窦先仁顿时有种卯足了劲一拳打出,本以为可将敌人*,哪知道却打空了。

    心情别提多郁闷了。

    他一次次的挖坑,一次次地展现自己的足智多谋,哪知道,在杜荷面前,没有一样是奏效的。

    邹鲁军等人全都慌了。

    “司马大人,你快拿主意吧,现在可怎么办才好啊!”

    “是,若是没人阻止杜荷,杜荷真的审问方州字可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司马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窦先仁怒道:“好了,事到如今,也只有去府衙阻止杜荷了。咱们已经损失了张大拿和姜牛,不能再损失方司户了。走,诸位跟我来,今日,必须阻止杜荷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人跟随窦先仁,气势汹汹地赶到同州府衙。

    大家到了门口,却看见里里外外都被围得水泄不通,全部是面黄肌瘦的百姓。

    窦先仁好奇地问道:“不是说那些百姓已经跑了吗?为何又出现了?”

    一个小厮说道:“大人,这些百姓和之前出现的根本不是一批,这些全都是城西的饥民,不知怎的,竟然全都到此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去,这些百姓,穿着破烂,一个个瘦不拉几的,浑身上下散发着臭味,果然是饥民无疑。

    窦先仁摆手:“不管了,先进去找到杜荷再说。”

    手下人勉强挤进去一条路,窦先仁等来到大堂之上。

    众人来之前,已经准备好了一番说辞,想要劝说杜荷。

    可真正到了现场,才发现杜荷在上方正襟危坐,方州字跪在地上,浑身发抖,丫口寨的七当家的尸体,就躺在方州字旁边。

    窦先仁上前,开口道:“侯爷,我有话说!”

    杜荷一拍桌子,说道:“窦司马,你来晚了!方州字已经认罪了,方州字,身为同州司户,贪赃枉法,连朝廷拨付的赈灾钱粮都敢贪污,自去年冬月以来,贪污数额达到五千贯,令人心惊,简直死有余辜……本官奉旨便宜行事,为还同州百姓一个公道,决定将方州字打入监牢,上奏朝廷,秋后问斩,念在方州字有悔改之心,愿意将所有家产充公,赈济灾民,经本官与刺史大人商量,决定罢黜方州字司户官职,暂且关押,择日流放岭南。若是在此期间方州字有悔过之心,愿意将同伙供出,可减轻罪行。”

    窦先仁都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宣判了?

    窦先仁大喊道:“侯爷且慢,方州字就算有罪,可侯爷这么快就定罪,是否操之过急,证据何在?”

    杜荷冷笑,似乎早就知道窦先仁会有这样的疑问。

    他一挥手:“证据拿来!”

    两个护卫抬着两个箱子上前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箱子打开,里面全部是账本。

    杜荷指着账本说道:“这便是从方州字家中搜出的账本,左边是明账,右边却是暗账,明账是方州字用来应付朝廷检查的,做的十分完美,毫无问题,可是他还做了一本暗账,暗账中便详细地记录了此次他贪污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方州字为了贪污,可谓是煞费心机,请了最高明的账房先生做了两套账本,本以为就算交给朝廷也无人能查出问题,可他低估了杜荷,杜荷本就不属于这个时代,虽然不是会计,但对记账却是略有涉猎,这个时代使用的单式记账法,无论再怎么高明,与后市比起来都是渣渣,所以,杜荷很快就查到了问题。

    窦先仁等全都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又听杜荷说道:“带人证!”

    随即,一个老头被带上来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认识,这老头就是方州字府中的管家。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程大虎,把你知道的,都说给大家听听吧!”

    程大虎说道:“……侯……侯爷,真的不关我的事,这一切都是我们家老爷让我做的,我只管负责找人来记账……”

    程大虎将方州字贪污的整个过程描述得非常详细。

    方州字这家伙,竟然在府中的后院挖了一个地窖,专门用来存放此次贪污的钱。

    杜荷吩咐道:“来人,按照程大虎说的,去方家后院的柳树下看看,是否有贪污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张俭亲自带人前往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张俭便回来了,抬着一个大箱子回来:“少爷,这便是从方家后院柳树下挖到的,一共五千贯,这些开元通宝上,都有朝廷户部专门做的记号,确认是赈灾的钱无疑。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杜荷一拍惊堂木,说道:“方州字,本官再问你一次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“侯爷,小人知罪,知罪!”方州字赶紧趴在地上,一个劲地磕头,“求侯爷开恩,我不想被流放啊,我不想被流放!”

    杜荷冷声道:“想不想流放,这不是你考虑的问题……本官已经给你机会了,只要你能供出你的同伙,本官就给你戴罪立功的机会,坦白从宽,抗拒……牢底坐穿,来人,把他带下去!”

    方州字被带出大堂事,突然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杜荷瞥了窦先仁一眼,反问道:“窦司马,你如此维护方州字,甚至在铁证面前也不为所动,莫非,你就是方州字的同党?”

    窦先仁面色一变:“不不不,侯爷说笑了,我窦氏不缺钱,又何必贪污!既然案子已经审理完,下官告辞!”

    窦先仁心情很烦躁,于是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杜荷看向邹鲁军等人:“你们呢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表示自己不会贪污,然后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散了吧,这五千贯……王大,便交给你吧,速速去买好米好菜,让灾民们都吃上一顿饱饭,朝廷下一批的赈灾钱粮不日即将抵达,本官宣布,同州的灾民,从今日起一日两顿管饱,再也不用喝馊臭的稀粥了!”杜荷说道。

    那些百姓,先是沉默,随后竟然全部跪下来,纷纷给杜荷磕头。

    “侯爷好人哪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侯爷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这同州,总算来了一个清官了!”

    这最后一句,听在尉迟恭耳朵里,却是感觉无比的讽刺。

    录事王大上前,小心地问道:“侯爷,下官接管这赈灾之事,只怕有些不妥啊!”

    杜荷拍拍对方的肩膀,说道:“没什么不妥的,本官做主,你就暂代这同州司户官职吧,过几日,等刺史大人把手续补一补,你就可以正式上任了!”

    王大突然瞪大眼睛?

    他有种做梦的感觉!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86章 认罪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