窦府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房门突然被撞开,窦艾光满身是血地跑进屋子。

    已经准备休息的窦艾伟吓了一跳,冲上去一把扶住窦艾光,惊讶道:“二弟,你这是怎么搞的?我只是让你派人去试探一下杜荷的斤两,怎么会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窦艾光叹息道:“大哥,别提了,这次,我损失大了,手下四十个精锐,全部被杜荷杀了,杜荷太可怕了,只是十二个人,就将我手下人全部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窦艾伟摇摇头:“二弟,你太冲动了,我早就知道,杜荷身边的那些护卫,不简单,那些人,或许根本不是他的护卫,而是禁军,是陛下派给他的,窦府的这些人,又如何是禁军的对手……为今之计,想杀杜荷,只能将咱们的底牌全部亮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大哥,若真的把咱们的家底暴露,按照大唐律令,那可是造反大罪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窦艾伟冷笑道,“事已至此,已经由不得咱们了,不杀杜荷,先仁死不瞑目啊。如今就算不造反又如何,咱们还不是成了待宰的羊羔吗?二弟,你跟我来!”

    窦艾伟一马当先,带着窦艾光出了屋子,径直往窦府的深处走,最后来到一座假山前。

    窦艾伟一挥手。

    两个下人上前,将那假山从中间推开,露出一扇铁门,用钥匙打开之后,窦艾伟和窦艾光并肩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宽阔的地道。

    沿着台阶往下走上百步,下面竟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四周的墙壁上,挂满了各种兵器,刀枪剑戟应有尽有,再往后,便是成套的明光铠甲。

    明光甲乃是这个时代最好的盔甲之一,重量适中,柔韧度好,也是大唐军队装配最多的。

    窦府的地下密室中,竟然藏着两百多套明光甲,按照大唐律令,除了军队,任何人都不得持有明光甲,否则以谋反论处。更别提窦氏还有大量的兵器。这么多的武器装备,都可以武装一只人马了,占领整个大荔县城绝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窦艾伟缓缓说道:“这些东西,我搜集准备了五年,本以为这辈子都用不上了,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杜荷,哼,杜荷不是有禁军吗?等我武装了窦府的人马,凭他那几个人,又能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,此事,交给我吧!我一定要杀了杜荷!”

    “好,我便将这些武器装备和窦府剩下的力量,全部交给你,必须杀了杜荷!”

    “大哥请放心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贤侄啊,眼看已经过了两日,长孙无忌和房玄龄三日后就到了,窦氏只怕会在这一两日发难啊,你听我一句劝,还是早点离开同州吧!”尉迟恭苦口婆心地劝道。

    杜荷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唉,你这臭小子,脾气和你爹还挺像,都是一根筋……不过,有个消息我要告诉你,窦艾伟的大夫人,可是博陵崔氏的人,你可以杀了窦艾伟,却不能动崔氏,否则,朝中那帮家伙恐怕要跳起来,到时候,就算陛下要袒护你,只怕也有心无力了……”尉迟恭见杜荷态度坚决,于是好心提醒道,“这是临来同州前,陛下与我交代过的!”

    杜荷不在意地摆摆手:“区区一个崔氏,就算杀了又如何……不过既然是陛下交代,我还是要给面子的,行,那就先解决这个崔氏吧!”

    “贤侄,千万别做傻事,崔氏虽说是窦艾伟的大夫人,却一心向佛,很少做伤天害理之事,我看,此事就算了吧!”尉迟恭以为杜荷要先把崔氏悄悄杀了,于是赶紧提醒道。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尉迟伯伯多虑了,我自有办法,让崔氏主动离开同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阴暗潮湿的大牢。

    窦勾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油灯已经不知添了多少次油了,光线依然昏暗。

    原本,他是一个不怕死的人,连死都不怕,还有什么好怕的呢。

    可窦勾发现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落到杜荷手上,每日他都要面临各种各样的折磨,每天都有新花样,每天都不会重样。

    窦勾很想自杀,可他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想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现在只想死,不想再受折磨了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牢门突然打开。

    窦勾缓缓扭头,看见了一个自己做鬼都不会忘记的人——杜荷。

    “杜荷,你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士可杀不可辱!”

    窦勾用哀求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。

    杜荷来到窦勾身旁,蹲下身,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,不由得用手捂住鼻子,说道:“窦勾,你想死?”

    窦勾无力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杜荷淡淡地说道:“想死,没那么容易,不过,倒是有条生路,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生路?”窦勾暗淡的眼神中,突然爆出发光芒。

    杜荷凑到他耳边,小声说了一番。

    窦勾闻言,不可思议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这?机会只有一次,就看你能不能抓得住了,本官给你一晚上考虑,明日天亮之后若是还没想通,那你就继续呆在这监牢之中吧!”杜荷站起身来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答应!”

    窦勾突然喊道。

    杜荷笑了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窦勾,放心吧,只要你把这件事做好了,本官不但会放了你,还会给你更多的好处!”

    说完,杜荷带着人离开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同州府衙的衙役们纷纷上街张贴告示,敲锣打鼓,宣布同州别驾杜荷即将在府衙审问丫口寨流匪大当家窦勾,让百姓们有空的都去府衙围观。

    老百姓们早就对丫口寨的流匪恨之入骨,眼下听到要审问流匪头子,全都放下了手上的活,纷纷朝通州府衙而去。

    同时,杜荷还派人去请窦艾伟到府衙旁听。

    可惜窦艾伟不给面子,并未出场。

    午时刚到,同州府衙内,已经塞满了人,一眼看去,黑压压全是人头。

    府衙外面都排满了人,场面十分火爆。

    府衙的大唐之上,杜荷端坐中央,而刺史尉迟恭,却是坐在一旁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。

    堂下两侧,坐的是长史杨成、司田陈弘毅、司户王大等人,原本济济一堂的同州官员们,如今却是少了三分之二,看起来十分冷清。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00章 生路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