窦先仁突然抬起头里,朝周围看了看,周围并未出现杜荷的人马。

    他突然冷笑道:“杜荷,你真是太天真了,你以为,就凭王四喜这些人,就能杀了我吗?别忘了,我们可有八十多人,而你这边,只有二十人不到。”

    双方的人马,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许正道说道:“其他人都退后,小爷今日我要大杀四方!”

    鬼神举起两把三棱军刺,点点头:“干!”

    吕布也摩拳擦掌起来。

    杜荷一抬手,说道:“你们三个,就别跟着掺和了,还是交给王四喜吧,这些土匪训练了这么长时间,今日正好检验一下鬼神的训练成果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许正道点点头。

    鬼神道:“我带队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杜荷答应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全部退后。

    王四喜也屁颠屁颠地跑了。

    留下的人,加上鬼神,只有十九个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,列队!”

    哗哗哗。

    十八个人在鬼神的指挥下,迅速结成了方队,每个人从身后拿出一块铁皮盾牌,那盾牌被打造成上宽下窄的模样,边缘处非常锋利,足以当成武器使用。这些以前专门靠打家劫舍度日的流匪,左手举着盾牌,右手握着三棱军刺,气势一下就变得不一样起来。

    十八个人组成方队,内外两层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鬼神被十八个人组成的方队包围在中间,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哗哗哗。

    方队缓缓前进,朝窦先仁等人走去。

    铁皮盾牌在阳光下反射着一道道寒芒,三棱军刺却是含而不露,看上去朴实无华。

    窦先仁不屑地笑道:“就凭十多个人,也想杀我,真是痴人做梦,集合,集合,反击,反击,杀了那些人,抓住杜荷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八十多人手忙脚乱地列队,然后冲向前面的方队。

    冲在前面的人举起长刀,猛地劈下去,叮叮当当,火花四溅,却未能将那一块块盾牌劈开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,简直跟乌龟壳一样,让人无处下手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,却见方队的盾牌突然掀开。

    这帮家伙大喜,以为找到突破口,哪知道就在这时,盾牌下面冲出来四五个双手握着三棱军刺的人,带头的正是鬼神。

    鬼神带人冲进了对方队列中,握着三棱军刺就是一阵乱捅。

    一眨眼,对面就倒下了十几个人。

    等其他人反应过来,纷纷冲过来想将鬼神等人围住时,鬼神却带着人,迅速回到了方队之中。

    众人面对的又是一个无处下手的乌龟壳。

    鬼神便带着人,重复使用这样的招数,无情地开始*窦先仁的手下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窦先仁便发现,自己的八十多人,竟然只剩下三十不到了。

    窦先仁突然慌了,站在原地双腿打颤,连声说道: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这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黑脸的汉子突然高声喊道:“所有人,集结,保护少爷杀出去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剩下的二十多个人,得到命令之后,不再去追杀鬼神带领的方队,而是全部围拢在窦先仁周围,保护着窦先仁往山口的地方杀出去。

    突围的路只有一条,那就是山口的地方。

    原本,这是窦府选择埋伏王四喜的一个绝佳地方,却成了窦先仁逃亡最大的阻碍。

    “杀出去,谁能保护少爷出去,赏钱万贯!”

    “享不尽的荣华富贵!”

    “他将成为窦府的大恩人!”

    那黑脸汉子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重赏之下必有勇夫!

    窦先仁身边剩下的二十多人,一时间跟打了鸡血一样,全都悍不畏死,保护招窦先仁往前杀去。

    这帮家伙竟然把鬼神带领的方队撕开了一道口子,杀了三个人。

    杜荷暴怒:“补上,全部杀了!”

    方队重新组合。

    混乱中,黑脸汉子带着窦先仁竟然杀出了重围,然后将窦先仁送上一匹马,抽出匕首一下刺在马*上。

    那骏马吃痛,驼着窦先仁飞快地往山口冲去。

    窦先仁临到山口,扭头一看,只见自己的手下,全部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目眦尽裂地看着远处的杜荷,大声说道:“杜荷,来日必杀你祭天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头也不回地往外跑。

    咻咻。

    两支箭破空而来,正中窦先仁的后背。

    噗通。

    窦先仁从马上坠落,挣扎半晌,也没能爬起来,只能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:“为……为何,为何又被杜荷算计……我不甘啊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人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远处,杜荷骑在马背上,淡淡地说道:“处理干净吧,现在,该将消息带回通州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哗啦。

    窦艾伟一下站起身来,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?先仁死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可能会死,那丫口寨的流匪,不过二三十人,先仁可是带了*十人啊,怎么可能被土匪杀掉!”

    窦艾伟满脸震惊,表示不相信。

    老管家说道:“老爷,千真万确,是鄠邑县侯杜荷带回来的消息,现在满城的人都知道,少爷带人出城剿匪,哪知道流匪十分狡猾,在南山坳设下伏兵,杀了少爷……关键时刻,是杜荷带兵赶到,将少爷的……尸体救下来了,顺便将流匪都杀光了,只留下一个大当家的!”

    “杜荷……杜荷竟然没死……怎么可能!二弟不是亲眼看见杜荷被砍了一刀,华佗在世都救不活吗?他怎么可能还活着?”窦艾伟又一次震惊。

    不等他反应过来,却见窦艾光急匆匆走进屋子来,面色很难看:“大哥,咱们这次……中了杜荷的奸计了,如今杜荷已经回城,还将丫口寨的大当家抓了回来,你道是谁?竟是咱们窦府的窦勾!先仁的死,肯定和杜荷脱不了干系,这个小杂种,实在是太嚣张了,大哥,让我去杀了他,为先仁报仇!”

    窦艾光手中提着一口大刀,杀机盎然。

    窦艾伟一瞬间苍老了许多,半晌,他眼中迸发出两道寒芒,说道:“二弟,如今杜荷掌握主动权,咱们可不能自乱阵脚,杜荷……必须死,但不是现在,等为先仁办完后世,我一定亲自取下杜荷的脑袋,放在先仁坟前祭奠,当务之急,必须将先仁带回来……我可怜的儿,爹对不住你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94章 乌龟壳战术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