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到两个时辰,整个大荔县城都知道窦先仁被流匪杀了的消息。

    寻常百姓之中,不知道多少人掩面而泣。

    不是伤心,而是欢喜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外没人敢表现出来,生怕窦氏报复。

    大荔县城门口。

    杜荷带着一群浴血奋战的家伙缓缓出现。

    城内,一队人马飞快冲出来。

    领头的正是同州刺史尉迟恭。

    尉迟恭哈哈哈大笑道:“贤侄,老夫就知道你小子命大,不可能随便死掉,果不其然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看见杜荷安然无恙,尉迟恭那叫一个开心。

    杜荷上前,说道:“多谢尉迟伯伯挂念……遗憾的是,窦司马孤军奋战,带人出城剿匪,却被流匪所杀,窦司马乃我同州楷模,小侄建议将窦司马的尸体在城中转几圈,让百姓们都好好看看,这才是真的英雄!”

    尉迟恭眼珠一转,说道:“好,这个提议好,走,老夫与你一同前往!”

    于是,杜荷和尉迟恭领头。

    许正道、马周、鬼神等人随后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王四喜等人。

    这帮家伙以前都是丫口寨的流匪,如今摇身一变,竟然成了杀土匪的好汉。

    再之后就是一辆破旧的马车,马车上一床席子,席子上躺着窦先仁的尸体。

    队伍缓缓地走着,经过大荔县城的大街小巷。

    杜荷本想游一圈就够的,无奈这大荔县城实在太小,于是又带着众人转了两圈。

    街上静悄悄的,百姓们只能躲在屋子中,院子后,悄悄观察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呸,死得好!”

    “窦家又死了一个祸害!”

    “要是全死光就好了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小声咒骂起来。

    名义上,窦先仁是缴费而死,可在百姓心中,却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。

    带着窦先仁的尸体游街三圈之后,大家都有些疲惫了。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回同州府衙!”

    却听尉迟恭说道:“贤侄,你缴费辛苦,你且回去休息,让老夫再带着窦先仁游几圈,好让百姓们都看看,这窦先仁是多么的英雄!”

    以往,窦先仁丝毫没把他这个吴国公放在眼里,现在,总算可以出口恶气了。

    不等杜荷说话,街边突然出现一队人马。

    一辆豪华的马车,在众人的拥护下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马车帘子掀开,一个老者走下马车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窦府的主人,窦艾伟。

    杜荷和尉迟恭对视一眼,急忙下马。

    杜荷上前,说道:“窦家主,长安一别,已有几月未见,本官初到同州,本想登门拜访,无乃公务繁忙,抽不出时间,如今再见面,竟然会是这样一番光景,窦家主……节哀顺变!”

    尉迟恭瓮声瓮气地说道:“窦家主,你儿子死了!”

    这大嗓门,整条街的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窦艾伟身边的人,全都面色大变,愤怒地看着尉迟恭。

    窦艾伟死死地盯着尉迟恭,恨不得掐死这家伙。

    尉迟恭摸了摸下巴,咕哝道:“是不是没听见啊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他超前几步,凑到窦艾伟身前,扯着大嗓门用最大的力气吼道:“窦家主,你儿子死啦!”

    这回可就是三条街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窦艾伟指着尉迟恭,怒道:“吴国公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尉迟恭纳闷道:“我怎么就欺人太甚了,你儿子出城剿匪,被流匪所杀,我已经准备草拟奏折送往长安,为你儿子请功呢,你可不要不识好人心啊!”

    窦艾伟一甩袖子:“哼,我不想与你说话,我是来找鄠邑县侯的!”

    说着,窦艾伟来到了杜荷跟前。

    窦艾伟一拱手,说道:“侯爷,请将我儿的尸体给我带回去,还有那丫口寨的大当家,也一并交给窦府来处置,如何?”

    杜荷摇头,说道:“窦家主,你的心情我十分理解,不过,第一,丫口寨的大当家乃是流匪头目,本官都无权处置,必须送往长安交给陛下处置才行,所以,不能交给你。第二,窦先仁的尸体可以给你,不过,本官有个请求。”

    “请说!”窦艾伟别过头去,不想看杜荷。

    他怕自己忍不住被气晕过去。

    杜荷指着王四喜等人,说道:“这次跟随本官及时赶到,杀了流匪,抢下窦先仁的尸体的,并非官兵,而是我梦幻集团的护卫,就这,本官折损了十个人,他们都是平民百姓,上有老下有老,如今却是与亲人阴阳相隔,而这……都是为将窦司马的尸体带回来,所以,本官想请窦家主给个面子,给我这些护卫一点补偿,你看如何!”

    窦艾伟咬咬牙,“那是自然,不知侯爷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十万贯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窦艾伟大声道。

    几个护卫的命,能值十万贯吗?

    杜荷冷笑道:“窦家主,你儿子的命是命,难道我手下人的命就不是吗?既然如此,那你与他们商量吧,此事,我也懒得管了。”

    杜荷一甩手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王四喜等人,提着长刀,浑身杀气,全都盯着窦艾伟。

    老管家劝说道:“老爷,都这时候了,就给钱吧,少爷尸骨未寒呢!”

    窦艾伟闭上眼睛,半晌,才无奈地说道:“好,十万贯,老夫答应了!”

    杜荷转身,一挥手:“都把道让开!”

    王四喜等人才散开,让窦艾伟的人将窦先仁的尸体弄走。

    目送窦艾伟带着人离开,尉迟恭突然哈哈大笑道:“贤侄,我发现,你现在越来越像一个土匪了,就这,还勒索了窦艾伟十万贯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这只是开始,事情,还远远没有结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窦府隆重地为窦先仁举行了葬礼。

    也不知窦府用了什么办法,全城百姓都去窦府祭拜窦先仁。

    唯独同州府衙的杜荷等人,未接到任何吊唁之类的邀请。

    同州府衙周围,出现了不少生面孔。

    尉迟恭敏锐地感觉到,事情只怕不会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窦艾伟儿子不少,但最出息的就是窦先仁。

    如今窦先仁被杜荷设计害死,这个老狗会不会突然发疯?

    疯狗是很可怕的!

    于是他赶紧找到杜荷,将自己的担忧说出来,并且说道:“贤侄,今夜,你就离开同州,速速会长安,窦艾伟这条老狗,只怕要狗急跳墙,届时,只怕你躲在这府衙中,也难免会遭遇危险!”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95章 欺人太甚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