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纷纷看过去,才发现杜如晦不在场。

    怪不得众人都敢“仗义执言”呢。

    就连礼部尚书陈叔达,也站出来,说道:“陛下,鄠邑县公不管有什么理由,都不能出手打人,如今情况特殊,长安还有不少外国使臣,消息传出去,大家还以为我大唐恃强凌弱,影响不好,请陛下下旨处理此事!杜荷必须给苏我牙子王子一个说法!”

    杨玉华乃是陈叔达的心腹,杨玉华被打,陈叔达感觉自己很没面子,自然愤怒。

    门口突然响起一道声音:“陈大人,你需要什么说法,我现在就可以给你!”

    众人扭头一看,只见杜荷缓缓走进来,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。

    陈叔达转身,看向杜荷:“鄠邑县公,你来得正好,你好歹也是大唐的臣子,怎么能做出此等丢人之事,你让外国使臣们如何看待大唐?如果因此事耽误了东瀛进贡,你担得起责任吗?”

    “对,鄠邑县公,你一冲动,可是要坏大事啊!”

    “杜荷,你还不快向陛下认错,将熊猫和羊驼送给东瀛王子?”

    “鄠邑县公,你太年轻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跳出来,纷纷指责起来。

    杜荷好笑地问道:“陈大人,各位大人,各位好威风啊……你们在此侃侃而谈,知道事情*吗?陈大人,你清楚事情来龙去脉吗?”

    陈叔达一下语塞:“这……我倒是还不清楚!”

    杜荷冷冷地道:“不知事情*,你就敢在此大放厥词?还有你们,谁知道*?”

    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杜荷一甩袖子:“看看,这就是大唐的臣子,你们要不是穿着大唐官服,我还以为你们是东瀛的臣子呢?口口声声说我错了,那我错在何处?我要给苏我牙子一个说法?这说法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都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是啊,没人知道*。

    大家只是习惯性地开始指责杜荷!

    李二也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恰好此时,大理寺卿韦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李二问道:“韦挺,事情查的如何?”

    韦挺上前,说道:“启禀陛下,已经查清楚,此事乃是因苏我牙子强买熊猫和羊驼引起……”

    韦挺虽然不怎么喜欢杜荷,但他性格耿直,并未偏袒,更何况,他最要命的把柄还在杜荷手中呢,说话更加小心谨慎,所说也基本是事实。

    不少人听了,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此事竟然是苏我牙子引起。

    虽说杜荷做的过分了一些,但苏我牙子也并非没有责任。

    但有人可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杨玉华大声说道:“陛下,各位大人,大家可都听清楚了,苏我牙子十分喜欢羊驼和熊猫,却不是抢走的,而是花了钱买的,鄠邑县公带人打进驿馆,就是不对!”

    杜荷瞥了杨玉华一眼,问道:“杨大人,你认为我的熊猫和羊驼,价值一贯钱?”

    “一贯钱,也不是不可以,那熊猫和羊驼再怎么样,不过是两只畜生而已,与一匹马,一只羊,有何区别?”杨玉华说道。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好啊,那我给你一贯钱,你卖我一只羊驼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羊驼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一贯钱,买不到羊驼了!我给你一百贯呢?”

    “也……也没有!”

    杨玉华有些心虚,不知道杜荷为何会这么问。

    杜荷又问道:“一千贯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一万贯!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我没有羊驼。”

    “十万贯,百万贯,千万贯……你都卖不了一只羊驼,我给你再多的钱,你也给不了我羊驼,那就证明,我的羊驼是无价之宝,熊猫也是……既然你杨大人知道羊驼和熊猫是无价之宝,却口口声声说一贯钱就可以买走羊驼和熊猫,你脑袋被驴踢了吗?你今天起床吃鸟屎了吗?你昨晚睡觉前掉茅坑里了吗?”杜荷咄咄逼人,连连发问。

    杨玉华气的七窍生烟:“杜荷,你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说的是,杨大人,你还是去看看郎中吧,我怀疑你脑袋里不是脑子,而是屎。”杜荷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御书房内,顿时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杨玉华两眼一黑,差点晕过去。

    这杜荷骂人太狠了!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李二一拍桌子:“好了,此事,朕已知晓,诸位爱卿,你们觉得怎么处置合适?”

    无人说话。

    陈叔达说道:“陛下,臣以为,此事应该以大局为重,苏我牙子毕竟是来献宝的,若是不惩罚杜荷,给他一个交代,只怕献宝之事会生变故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“附议!”

    李二想了想,看了杜荷一眼,说道:“苏我牙子虽然强买强卖不对在先,但杜荷带人打进驿馆,确有不对,杜荷,朕罚你在半山学院反省半个月,半月之内,不得离开半山学院半步,若是再敢胡来,定不饶你!你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杜荷撇撇嘴:“没意见,正好休息半月!”

    等杜荷离开。

    陈叔达等人却是满脸喜色。

    尤其是杨玉华,拍拍手道:“这下杜荷可兴不起风浪了,半月之内不能离开半山学院,这东瀛献宝之事,就和他无关,哼,让他自己郁闷去吧!”

    “唉,陛下还是偏袒杜荷,这么大的事,竟然只罚了闭门思过。”

    杨玉华急忙来到外面,将消息告诉苏我牙子,苏我牙子却是皱起眉头:“惩罚这么轻?”

    杨玉华连忙解释道:“王子你有所不知,东瀛献宝,乃是大唐最近的头等大事,献宝时,大唐五品以上的京官都要参加,这可是盛会,而今杜荷被罚闭门思过,定然不能参加这样的盛会,在礼部的名册上也不会有他,这是他莫大的损失啊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哼,那我就勉强接受吧!不过,那个杜荷,我不会放过他的,八嘎!”

    “对,八嘎八嘎的!”杨玉华重复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城门口。

    马车中,张俭一拳砸在车门上,不解地说道:“少爷,这明摆着是小东瀛人欺负到咱们头上,怎么到头来陛下还要责罚你反省半月呢?难道不应该教训那个东瀛人吗?”

    杜荷淡淡地笑道:“闭门思过而已,不痛不痒,且看朝中那帮人蹦跶几日……”

    他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23章 闭门思过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