却被窦先仁摇摇头阻止了。

    窦先仁上前,说道:“侯爷,你身为同州别驾,职责乃是辅佐刺史大人治理同州,根本无权过问同州的防务,更无权进行审理案情,如今你到同州一日不到,先是将守城官吊在城楼上让百姓笑话,而后不问青红皂白将守城官和守城的官兵带到府衙中严刑拷打,还接管了大荔县城门的防务,仅此两条,只怕有心人将消息传到京城,陛下得知,也不会轻易放过你吧!”

    杜荷唰的一下站起身来,问道:“你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侯爷,俗话说,凡事不要做绝,做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下官只是在提醒侯爷。”窦先仁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杜荷拿起桌上的案尺一拍,那多年未使用的案尺,竟然碎成了三截。

    众人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以为杜荷又要发飙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,杜荷笑眯眯地说道:“窦司马,你说话很有道理,既然如此,本官便听你一回……大家都散了吧,张大拿等人的罪行,本官已经查清楚了,改日给大家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杜荷挥挥手。

    百姓们见状,犹豫着,最后还是离开了。

    大家一边走,一边小声咕哝道:“还以为这新来的杜大人能为大家主持公道,哪曾想,和那窦氏,也是一丘之貉啊!”

    “天下当官的都一样,你何时见过白色的乌鸦啊!”

    “走吧,当官的都一个鸟样!”

    众人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杜荷听了,却是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那同州的大小官员见状,纷纷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看来,杜荷与我等也是一个货色啊,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呢。

    只见官员们纷纷上前。

    “侯爷,恭喜侯爷上任啊!”

    “侯爷到我同州,真是令同州蓬荜生辉啊!”

    “以后我等一定为侯爷马首是瞻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拍马屁,卖力地讨好杜荷。

    杜荷高兴地说道:“都给本官到后院中,今日本官走马上任,必须好好庆祝一番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众人跟随杜荷来到后院。

    窦先仁忍不住说道:“侯爷,今日之事,的确是窦某做事不周,窦某斗胆,请侯爷到妙仙楼,下官好摆下酒席赔罪!”

    杜荷抬手阻止道:“别啊,本官初上任,却要让窦司马请,那怎么说得过去啊,放心吧,今日少不了吃的,大家先到后院中,咱们说说话,聊聊天,你们也好将这同州的风土人情,给我介绍一番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侯爷言之有理,同州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!”

    “对,同州女子赛江南!”

    众人到后院院子中落座,然后由窦先仁介绍众多官员与杜荷认识。

    杜荷便和众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都只当他是要了解同州的情况,哪知道,杜荷却是暗暗打量在场的人。

    很快,杜荷便发现人群中,有两个人显得十分特别。

    一个是同州长史杨成,一个是同州司田陈弘毅。

    这二人虽然也十分热情,却不想邹鲁军等人,热情过后,对杜荷巴结到了。

    在杨成和陈弘毅眼中,杜荷看到了怀疑和不信任,甚至有丝丝的鄙夷。

    杜荷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露出了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眼看着已经到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杜荷站起身来,拍拍*说道:“诸位,本官感谢大家的热情,所以,现在想请大家吃晚饭。诸位可要给本官这个面子啊!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

    “侯爷请,谁敢不去!”

    人群中,杨成和陈弘毅对视一眼,失望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杨成站起身来,说道:“侯爷恕罪,下官家中,还有病重的老母亲,必须赶回去照料,只怕不能赴宴了!”

    杜荷笑了笑,摆摆手:“百善孝为先,杨长史堪称我辈楷模啊,好,你且回去吧,明日本官一定抽时间到你府中看望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侯爷!”

    陈弘毅也站起身来,说道:“侯爷,我娘子要生了,我得马上回去了,不能赴宴,请侯爷恕罪!”

    杜荷点点头:“好好好,天大地大,生孩子最大,陈司田速速回去,改日登门拜访。”

    杨成和陈弘毅便迅速离开了府衙。

    邹鲁军等人却是围拢过来,纷纷说道:“侯爷,你有所不知,那杨成的老母亲虽说年长,但身体硬朗得很,根本没有生病,还有那陈弘毅的娘子,据说还要半个月才生呢……侯爷,这二人在同州简直就是蛀虫,常常目无尊长,目无法纪,连刺史大人都不放在眼里,实在是罪大恶极,如今竟然连侯爷的面子都不给,侯爷可不要轻易饶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,去年十月,杨成就贪赃枉法,若不是刺史大人网开一面,只怕他现在都进监牢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弘毅最可恶,经常纵容家府中下人欺压百姓!”

    众人跟商量好似的,全都跳起来指责杨成和陈弘毅的不是。

    杜荷笑着点点头:“本官一向大度,不过,不给本官面子,那就是不给刺史大人面子,不给陛下面子……这等事,等本官安顿下来,一定查个水落石出!”

    众人见状,心中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杜荷这毛头小子,就这样被忽悠拿下了啊。

    大家见杜荷的表现,跟个二傻子差不多,心中原本的防线,彻底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听杜荷说道:“天色不早,走,本官已经为大家准备了丰盛的好酒好菜,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众人跟着杜荷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,杜荷走在前面,众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大家却是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杜荷走的方向,竟然是城西。

    城西是大荔县城出名的脏乱差,是典型的贫民聚集区,别说好的酒楼,就是像样的吃饭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整个大荔县城,繁华的在城北和城南啊?

    众人都有些懵逼,却也不敢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感谢【”彻夜、未眠*】兄弟的打赏!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81章 一丘之貉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