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家大喊道:“大当家饶命,大当家饶命啊,有话好说有话好说!”

    王四喜怒道:“好你个老不死的,竟敢骗我,那杜荷何许人也,堂堂同州别驾,鄠邑县侯,出城只带几个人手?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?”

    管家一只脚已经被拖着到了门槛外,急忙扭过头来,说道:“大当家息怒,千真万确,千真万确啊,我们家老爷说了,只要你能做成此事,好处绝对不会少给你的!”

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王四喜一抬手。

    那几个属下立即将管家放下。

    管家跌跌撞撞地跑进来。

    王四喜问道:“你家老爷,果真是这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们家老爷说了,只要大当家的能除掉杜荷,什么价都由大当家开口,而且窦氏会马上准备人手,送大当家到登州出海,暂避风头!”管家眉飞色舞地说道。

    王四喜嘿嘿一笑,说道:“价格嘛,就……三……”

    王四喜以前只是一个没见识的读书人,因此他决定要个三千贯。

    三千贯,都足够丫口寨的兄弟们吃喝一两年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一道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三十万贯!”

    王四喜突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管家扭头看去,只见一个身材瘦削的人缓缓走上前来,此人穿着简单的长袍,却是戴着一个斗笠,看不清脸,却是气度不凡。

    管家好奇地问道:“大当家,这位是?”

    王四喜一拍大腿,说道:“这是我们丫口寨新来的军师!”

    “哦,军师,久仰大名啊,只是……这三十万贯,是不是太多了?”管家咂咂嘴,说道。

    军师冷笑道:“多?既然嫌多,那你们自己去杀杜荷啊,杜荷可不是普通的官员,而是鄠邑县侯,他爹可是当朝右相,三十万贯,一点都不多,管家既然嫌多,还是请回吧,着高风险的事,我们丫口寨不干了!”

    “对,不干了!”王四喜看着军师,大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想到,杜荷会在这个时候走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一开口就是三十万贯。

    管家想了想,点点头:“军师所言有理,不过,你们确定真的能杀了杜荷吗?”

    军师笑道:“区区杜荷,不在话下!”

    他一挥手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糙汉子从后方走上来,径直走出房门,到了外面的院子中一棵大腿粗的树下,双手猛地抓住树干,嘿呀一声,竟然活生生将那大树给连根拔起来了,汉子又将大树随手扔在地上,脸不红心不跳,一转身,一拳砸下去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树干顿时断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“哎呀,神力,天生神力啊!”管家拍手称赞道,“好,军师果然爽快,大当家,军师,兹事体大,还望在下回去与老爷商议一番,你们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管家离开。

    军师将头上的斗笠摘下,正是杜荷。

    而那倒拔槐杨树和一拳砸断树干的,正是吕布。

    王四喜眼巴巴地看着杜荷,问道:“侯爷,三十万贯,是不是太狠了?窦艾伟会给这笔钱吗?”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窦氏不缺钱,这点钱还是出得起的,放心吧,好好表现,事成之后,本少爷不会亏待你的,我做事,最讲究义气二字,三十万贯,咱们公平分配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侯爷真是高义啊,不知我能拿到多少啊?”

    “给你一成。”

    一成?

    王四喜感觉像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三十万贯的一成,那就是三万贯啊。

    侯爷不愧是侯爷,真是太大方了!

    在这一刻,王四喜感觉自家祖坟都快冒烟了。

    他兴奋地看着杜荷:“侯爷,真的……真的要给我三万贯吗?”

    杜荷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想什么呢?一成,三百贯。三十万贯,分为一千成,你占一成,本少爷是九十九成。”

    王四喜差点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窦府的管家去而复返,与王四喜重新商议,最后将刺杀杜荷的价格定在二十万贯。

    王四喜坚持要一次付清二十万贯,管家则是不同意。

    二人耗费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的口舌,最后由窦氏先支付五万贯的酬金,事成之后,再付剩下的十五万贯。

    打发管家离开,王四喜可犯愁了。

    原本他以为窦氏的钱很好骗,哪知道对方也很精明,只给了五万贯,若是拿不到剩下的十五万贯,一成那就只有五十贯啊!

    这个土匪头子以前穷的叮当响,现在却是财大气粗,看不起五十贯了。

    王四喜沮丧地去找杜荷。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都是谨小慎微,自然可以理解,做戏就要做足,一切,都在本少爷的掌握之中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昏。

    金色的夕阳光从山峰上照射下来,大地沾染了一层金光。

    半山腰,一块平整开阔的地方,杜荷便带人在此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吕布背着黑石弓,从远处走来,他肩膀上扛着一头膘肥体壮的黑山羊。

    众人见了,都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杜荷上前,看了一眼,笑道:“没想到在这青黄不接的时候,也有这样肥的山羊,今晚,大家就吃烤羊肉吧!”

    大家已经进山两日了,每次狩猎,所获并不多,就算打到猎物,也是一些瘦不拉几的,根本没有多少肉可言。

    哪知道,今日吕布的运气这般好,出去不到半个时辰就弄回来一只肥山羊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都叫好。

    杜荷一共带了三十多人来狩猎,其中真正能打猎的,加上吕布,才仅仅六个人,其余的都是大荔县城有名的仙女,还有不少乐师、厨子。

    清晨进山打猎,一两个时辰后回来,一边吃早饭,一边听着曲子,这日子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在杜荷的指挥下,四个厨子一拥而上,不多时间就生起了火,将山羊剥皮,洗干净之后,大卸八块,便放在了火上开始烤起来,阵阵浓香弥漫着整个营地,所有人都忍不住流下口水。

    远处。

    一座小山丘上。

    却有几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杜荷的营地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一个独眼龙,左边眼睛被布条缠住,只有右边眼睛还能用。

    “二爷,杜荷已经中计了,哼,这帮蠢货,这个时节,哪有这样的肥山羊,哈哈哈……”旁边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不屑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错,吕布所猎获的那只山羊,并非野生,而是人工圈养的,正是眼前这几人放出去的。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90章 独占一成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