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荷闻言,摇摇头,说道:“尉迟伯伯,我现在要是离开,那之前所做的一切,可就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这之前的一切,都是你设计好的?”尉迟恭突然瞪大眼睛,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杜荷摆摆手:“也不全是,哪有一切都设计好这种说法,只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,如今,万事俱备,就等窦艾光那条老狗发疯了!”

    “你做的这一切,到底是为什么?”尉迟恭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杜荷还有一个大阴谋。

    这小子坏得很!

    但他猜不到,也想不通。

    杜荷笑了笑,凑到尉迟恭耳边,小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尉迟恭一拍大腿,大笑道:“好,窦氏得罪你,这回真是惨了,哈哈哈……老夫很喜欢你这计策,不过,你可要想好了,搞不好,你要把自己赔进去!”

    “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我不留下来,又如何能继续逼疯窦艾伟呢!”杜荷淡淡地笑道,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杜荷让人在同州府衙附近买了一座宅子,搬进了新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窦府。

    后院。

    窦艾光咆哮道:“大哥,你为何不让我带人去把杜荷杀了,那小子身边没多少人了,只要我把咱们窦府的精锐带上,肯定能将他杀了,迟了,那小子就跑了,若是他跑回了长安,那咱们岂不是这辈子都不能给先仁报仇了?”

    窦艾伟摇摇头,说道:“二弟,此事,不能操之过急,我已经派人将大荔县城进出的要道把守住了,只要杜荷敢出城,咱们就可以再派人截杀他,不过,只要他乖乖呆在县城之中,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,如今,还不是杀人的时候,杜荷得势,如日中天,处理不好,或许会给窦氏带来灭顶之灾,当务之急,有两件事必须去办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倒是说啊,快急死我了!”窦艾光不耐烦地说道。

    窦艾伟沉声说道:“第一,速速给长安送信,告诉那些人,杜荷对付的不是窦氏,而是天下的士族,唇亡齿寒,如果窦氏先倒下了,很快就会轮到他们……至于怎么做,不用我这个老头子去教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必须将窦勾救出来,如今只有他才知道*。”

    窦艾光想了想,点点头:“大哥,往长安送信的事,我做不来,不过,去同州监牢将窦勾带出来,小菜一碟,哼!那监牢中,有咱们的人,今夜三更,我就带人冒充丫口寨逃窜的流匪救人,到时候,尉迟屠夫也不好说什么!”

    窦艾伟冷冷地说道:“杜荷必须死,不过,我不会让他死的那么痛快,我要将他四肢剁下来,扔到酒钢中泡个三天三夜,然后将他的脑袋砍下来放在先仁的坟前祭奠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兄弟二人便分开准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州监牢位于同州府衙往北,并不在府衙内,而是距离府衙足有三条街,此地偏僻,平素很少有人来,十分冷清。

    三更刚过。

    监牢门口,两个看守正坐在台阶上打盹。

    监牢大门上方的两个灯笼发出昏暗的光芒,啪,就在这时,一阵风出来,其中一个灯笼还熄灭了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巷子口,突然出现两个黑衣蒙面人。

    二人蹑手蹑脚,如夜猫一般,毫无声息地靠近监牢门口,来到两个看守身后,举起拳头,嘭嘭两下将看守给砸晕了,随后又出现几个黑衣人,将两个看守拖着往旁边的巷子中而去。

    先前的黑衣蒙面人一招手,不远处就出现了十几道声音。

    为首的正是窦家二爷窦艾光。

    窦艾光穿着黑衣,却是没带面罩。

    他上前,看了看周围,谨慎地说道:“敲门!”

    一个黑衣人上前敲门。

    咚咚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敲门上两短三长。

    吱嘎。

    大门打开,一个脑袋冒出来,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说道:“二爷,你可算来了,里面的人都被我下药了,快进来吧!”

    窦艾光带着十二个黑衣人鱼贯涌入。

    在那尖嘴猴腮男的带领下,窦艾光等人很快来到监牢最深处,这里阴暗潮湿,条件恶劣,关押的正是“丫口寨流匪头子”窦勾。

    牢门打开。

    窦勾一抬头看见窦艾光,眼泪就止不住留下来:“二爷,二爷,你是来救我的吗?快救我,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啊……我受不了了,杜荷简直就是鬼,他不是人,他不是人啊,太太可怕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提到杜荷的名字,窦勾全身都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窦艾光说道:“窦勾,我就是来救你的,有什么话,出去再说吧,走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两个黑衣人将浑身血淋淋的窦勾担起来就要走。

    这时,门口突然响起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窦二爷,来都来了,着急走什么啊,月黑风高夜,杀人放火天,没想到堂堂的窦家二爷,也干这事啊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面色大惊。

    窦艾光提着一把长刀站在前面,火把光并不明亮,但他模模糊糊地看见,牢门口突然出现的人,正是杜荷。

    窦艾光心叫不好,拎着大刀就往前冲去:“杀,杀了杜荷!”

    他心知,杜荷竟然在这时候出现,看来,这就是一个圈套。

    如今,不是自己死就是杜荷亡。

    其余的黑衣人训练有素,纷纷丢下窦勾,提着长刀朝杜荷冲去。

    杜荷站在原地,负手而立,脸上风轻云淡,轻轻挥了挥手,叮嘱道:“别伤了窦二爷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八个护卫,点点头,纷纷抽出三棱军刺,缓缓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八人,可不是王四喜的手下,而是杜荷从长安带来的身经百战的毒牙高手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在进入毒牙之前就是赫赫有名的高手,到杜荷经过吕布和程忆悦的训练,早就不能小觑了。

    双方一个照面,窦艾光的手下就倒下了四个。

    窦艾光目眦尽裂,带着人猛烈拼杀。

    一回头,才发现自己的十二个手下,全都倒地了。

    而面前的八个人,跟死神一般,沉默地站着,眼神平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可能……”窦艾光满脸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些人,简直不是人,更像是冰冷的武器,专门为杀人而生。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窦二爷,没什么不可能的,只能说明,你太弱了!知道你要来,我特意为你准备了这份大礼,意不意外?”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96章 意外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