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荷一拍大腿,说道:“老马,你说的,一点都不错,可是,照此说来,尧舜禹时期,没有铁器,也没有发达的灌溉技术,甚至连上等的弓箭都没有,农事,狩猎,都十分落后,那时候的百姓,又是如何吃饱饭,有衣穿,有地方住的呢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马周一下愣住。

    他自小就是读圣贤书长大,对圣人说的,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听杜荷一分析,顿时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难道,尧舜禹汤时期的繁华,都是不存在的吗?

    “可是,圣人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人?圣人也没亲自见过吧!没有调查,就没有资格说话!”杜荷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马周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心底深处的某种东西,被触动了。

    只见马周跟犯了癔症一般,口中碎碎念地往研发中心的方向走,仿佛要抓住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老傅见状,惊讶道:“少爷,你怎么几句话就把马宾王给弄成了这样?”

    杜荷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这便是杜荷要做的。

    他要用潜移默化的方式,慢慢改变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否则,在这个落后的时代独自前行,实在太寂寞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杜荷与苏我牙子比试的地点,依然在灞河边,不过这一次,擂台不是在河面上,而是在灞河南岸一块十分平整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主持此次比试的,仍然是礼部。

    如今,吏部尚书陈叔达还在梦幻集团饲养羊驼和熊猫,所以这件事便落到了杨玉华身上。

    为了确保此次比试万无一失,杨玉华从昨日一早便吃住在河岸边,亲自监督工匠们搭建起了一个三人多高的巨大的擂台,并且将周边全部都布置了一番。

    长安城的城门刚打开不久,便有赏钱百姓蜂拥而至,全都是来围观比试的。

    巳时刚过,李二的车驾便到了,随后是满朝文武。

    杨玉华急忙带着礼部的官员上前迎接,将李二等人迎到擂台对面的一个高台之上,此处距离擂台最近,而且背阴,是最佳的观看比试地点。

    高台两侧,分别是以苏我牙子为首的东瀛人和以杜荷为首的梦幻集团。

    只见东瀛使臣松下夏懆站起身来,与杨玉华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杨玉华便高声说道:“鄠邑县公,苏我牙子王子说,刀剑无情,比试时,难免发生意外,所以,他提议,双方签一份生死条约,上了擂台,生死各论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竟然要签生死条约?东瀛人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鄠邑县公不要答应啊!”

    顿时,就有许多人跳出来反对。

    苏我牙子站起身来,看了杜荷一眼,冷冷地说道:“怎么,你身为鄠邑县公,不敢吗?”

    杜荷唰的一下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杜荷,不可!”

    “东瀛人未提前讲明规则,今日的比试,大可作废!”

    朝中与杜荷关系密切的,都纷纷出言相劝。

    可是,杜荷却像是没听见一般,大步流星地都走到桌旁,拿起毛笔,唰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,按下手印。

    众人傻眼。

    苏我牙子等人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随即,东瀛人们全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要杜荷签下生死条约,就算在擂台上将杜荷杀了,大唐也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真的苏我牙子藏在东瀛使团当中,小声对松下夏懆说道:“如今,杜荷已经签下生死条约,告诉北辰,待会儿不要留手,上台之后,马上动手,将杜荷杀了,免得夜长梦多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随即,北辰假扮的苏我牙子也上前签名按手印。

    两份生死条约,就这样立下了。

    比试,即将开始。

    东瀛使团中,真正的苏我牙子将假苏我牙子北辰一刀叫到身旁,交代道:“我找了不少长安城的人,了解过杜荷当初杀了吐蕃勇士的情况,杜荷当时用的是暗器,大唐的暗器,的确有独到之处,不可不防,是以,你待会……”

    北辰一刀点点头,转身走到中间,说道:“杨大人,我想与鄠邑县公杜荷公平比试,我们只比试拳脚功夫,刀剑功夫,但不能有暗器,所以,上台之前,我们都要接受检查,不能待暗器上台!”

    杜荷闻言,眼睛微微眯起,脸色虽然平静,但心中却是一阵慌乱。

    苏我牙子这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啊。

    这小子眼下当着众人的面说不能使用暗器,若是待会儿自己祭出驳壳枪,到时候,不但是东瀛人会跳脚,那些吃饱了撑的文武大臣也不会放过自己啊。

    看见杜荷没说话,苏我牙子大笑道:“鄠邑县公,你不敢吗?若是你不敢交出暗器,我劝你还是当场认输吧!”

    这家伙,十分自负。

    众人都知道杜荷本身并不会功夫,所依赖的就是各种暗器。

    不能带暗器上台,这不是要了老命吗?

    大家都以为,杜荷会放弃认输。

    哪知道,杜荷淡淡地一笑:“好!”

    杜荷答应得十分干脆。

    众人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东瀛人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随后,眼看着礼部官员已经走了过来,杜荷唰的一下摘下驳壳枪,解除保险,交给了身后的吕布。

    几个官员仔细检查杜荷全身上下,的确没有任何的武器。

    唯一让几人傻眼的是,杜荷从脖子以下到腰间,竟然硬邦邦的,是一块铁板。

    “鄠邑县公,这是何物?”官员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杜荷拍了几下,邦邦地响起来:“怎么,铠甲不行啊!铁甲没见过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官员有些无语地走了,去与苏我牙子商议一番,苏我牙子表示没问题。

    张俭说道:“少爷,不带暗器,你有多大的把握!”

    杜荷笑了笑:“说实话,够呛,把握为零,这家伙脚步沉稳,杀气十足,一看就是个高手,我总有感觉,这小子并非苏我牙子,反倒是一个高手!”

    “不是苏我牙子?怎么可能?这就是苏我牙子啊……”张俭疑惑道。

    杜荷捏紧拳头:“是不是苏我牙子……待会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缓缓走上了擂台。

    对面,苏我牙子也握着长刀上台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看见,苏我牙子手中的长刀,锋利,有半人多高。

    而杜荷,赤手空拳。

    有人惊讶地喊道:“鄠邑县公,你不带武器吗?”

    杜荷微微一笑,淡淡地说道:“对付苏我牙子,何须武器,用这个就够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只见他一转身,来到擂台边缘,咔嚓一下,掰下来手臂粗、一尺多长的一根木棍,挥舞几下,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差点晕倒。

    我的娘呀!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四十六章 意外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