尉迟恭站起身来,猛地一拍桌子,怒道:“点齐人马,去找杜荷……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……还有,带人去把窦府围了,在没找到杜荷之前,窦府的人,只能进不能出,就是一只老鼠,也别放出来……若是杜荷真的出事,老子屠了窦府满门,就是丢了这官职,就算掉脑袋,老子也要为杜荷报仇,否则我怎么面对陛下,怎么面对老杜……直娘贼的!”

    “盔甲!”

    “金鞭!”

    很快,尉迟恭点齐了人马,全副武装,从同州府衙出发。

    整整一天过去,却没有杜荷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启禀国公,我等已经去了当时发生激战的现场,却是一无所获,现场被一把大火烧的干干净净,只留下了丫口寨土匪们的一些信息,我等和附近猎户核实过,这件事,可以断定是丫口寨的土匪做的,和窦氏,似乎没关系!”亲卫统领禀报道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尉迟恭一掌拍在桌上,心情沉重地说道:“不管如何,一定要找到杜荷,吕布可是大唐第一高手,虽说中毒,却也不是一般人能追的上的,只要有他在,杜荷就还有希望……丫口寨的流匪?与杜荷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,为何敢刺杀杜荷,这件事,和窦府一定脱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亲卫急匆匆跑进来,说道:“国公,窦府不满意咱们将窦府团团围住,现在讨要说法,还说一炷香之后没有说法,就带人冲出来!”

    “奶奶的,岂有此理,跟我来!”

    尉迟恭正在气头上,当即带上兵器,骑着快马,赶到窦府大门口。

    只见窦府已经组织了七八十个家丁,大多拿着棍子,少数则是握着长刀等武器,与尉迟恭的熟属下对峙着。

    他手下只有三十多人,但都是战场上千锤百炼的老兵,气势却是比对方强大多了。

    尉迟恭下马,走上前来,大声吼道:“都想造反是不是?老子倒要看看,谁敢冲出来?今日,窦府有一人出来,老子就杀一个,有两个出来,老子就杀一双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家丁见状,忍不住往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门打开,窦先仁带着人走出来。

    窦先仁上前,朝尉迟恭行了行礼,说道:“吴国公,你这是何意,我窦府从未做过什么过分之事,如今你让手下人将窦府团团包围,只进不出,这不是让同州百姓看笑话吗?吴国公,我窦先仁不是不讲理之人,若你有合理正当的说法,别说你围住窦府,就是将下官责罚一番,我也无话可说,可你现在不问青红皂白,将窦府围住,实在有失体统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冷笑,指着窦先仁,“你过来!”

    窦先仁不明所以,几步上前,来到尉迟恭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知吴国公有何话说!”窦先仁客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尉迟恭卯足了劲,抡起巴掌,呼的一下扇了上去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一声脆响,窦先仁在原地转了几圈,一下跌坐在地上,一张口,一口血喷出来,竟然掉了一颗牙齿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窦先仁大惊,他没想到,尉迟恭竟然这般粗暴。

    窦府的家丁们全部围拢过来,将窦先仁护住。

    “保护少爷!”

    “吴国公打人啦!”

    “吴国公打人啊……还有没有王法啊!”

    尉迟恭沉声说道:“老子就是天理,老子就是王法!都给老子闪开,今日,老子就把窦先仁这小子杀了祭奠杜荷。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尉迟恭抽出金鞭,一步一步朝窦先仁走去。

    愤怒,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不过,对尉迟屠夫来说,似乎未有过理智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,窦先仁!”

    “十个,不,一百个,都抵不上杜荷!”

    “老子今日就先杀了你,若是杜荷真的出事,我把你窦府全部杀光!”

    家丁们疯了一样地冲上来想拦住尉迟恭。

    尉迟恭手执金鞭,如杀神降临,将挡在身前的人,全部打翻在地上。

    不杀窦先仁,尉迟恭不罢休。

    吱嘎嘎。

    窦府大门突然打开。

    窦艾伟在一众下人的拥护下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吴国公,且慢!”窦艾伟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尉迟恭扭头看着窦艾伟,冷笑道:“窦老头,你总算肯出面了,今日,老子就当着你的面,将窦先仁杀了,也好让你看看,敢出手对付杜荷,窦氏都要成为老子的鞭下亡魂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吴国公,你真要将此事做绝吗?杜荷出事,与我窦府有何关系,你在此咄咄逼人,还要杀我儿,若是陛下知道,会轻饶你吗?”窦艾伟没想到,尉迟恭的脾气上来,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。

    “就算陛下要我的脑袋,我也要拉你窦氏陪葬!不亏,不亏,哈哈哈……”尉迟恭大笑道。

    窦艾伟眼神变得冰冷,说道:“既是如此,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窦艾伟一挥手,身后涌现了大量的家丁。

    这些人虽然穿着家丁的服侍,但个个杀气涌现,一看就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一场激战,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,一匹健马,疾驰而来,马上的人隔老远就喊道:“吴国公住手!”

    尉迟恭怒道:“这又是谁,敢让老子住手?”

    他扭头看去,一眨眼,那快马已经到了跟前,那人翻身下马,三两步就冲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这是尉迟恭的熟人,马周!

    当初马周一家因为受侄子牵连要被斩首,消息传到同州,尉迟恭还十分惋惜,恨自己不能帮马周一把,索性最后马周虽然被贬为平民,但好歹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尉迟恭问道:“马宾王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马周上前,说道:“国公,我若不来,岂不是会出大乱子,国公,如今*未明,切不可铸成大错!”

    “我杀了窦先仁就走!”尉迟恭已经决定要杀窦先仁,这么多人都看到了,若是此刻收手,却是非常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马周一把拦住,说道:“国公,此时不是杀人的时候!你这样做,于己于人都没有好处,收手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上前,小声说道:“我已经有杜荷的消息了,此事,切不可声张,你快跟我回府衙吧!”

    尉迟恭一听杜荷的消息,顿时激动起来,一挥手,指着窦先仁说道:“好,就让你多活几日……把人都撤了,不过,窦氏的人,却是不能离开大荔县城半步!”

    尉迟恭哗啦啦将自己的手下人全部撤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92章 尉迟屠夫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