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。

    窦艾光长刀顿在地上,发出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他豪气地说道:“好,杜荷,既然如此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,老子承认,今日你赢了,年纪不大,却是阴谋算尽,你不怕折寿吗?”

    窦艾光看着眼前的少年,心头一阵阵颤抖。

    这个恐怕的少年!

    他还是人吗?

    杜荷冷冷地说道:“你当然要死,窦勾乃是丫口寨的大当家,危害同州百姓多年,还杀了你侄子,你竟然想将他带走,你眼里还有大唐的法令吗?窦二爷,你还以为自己是绿林好汉呢,哼,按照大唐律令,劫囚可是死罪,既然你想死,那我就成全你……不过,不妨再告诉你一声,用不了多久,整个窦氏都会下来陪你的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杜荷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窦艾光突然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实话告诉你,本官此次来同州,目的只有,那就是将你窦氏打入万劫不复之地,男的全部杀了,女的全部送到青楼,如何,听起来刺不*?”

    窦艾光一只眼睛中寒光一闪。

    他心道,果然,大哥的猜测是对的,杜荷就是冲着窦氏来的。

    他心知自己必须活着将消息带回去,否则,将会是窦氏的灾难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放弃抵抗的窦艾光,突然跟打了鸡血一般,一下抓住自己的长刀,猛地往旁边冲去。

    窦艾光以前也是一员猛将,武艺高强。

    是以,那八个护卫慌忙之下,竟然没有拦住他,反而被他伤了三人。

    最后,窦艾光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吕布和许正道正要去追,却见杜荷抬起手,摇摇头。

    许正道不甘地说道:“难道就这样让他逃走了!”

    一旁,马周笑道:“我们要做的,就是让他逃走!”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好戏已经开场了,现在,该回去睡觉了!”

    许正道等人面面相觑,都不知道杜荷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。

    眼下看来也只有马周知道了。

    许正道上前,问道:“老马,你给大伙说说,杜荷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马周摇摇头:“我也只是猜到了七八分,还不敢下论断,但是从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来看,杜荷是在密谋一件大师,此事关乎窦氏,更关乎杜荷此次来同州的目的,诸位,吴国公已经来同州多年,却始终未解决窦氏这个隐患,反而让窦氏越来越势大,连窦氏勾结丫口寨流匪为害百姓,吴国公竟然都不知道,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,是朝廷的奇耻大辱啊……”

    马周足足说了半柱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众人全都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鬼神咕哝道:“老马,你说了半天,跟没说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老马,你真是个话唠啊!”

    许正道拍拍马周的肩膀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马周说了一通,大家听得津津有味的,最后才发现,这家伙太狡猾,关键信息一点都没说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房门被撞开。

    窦艾光一下闯进来,肩膀正流着血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事不妙啊!”窦艾光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窦艾伟见状,便知道事情败露,于是急忙朝外面喊道:“速速派人,将窦府周围护住,再派人去盯着杜荷,有任何风吹草动,立即回来禀报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,窦艾伟才匆匆将房门关上,把窦艾光扶起来,吃惊地说道:“二弟,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窦艾光坐在椅子上,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,说道:“大哥,果然如你所说,杜荷此次来同州,便是冲着咱们窦氏来的,他是要将我都是全部灭掉啊,好狠的小畜生……”

    窦艾伟看了窗外一眼,天快亮了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都说当今陛下宠信杜荷,我以前不信,现在却是信了,当今陛下,终于还是朝士族下手了,我窦氏,便是第一个!”

    窦艾伟老奸巨猾,一下就看穿了这件事的因果。

    窦艾光楞了一下,说道:“大哥,咱们怎么办?难道真的要造反吗?”

    “造反?哼,你以为现在是隋末吗?如今天下太平,大唐国力日渐上升,造反与找死有何区别,别说我窦氏这种小士族,就是五姓七望,又有谁敢公然造反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认为刀俎,我为鱼肉,总不能坐以待毙吧?”窦艾光气恼地说道,一拳砸在桌上。

    窦艾伟说道:“如今,只能想个万全之策了,且看朝中如何反应吧,兴许,事情还未到最坏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如此了……”

    窦艾伟最担心的是杜荷将窦艾光劫囚这件事闹大,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来窦府搜查,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杜荷并未有任何的反应,在外人看来,就像是从未发生过劫囚这件事一般。

    这让窦艾伟和窦艾光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。

    皇宫,太极殿。

    “臣有本奏,鄠邑县侯、同州别驾杜荷,到同州不到二十日,就将同州三分之二的官员打入监牢之中,迟迟不审问,也无任何明确罪证,如今同州上下是民怨沸腾,请陛下处置杜荷。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“附议!”

    “同州缺失大量官员,导致政事无人过问,最后损伤的还是百姓啊,陛下,若是百姓不服,势必会出大乱子,臣斗胆请陛下降罪处罚杜荷,并下敕旨释放那些同州官员!”

    “附议!”

    早朝上,以半个御史台都出动了,纷纷*杜荷。

    随后便是文武大臣们,加起来有一半人都在*杜荷。

    “更有消息传来,杜荷为了贪功,将同州司马窦先仁杀了,说是被丫口寨流匪所杀,更以此为借口,勒索了窦氏十万贯,简直让人气愤!”

    “陛下,请下旨吧,任由杜荷在同州,只怕会*人怨,引起民变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二坐在龙椅上,耳边嗡嗡的,跟千百只蚊子在飞舞一般。

    他突然感觉到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同州的消息,他早就从暗卫的汇报中得知。

    此事,他也很无奈啊!

    他让杜荷去同州,本来是想让杜荷去搅局,打乱窦氏,然后找机会将窦氏拿下。

    此事,可以徐徐图之,少则半年,多则两三年,甚至更久。

    哪知道,杜荷做事如此雷厉风行,才到同州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真让人头疼啊!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97章 杜荷的真实目的-大唐神级驸马秦牧txt下载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