尉迟恭撸起袖子,狠狠地说道:“老阴货,你什么意思,昨晚是我与杜荷在此浴血奋战,将窦府的那些死士全部解决了,现在连窦府的大门都还未踏进去一步,凭什么你一来就把功劳都拿走了,不行,我决不答应!”

    这家伙就是典型的火爆脾气。

    杜荷也说道:“长孙大人,你初来乍到,对同州的情况不熟悉,还是暂且在府衙休息,此事,我与尉迟伯伯便可以处理了!”

    傻子都看得出来,现在功劳不功劳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窦氏的家产呢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是摆明了不想让尉迟恭和杜荷染指窦氏的财产。

    房玄龄有些看不下去,说道:“长孙大人,杜荷言之有理,不如这样,如今窦府已经被包围,便无大碍,等敬德和杜荷休息一下,我们一同处理此事,如何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嘴角冷笑,说道:“杜荷,忘了告诉你,你在同州闹出大乱子,陛下已经将你的同州别驾官职停了,而且,我与房大人也是为此事而来,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,你还是先想想自己的事吧,至于窦氏的案子,你想都别想!还有,敬德,你身为同州刺史,任由杜荷胡闹,导致同州官场瘫痪,人心惶惶,你也有责任,是以,你还是在府衙中好好反思己过,想想到时候怎么和陛下交代吧!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一下拿出敕旨。

    尉迟恭怒气冲冲,可看到那敕旨,却不敢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杜荷看向长孙无忌,说道:“长孙大人,昨夜,我与尉迟伯伯不顾安危,亲自带着人马去围堵窦艾伟,尉迟伯伯更是深陷窦府死士的包围,浑身多处受伤,而我手下人,也折损了好几十人,战斗十分惨烈……我等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你当真如此绝情绝义,要将我二人一脚踢开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笑眯眯地说道:“杜荷,敕旨在此,我也没办法!至于你们所作所为,事后我会向陛下禀明的!”

    尉迟恭破口大骂道:“长孙辅机,你还要不要脸了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笑道:“敬德,杜荷,我知道你们心中有气,不过,你们有何委屈,可以去找陛下,恕我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看见尉迟恭和杜荷生气的样子,长孙无忌心中反倒是十分舒坦。

    尉迟恭突然笑了起来,说道:“尉迟伯伯,我算是看出来了,咱们啊,就是卖命的,费力不讨好,罢了罢了,既然如此,我还是回长安做我的生意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杜荷挥了挥拳头,不甘心地跟着尉迟恭走了。

    房玄龄说道:“长孙大人,虽说这是陛下的旨意,可咱们如此做,是否有些不近人情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摇摇头道:“房大人,此言差矣,咱们此次来同州,除了你我二人,还有御史台的人,若是让他们知道杜荷和敬德还跟着处理此案,回去少不得要参咱们一本,又会多许多麻烦,不如快刀斩乱麻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无奈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一挥手:“走吧,房大人,现在该去查抄窦府了。别忘了咱们的约定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点点头:“忘不了,窦府的财产全部上缴国库,窦氏的产业咱们四六分成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房大人果然好记性!”长孙无忌心情舒畅地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带着人马,很快来到窦府。

    只见窦府大门口,已经被同州府衙的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上前,高声说道:“你们都听好了,本官乃是长孙无忌,奉旨来彻查窦氏谋反案,你们都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那些衙役见状,全都愣住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长孙无忌带来的人横冲直撞地闯过来,大家都有怒不敢言,咬咬牙全部退走了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吩咐道:“尔等迅速冲进去,将窦府的人控制住,将钱仓、粮仓等全部看住,尽快找到窦氏的他地契、房契等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群护卫杀气腾腾地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说道:“房大人,窦氏富裕,此次抄家,至少能查抄出钱粮价值三百万贯,届时,你我就是大功一件啊!”

    房玄龄点点头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见一个属下急匆匆跑出来,说道:“长孙大人,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何事惊慌?”长孙无忌问道。

    那护卫道:“二位大人,窦府中,什么都没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不可能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推开护卫,急忙走进大门。

    一抬头,他和房玄龄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只见整个窦府中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房屋还在,但窗户什么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长廊还在,但其中的石凳子不见了。

    一句话,凡是能搬动的东西,都不在了。

    就连那假山,也被人弄走了不少的石头。

    那池塘中的观赏鱼,也被人捞走了。

    甚至连屋顶上的瓦片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以前豪华无比的窦府,就跟被土匪洗劫过一般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气的双手颤抖,问道:“这……是不是杜荷干的?”

    那护卫摇头道:“据窦府的人交代,此事并非同州府衙所为,昨夜三更,同州城的百姓,突然冲进来,看见什么就抢什么,甚至连窦家家主窦艾伟的两个女儿,也被抢走了,至今下落不明!”

    房玄龄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生猛,这是百姓还是流匪啊!

    长孙无忌问道:“窦府的粮仓和钱仓,是否也被老百姓抢走了?”

    那护卫道:“那些百姓虽然可恶,但还没这么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钱仓和粮仓在,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长孙无忌心有余悸地说道,心中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了。

    那护卫补充道:“大人,据窦府的人交代,昨夜三更时分,有一股流匪突然从窦府西北角闯进来,把窦府的钱财全部抢走了!甚至连窦府的好几个秘密地下室,都被洗劫一空,现在什么都没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同州竟然有土匪?

    长孙无忌不甘心,亲自去现场一看,果然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他又把窦府的人抓过来审问一番,结果还是一样。

    窦府前院的东西,全都被那些愤怒的百姓抢走,而后院值钱的东西和窦府之前就打包收拾好的行囊,全都被丫口寨的流匪抢走,那些流匪还一把火将粮仓给烧了,剩下的东西全都变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眼前一黑,差点一头栽倒。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13章 洗劫一空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