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,在窦府护卫们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下,马周这边,也伤亡不少,最典型的就是姜牛,他手下的人,仅剩下三个,而他自己也受了重伤,差点被窦府的人在混乱中砍死。

    马周身边的人,也死了五个。

    在战斗过程中,眼看着己方的人一个个倒下,马周却没有丝毫的慌乱,依然站在城墙边缘,冷静执着地指挥着战斗,将窦府的人一次又一次地击退,若没有他的执着,只怕窦艾伟已经带人冲出南门去了。

    窦艾伟大喊道:“走,快走,回窦府!”

    马周冷笑道:“想走?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咻咻咻。

    咻咻咻。

    弓箭手们两轮齐射,直接将窦艾伟的马车射成了马蜂窝。

    随即,马周带人上前一看,窦艾伟身中五箭,已经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亮了。

    红日初升,薄雾消散。

    大荔县城往西二十里地左右,官道上。

    几辆马车缓缓行驶着,还有二十人组成的卫队护卫左右前后。

    中间一辆马车中,坐着的正是司空长孙无忌和左相房玄龄。

    而后面几辆马车,则是随行的御史台的人。

    杜荷初到同州,就将同州三分之二的官员打入了监牢,导致人心惶惶,整个大唐都震动了,李二不得不派出长孙无忌和房玄龄来调查同州事件。当然,这二人还有一个使命那就是调查窦氏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掀开帘子,看了看外面,说道:“马上就要到同州了,房大人,此次陛下安排你我二人到同州,可不只是收拾杜荷这么简单,陛下的意图是在窦氏啊,窦氏虽然是小士族,但屡次与朝廷作对,在同州一带十分猖狂,甚至连同州刺史尉迟敬德都不放在眼里,这已经触犯龙颜了……窦氏是同州第一大户,钱粮,地产,房产这些倒好处置,不过,窦氏的产业,不是很好处置啊,这一路,我也想明白了,等窦氏被拿下之后,窦氏的生意,便由我长孙家来打理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早就惦记着窦氏的产业了。

    房玄龄一听,顿时就不干了:“别啊,长孙大人,你日理万机的,怎么有时间来接手窦氏的产业,依我看,还是交给我魏国公府来打理吧,这点小事,就不麻烦长孙大人了!”

    房玄龄也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在来之前,他就打听过了,窦氏几乎垄断了同州乃至同州附近所有的布匹、丝绸等生意,每年进账利润至少二十万贯,这可是一笔大生意,怎么可能白白给司空府。

    “房大人,不如这样,咱们先划分一下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

    二人一番商量,最后决定将窦氏的生意四六分成,司空府接管六成,魏国公府接管四成。

    哪怕只有四成,每年也可以赚八万贯左右,房玄龄也十分满足了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搓了搓手,高兴地说道:“这马上就到同州了,哈哈哈……除了这窦氏的产业,等查找到充分的证据,将窦氏查抄之后,至少有几百万贯的钱粮上缴国库,届时也是大功一件,陛下肯定少不了咱们二人的奖赏!”

    “长孙大人所言不错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心中暗道,除了窦氏的产业,还有那窦氏的家产,查抄的时候,只要暗中操作一下,悄悄拿走个几十万贯不成问题,更无人能发现。

    这种事,长孙无忌也不是第一次干,早就轻车熟路了。

    怀着美好的心情,长孙无忌和房玄龄在晌午时分就到了大荔县城。

    进了城门,二人都感觉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街上十分冷清,一个人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空气中,竟然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老夫以前也来过同州,虽说比不上长安,但也十分繁华,怎么现在变得如此荒芜?”长孙无忌惊讶道。

    房玄龄有种不好的预感,说道:“走,去同州府衙!”

    车队来到同州府衙,长孙无忌和房玄龄下了马车,让人进去通禀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王大走了出来,恭敬地说道:“下官参见长孙大人,房大人,二位大人,尉迟大人和杜大人昨夜就外出了,现在还未回来,请二位大人稍作歇息,下官这就派人去寻找尉迟大人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眉头一皱:“敬德和杜荷外出?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王大说道:“窦氏谋反,昨夜突然出动几百人围攻南门和东门,尉迟大人得到消息,立即就带着杜大人去处理此事了,昨夜喊杀声震天,也不知现在情况如何,同州守卫只有不到八十人,而窦氏出动了好几百人,实在令人担忧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和房玄龄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窦氏竟然狗急跳墙,谋反了?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马蹄声响起。

    几人扭头一看,只见一队人马缓缓而来,领头的正是尉迟恭和杜荷。

    尉迟恭身穿战甲,全副武装,手执金鞭,浑身是血。

    杜荷则是灰头土脸的,练头发窦氏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再看二人身后的护卫,全都受了伤,仅有十五人不到。

    房玄龄急忙转身上前,问道:“敬德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尉迟恭翻身下马,瞥了长孙无忌一眼,这才说道:“别提了,窦艾伟这个老狗也不知从哪得到消息,说你二位是来抄家的,于是狗急跳墙,昨夜突然集结人马攻打南门和东门,想要连夜逃走出海,窦府的那些死士装备精良,训练有素,我的人吃了个大亏,幸亏我和杜荷及时赶到,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将详细情况一说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和房玄龄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窦氏竟然连明光铠甲都有,仅凭这一条,窦氏就是谋反无疑,更别提攻打南门和东门了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急忙问道:“窦氏的人,没逃走吧?”

    “有我尉迟恭在,窦氏就是有两万人马也别想杀出去,更遑论只有几百人……”尉迟恭大大咧咧地说道,“已经被我们打退了,现在窦府已经被团团围住,我回来先吃口饭,再回去查抄窦府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眼睛一亮,站出来,说道:“敬德,实不相瞒,我与房大人便是奉旨来同州处理此事,你与杜荷人马俱疲,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,此事,交给我与房大人即可,你二人就不要再插手了!”

    尉迟恭一听就不干了。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12章 分赃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