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荷恨铁不成钢地指着王老五,“王老五啊王老五,你让本少爷说你什么好,你经商的本事很高,可怎么跟个软蛋似的,他娘的,你是本少爷的人,你是梦幻集团的人,你怕个鸟啊,就是大唐皇子来了,你也照打不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爷,我……是我没用!”

    “走,他妈的,连老子的东西都敢抢,苏我牙子这是茅坑里打灯笼——找死,吕布,叫上正道和鬼神,点齐人马,去会会这个东瀛王子!”杜荷一挥手,霸气无比地说道。

    自打从同州回来,杜荷决定低调一些,先闷声发财。

    可苏我牙子不识相,竟然敢抢自己的羊驼和熊猫?

    一贯钱?一贯尼玛啊,老子的羊驼和熊猫是系统抽奖获得,在这个世界是独一无二的无价之宝!

    随后,吕布点齐人马,杜荷带着人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一共三十多人,全都穿着黑色的短打,每个人腰间别着的不是长刀,而是一根根三尺长的铁棍。

    带头的是杜荷,吕布、许正道、鬼神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王老五一改颓丧之色,也雄赳气昂昂地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杜荷带着人们从永宁门进,很快就来到驿馆。

    隔老远,就看见驿馆门口有大队人马把守,除了大唐的禁军,还有四五个东瀛人打扮的武士。

    蹄蹄哒。

    蹄蹄哒。

    马蹄声密集地响起。

    那些守在驿馆门口的禁军都是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领头的是一个校尉。

    校尉急忙上前,仔细一看,顿时面色一变:“下官参见鄠邑县公!不知鄠邑县公到驿馆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杜荷骑在马上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下官何进,奉命保护驿馆!”校尉说道。

    杜荷点点头,用鞭子敲了敲马头,说道:“把路让开,本少爷是来拜访东瀛王子苏我牙子的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何进心道,你就吹牛吧,带着三十多人,杀气腾腾的,还拜访?不打架就算不错了!

    “把路让开!”

    “公爷,李将军有令,没有陛下的同意,谁也不能进入驿馆!”何进为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禁军们全都跑过来,举起长枪,将杜荷的人挡住。

    那几个东瀛武士见状,哈哈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,这就是大唐人,那个就是鄠邑县公……咱们王子抢了他的羊驼和熊猫,他又能如何,连大唐的士兵都在保护咱们呢!”

    “哼,一个没用的家伙,让士兵们放他进来才好,咱们替王子教训教训他!”

    这几个家伙,说话的时候,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杜荷见了,问道:“何校尉,这就是你保护的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何进心中已经问候了苏我牙子的祖宗好几遍,无奈道,“公爷,这都是李将军的命令,我也没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冷声说道:“最后一次,把路让开,否则我连你一块打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眼神冰冷,缓缓说道:“动手!”

    唰唰唰。

    三十多个骑在马上的护卫,默默地抽出铁棍。

    何进一看,再想到杜荷的恶名,赶紧喊道:“别打别打,都把路让开!”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禁军们让出一条路。

    杜荷抬手一挥。

    蹄蹄哒。

    许正道和鬼神带着人就往里面冲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那几个东瀛武士要上前阻挡,却被许正道和鬼神的马直接撞开。

    迎接他们的,是劈头盖脸的铁棍。

    砰砰砰。

    闷响声不断。

    铁棍可不是木棍,冰冷沉重的铁棍落在身上,顿时就是骨头炸裂。

    之前还十分嚣张的几个武士,一个照面就全部躺在了地上,连长刀都没*。

    一个禁军上前,说道:“校尉,就这样放他们进去了?”

    何进气急败坏地吼道:“不然呢?你知不知道马上的人是谁,是鄠邑县公,是杜荷……连长孙家的大门都敢弄掉,连吐蕃王子都敢杀,你还想挡路?你不怕死你去啊!”

    “我我……我还是算了!”那禁军缩了缩脑袋,急忙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何进吩咐道:“都去旁边巡逻,什么都没看见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什么都没看见!”

    “啊,我眼瞎了,我看不见了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驿馆的院子中。

    苏我牙子正在墙角逗弄熊猫和羊驼。

    突然,使臣松下夏懆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,大喊道:“王子,不好了不好了,鄠邑县公杜荷带人打进来了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杜荷!”

    “那个商人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苏我牙子突然笑了:“一个小小的商人,竟敢擅闯驿馆,真是不知死活,那些大唐士兵呢?他们不是保护我们的安全吗?让大唐士兵将他拦下!”

    苏我牙子对大唐还算比较了解,知道大唐有不少闲散的侯爵甚至公爵,大多没什么本事,也不能入朝为官,所以他并未将杜荷放在眼里,才敢大摇大摆地抢走熊猫和羊驼。

    使臣无奈道:“那些士兵,都很怕杜荷?”

    “嗯?为什么?他不是没有官职吗?”

    松下夏懆说道:“王子,其实我忘了告诉你,鄠邑县公杜荷,和别人不太一样,他胆子大!”

    苏我牙子无所谓地说道:“我胆子也不小啊,我能生吃*呢!”

    松下夏懆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院子门被人从外面粗暴地撞开。

    一匹匹健马从外面冲了进来,骑士们手举着铁棍,杀气腾腾地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随即,杜荷才慢悠悠地外进来。

    杜荷问道:“苏我牙子何在?”

    苏我牙子放下手中的干草,走上前,盯着杜荷,顿时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能成为鄠邑县公,还拥有一个梦幻集团的杜荷,应该是三十岁或者四十岁,可哪曾想到,眼前的竟然是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少年。

    一个小破孩,也敢和我苏我牙子相提并论?

    他不由得起了轻视之意。

    苏我牙子说道:“我就是东瀛王子苏我牙子,你是杜荷?我告诉你,我可是你们大唐皇帝的座上宾,你带人闯进驿馆,就等着大唐皇帝责罚吧!”

    杜荷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了苏我牙子一眼:“这是个神经病,把他看好了,别让他跑了!”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苏我牙子的也到了,全都气势汹汹的东瀛武士,个个都是一顶一的高手。

    苏我牙子顿时士气大振,说道:“杜荷,你现在求饶,我可以饶你不死,否则,你就等着被我东瀛武士的怒火烧死吧!”

    杜荷皱眉,无语道:“神经病……先打一顿再说!”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20章 先打再说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