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升堂!带丫口寨流匪头目窦勾!”杜荷正襟危坐,一拍惊堂木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威武!”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堂下两侧的衙役们,全都将手中棍子敲击地面,齐声喊道。

    百姓们当然没见过这阵仗,都感到十分新奇。

    别说百姓们,就是其他官员,也感到十分稀奇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唐以后才出现的仪式,气势威武。

    哗啦哗啦。

    丫口寨的流匪头目窦勾,被五花大绑,头戴枷锁,脚戴镣铐,被人押着出现在大堂下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杜荷一拍惊堂木,大声道:“堂下何人,见了本官,为何不下跪!”

    窦勾站在原地不动,目光冷冽地看着杜荷。

    旁边两个衙役上前,举起手中棍子就朝窦勾的膝盖砸去。

    嘭嘭。

    两声闷响,窦勾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胆敢欺瞒本官,让你牢底坐穿,窦勾,你可想好了,今日便是你的机会,你若是老实交代,说不定还能保住一条命,若你什么都不说,那本官也保不住你,只好将你推出大堂斩首示众了!”

    “来人,先打三十杀威棒!”

    衙役们上前,将窦勾按在地上,举起棍子就开始猛打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半晌,窦勾惨叫道:“侯爷,别打,别打,我全招了,我什么都招,别打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一挥手,衙役们散开。

    却见窦勾已经趴在地上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百姓们见了,却是纷纷叫好。

    杜荷淡淡地说道:“窦勾,本官问你,你与窦府,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周围众人全都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虽说窦勾姓窦,但同州姓窦的人多了去了,此前谁也没想过窦勾和窦府有关系。

    听杜荷发文,心中纷纷疑惑,难不成,这窦勾和窦府有牵连?

    窦勾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杜荷冷笑道:“来人,继续打!”

    窦勾听了,面色一变,骇然道:“侯爷……我,我以前是窦府的下人,是窦府的一名护卫。我做了这丫口寨的大当家,完全是窦府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。

    窦勾,竟然真的和窦府有牵连?

    这家伙是窦府的一名护卫,那岂不是说,丫口寨的流匪,与窦府有联系?

    百姓们全都露出愤怒表情,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以往,窦府仗势欺人也就算了,没想到,窦府竟然勾结流匪,坑害百姓。

    杜荷问道:“窦勾,你可别胡说八道,窦府乃同州最大的士族,家底殷实,富甲一方,为何会让你去做丫口寨的大当家,本官剿灭你们时,发现你那寨中柴米油盐有限,十分寒酸,你们拦路抢劫的东西,还不如窦府一个铺子半年的收入,窦府让你去做流匪,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窦勾说道:“侯爷有所不知,自去年春开始,丫口寨就出现了一伙强人,专做拦路抢劫之事,刺史大人有令,丫口寨的流匪不足为惧,可由同州的士族联合进行剿灭,我们家老爷执同州士族之牛耳,便邀请同州各大族每月定期捐献钱粮,用于剿匪,流匪一日不除,士族们便每日要上缴钱粮,这些钱粮可不是一笔小数,自然都进了窦府的仓库中!”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阵惊讶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还有这样的操作。

    在场的,可不只是同州的普通百姓,还有不少同州士族中派来打探消息的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窦勾的说法,全都愣住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窦府不仅欺压百姓,还欺骗士族。

    简直太*了!

    “窦府*!”

    “真是岂有此理,枉我张氏一族之前鼎力支持窦府剿匪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若是没有今日侯爷的审案,我们岂不是一辈子蒙在鼓里!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丫口寨的流匪,不过上百人而已,为何连窦府出面,都剿灭不了,原来这流匪就是窦府故意养出来的,窦艾光真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!”

    大家议论纷纷,表达对窦府的不满。

    一时间,群情激愤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堂下人群中,突然有一道声音响起:“大家千万别被这个流匪头目骗了,此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窦府的护卫,可我从未在窦府见过他,恐怕此人是故意挑拨窦府与大家的关系才是!”

    杜荷皱眉道:“何人喧哗?”

    一个中年男人走出来,说道:“启禀侯爷,小的乃是窦府的护卫,却从未见过这流匪头子,更从未听过一个叫窦勾的人,请侯爷明察秋毫,千万别上了这流匪头子的当。只怕他这名字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杜荷冷冷地说道:“本官办案,何须你在此指手画脚,没规矩,来人,拖下去,杖打二十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这家伙便被几个衙役拖到一旁,结结实实地挨了二十棍子,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这下,再没人敢乱说话了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都以为杜荷要听信窦勾的一面之词时,杜荷却突然问道:“窦勾,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窦府的护卫,言之凿凿,你让本官如何相信,总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?”

    窦勾抬起头来,说道:“侯爷,小的有信物一件,可证明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哦?呈上来!”

    窦勾从胸口中摸索半晌,掏出一只红色的玉佩,足有巴掌大小,小心翼翼地拿出交给衙役。

    马周急忙上前,从衙役手中接过,转身递到杜荷眼前。

    杜荷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窦勾说道:“侯爷,这是同州有名的宝物,血如意!”

    “血如意?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在这个流匪头子身上?”

    “全天下,血如意就只有一个,乃是博陵崔氏拥有,后来落到窦家主大夫人崔氏手中,乃是天下难得一见的宝贝,怎么会在这个下人手中?”

    堂下的人们,又开始议论。

    大家一致认定,窦勾的血如意是假的。

    杜荷扭头,看向杨成,问道:“杨长史,此物,本官从未听过,你可知情?”

    杨成站起身来,恭敬地说道:“启禀侯爷,血如意乃是窦府大夫人崔氏的至宝,也是崔氏的嫁妆,就连窦家主,都不可能得到此物,此物最大的特点就是咋看起来是一块普通的红色玉佩,但放到太阳底下,却能发现其中有鲜血流动,十分漂亮!”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01章 血如意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