窦艾光闻言,并不在意,反而说道:“冒烟就冒烟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反正烧坏了院子,那是杜荷的,又不是我窦府的,来人,把铁门砸开,去追击杜荷,千万别让杜荷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死士说道:“不,二爷,这烟有些不正常,你看看吧!”

    窦艾光不耐烦地扭头一看,顿时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只见四周的地底下,突然冒出阵阵浓烟,这绝不是木柴之类燃烧的烟雾,反而十分刺鼻。

    而且还有簌簌簌簌的声音。

    众人都变了脸色,纷纷问道:“这是什么?怎么味道如此刺鼻?”

    窦艾光那也是身经百战的老将,吸了吸鼻子,突然惊恐地说道:“有毒,毒气,大家快捂住鼻子,不要吸进去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捂住鼻子,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窦艾光气愤地吼道:“杜荷太过分了,竟然放毒,只怕咱们都中毒了,快,砸开铁门,快出……”

    话才说到一半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一道白光闪过。

    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地面震动。

    四周突然陷入了黑暗。

    偌大的一个院子,彻底成了废墟。

    府上所有的建筑,全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一同消失的,还有窦艾光等人。

    外面,那些包围杜荷府邸的死士,全都被震得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,感觉耳朵已经听不见东西。

    半晌,这些家伙才慢悠悠地爬起来,手忙脚乱地点燃火把,一看之下,眼前已经是一块平地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才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打雷了吗?”

    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全都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巨响,整个府邸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神仙?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突然出现一支方队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鬼神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方队快速移动过来,逮着窦府的死士就开始动手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这帮死士全部*掉。

    杜荷这才出现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许正道带着人在废墟中找到了窦艾光的残缺的尸体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残缺,在于这家伙脑袋不见了,右腿和左胳膊都不见了,只能从他穿的盔甲看出来是他。

    杜荷有些厌恶地退后两步,说道:“明日一早,送到窦府,给窦艾伟一个惊喜!”

    “保护侯爷!”

    “杀啊,保护侯爷!”

    “杀……”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不远处,突然冲出来一支人马。

    领头的正是长史杨成和司田陈弘毅。

    杨成握着一把长刀,陈弘毅则是拿着一把砍柴刀。

    再看二人身后,都是同州的一些官员,还有各家府中的厨子、家丁,有拿木棍的,有拿菜刀的,有提着扫帚的,甚至有提着一个竹筐过来的,大家眼中充满仇恨,口中喊着要保护杜荷。

    杨成等人冲了过来,看见被夷为平地的废墟,吃惊道:“侯爷……这……你没事吧,窦府竟然*到这地步,把你的府邸都拆了?”

    杜荷哭笑不得地说道:“这府邸,是我拆的,今夜是个好日子,本打算将府邸拆了重建,哪知道窦艾光带人来刺杀本官,他运气不好,正好被我拆建筑活埋了,喏,这就是窦艾光!”

    众人低头一看。

    这哪是窦艾光,分明就是个无头的尸体啊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有胆小的人,当场就呕吐了。

    杜荷转过身,看着杨成等人,缓缓说道:“你们来的晚了点,不过,好饭不怕晚,诸位都是同州官员,此事,你们也看到了,窦艾光胆大包天,竟然刺杀朝廷命官,其罪当诛,不过,长安已经传来消息,司空长孙大人,左相房玄龄等人后日一早即将赶到同州,查办此案,届时,还希望你们睁大眼睛,好好说实话,若是有敢包庇窦氏,或者有不好听之言的,别怪本官不客气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没有明说。

    但大家都知道,谁要是敢说他的坏话,绝对是思路一条。

    “侯爷请放心,我等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!”

    “我等定然知道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表态。

    杜荷这才语气严肃地说道:“如今,窦艾光身死,本官接到消息,窦艾伟还想对付本官,本官本可以连夜躲避,出城逃走,但是一想到同州百姓,想到诸位同僚,实在于心不忍,是以,本官决定留下来,与窦艾伟好好讲讲道理,让他不要伤及无辜,尔等回去之后,速速通知百姓,明日不要出门,好好在家呆着,以免窦府狗急跳墙,滥杀无辜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等明白!”

    “侯爷,”杨成担忧地说道,“窦府在同州势大,人员众多,我等愿保护侯爷现在出城,待长孙大人和方大人到同州,再秋后算账不迟!”

    杜荷摆摆手,大义炳然地说道:“杨长史,你的好意,本官心领了,不过,本官已经说过,我不是贪生怕死之人,为了同州百姓,我必须留下来。此事,你们就不必多管了,好好做好分内之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杨成和陈弘毅还想说什么,可杜荷带着人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官员们目送杜荷离开,一个个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“侯爷真是少年英才啊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鄠邑县候,这等气魄,常人难有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右相之子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窦府。

    管家急匆匆走进院子。

    窦艾伟站在一棵树下,脸上有些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昨晚到半夜,他也听到一声巨响,声音正是从同州负府衙附近传来,而后窦艾光等人便失去了音讯。

    难不成又出事了?

    今日天未亮,窦艾光就让人去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接连派出去两拨人马,带回来的消息都是尉迟恭已经派人将同州府衙附近全部包围了,任何人不得进出。

    窦艾伟自言自语道:“莫非二弟已经成功了,杜荷身死,尉迟恭才会如此暴跳如雷?可是二弟人呢?上天保佑,二弟可不要出事才好啊!”

    管家走过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:“老爷,二爷,回来了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……快,走,去见二弟,哈哈哈,我就知道,二弟出马,肯定能把杜荷杀了,走……”

    窦艾伟第一反应就是窦艾光成功了,所以压根没看管家的脸色,更没听到“可是”二字,急匆匆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院子中,窦艾伟却是没看见窦艾光,于是问道:“二爷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06章 少年英才-大唐神级驸马杜荷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