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极殿。

    众人看见李二去而复返,心情似乎不错,全都大惊。

    只见李二回到龙椅上,问道:“诸位爱卿,你们可曾想到解决之法?”

    “臣等愚钝,实在没有主意!”

    “请陛下责罚!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李二一拍桌子:“哼,你们啊,真是令朕太失望了……事到如今,也只有去找杜荷了,来人,宣杜荷进宫。”

    众人眼睛放光。

    对啊!

    怎么就把杜荷给忘了呢!

    这小子是搞破坏的好手,但也是发明第一人啊!

    找他,肯定没错!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!”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当即,赵阳带着人便离开皇宫,去半山学院召杜荷进宫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赵阳回来了,却是一个人,不见杜荷的踪影。

    李二皱眉问道:“怎么回事,杜荷呢?”

    赵阳上前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启禀陛下,鄠邑县公他说,他现在还在半山学院闭门思过,闭关*,要半月后才能出关,现在出关,对身体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杜荷吹什么牛皮呢。

    几个时辰前,大家还亲眼看见你小子出现在灞河边干了一桩壮举呢。

    怎么这会儿的功夫就不能出关了?

    陈叔达愤愤不满地说道:“真是太不像话了,竟然连陛下的口谕都不尊,无法无天!”

    杨玉华说道:“陛下,鄠邑县公这就有点不知好歹了,请陛下下旨,让他立刻赶到皇宫,顺便再问问他抗旨不尊之事,此等风气,不可助长!”

    李二的眉头皱的更深了。

    这时,赵阳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陛下,鄠邑县公还说……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杜荷说了什么,赶紧说!”李二不耐烦地说道。

    赵阳小声说道:“鄠邑县公说,若是大臣们知道他不来,陈大人和杨大人肯定会跳出来指责他,他说,如果陈大人登门道歉,杨大人上门请罪的话,他就可以出马,替大唐赢下比船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哗。

    朝堂上一下哗然。

    杜荷竟然如此嚣张?

    关键是,他竟然算准了陈叔达和杨玉华得知消息会指责他?

    这家伙还是人吗?

    陈叔达和杨玉华气的差点*。

    陈叔达说道:“陛下,杜荷目中无人,而且抗旨不尊,请陛下处置!”

    李二摆摆手,说道:“你们啊,就是会给朕添乱,朕没记错的话,苏我牙子强买强卖熊猫,还打了梦幻集团的人,也是你们在责骂杜荷吧,今日杜荷急中生智,带人将东瀛宝船砸了,也是你们骂的最厉害吧……朕给你们半日时间,若是不能让杜荷出马,你们好自为之,杨玉华,若是杜荷不出马赢下东瀛,你就收拾东西回去养老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退朝!”

    李二转身就走,根本不给陈叔达和杨玉华反驳的机会。

    众人也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杨玉华脸色跟吃了死老鼠一般难看,上前,问道:“陈大人,难道真的要去给杜荷请罪?”

    陈叔达气呼呼道:“事情是你惹出来的,本官都要跟着你丢人,你不请罪也可以,收拾东西回去养老告终吧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山学院。

    杜荷坐在院子中读书。

    随口说道:“春天不是读书天,夏日炎炎正好眠,秋有蚊虫冬有雪,读书只好待明年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李媛姝和李丽质都被逗乐了。

    这时,老傅蹦蹦跳跳地走进来,说道:“少爷,陈大人和杨大人在山下求见!”

    “不见!”杜荷听到这两个名字,便失去了兴趣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二人是来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李丽质上前,说道:“杜荷,你真小气,不就是陈大人和杨大人骂了你吗?难道你真的打算见死不救,让大唐输给东瀛?”

    杜荷笑问道:“大唐输了,跟我有什么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站起身来,说道:“此事,与我并无关系,我只是单纯看不惯一个小小的东瀛王子而已。去吧,让他们进来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不多时间,老傅就将陈叔达和杨玉华便来到院长小院。

    杜荷坐在椅子上,旁边一张精致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盘子,盘子里有指甲盖大小的黑色的东西,杜荷正一颗一颗地往嘴里扔,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,黑色的壳就被吐了出来,然后便看见杜荷咀嚼起来。

    陈叔达和杨玉华都是第一次见,也不知道杜荷吃的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陈叔达好奇地问道:“鄠邑县公,你吃的这是何物,为何我从未见过?”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陈大人,此物名叫瓜子,乃是外来之物,全大唐,仅此一份,这瓜子吃起来,别有味道,也不见吃,叫嗑,嗑瓜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额,嗑瓜子,这说法,也是第一次听闻,真是新奇啊,杜荷,明人不说暗话,我们此次前来,乃是请你出马的,如今工部上下都束手无策,若是你不出马,明日东瀛人就会赢下比试,到时候大唐丢了面子,陛下也脸上无光啊……”陈叔达痛心疾首地说道。

    杜荷站起身来,说道:“陈大人,杨大人,不急不急,请坐,咱们慢慢唠唠,至于我出不出马,就看二位大人的诚意了!”

    陈叔达和杨玉华落座。

    杨玉华心中忐忑不已,却是不敢全坐,只有三分之一*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杜荷突然一拍桌子,指着杨玉华,说道:“杨大人,来,磕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陈叔达和杨玉华一下愣住。

    杨玉华吃惊道:“鄠邑县公,你你……你开什么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开玩笑,来,你磕一个给我看看,让我看到你的诚意,你别忘了,你是来求我出马的,怎么,连磕一个都不敢吗?”杜荷不满地说道,脸上的笑容一下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杨玉华看了看陈叔达。

    陈叔达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杨玉华本想暴怒,可是一想到要是惹得杜荷不高兴,自己官职不保……再说,自己乃是从四品,杜荷乃是正三品的鄠邑县公……

    他咬咬牙。

    杨玉华站起身来,噗通一下,跪在了杜荷面前。

    “鄠邑县公,我给你磕一个!”

    杜荷一下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一下坐在椅子上,吃惊地问道:“杨大人,你们现在排场都这么大吗?我只是让你上门请罪,可没说让你给我磕头啊!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方才不是让我给你磕一个吗?”杨玉华有种*的冲动。

    杜荷指着桌上的瓜子,说道:“我是让你嗑一个瓜子,嗑瓜子啊,你看,咔嚓……嗑一个!”

    杨玉华眼前一黑,差点晕过去。

    杜荷……太坏了!
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27章 磕一个-我在大唐当驸马TxT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