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!”

    “赢了!”

    “鄠邑县公威武!”

    “大唐无敌!”

    “*小东瀛!”

    围观的百姓们可不管三七二十,听到苏我牙子死了,那就是杜荷胜了,大家都发出了阵阵欢呼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透过那孔洞往下看,下面竟然全是被削尖了的木桩,别说苏我牙子,就是一头牛下去,肯定也要穿肠破肚。

    苏我牙子死的很难看!

    李二和文武大臣全都上了擂台,一个个盯着那孔洞。

    李二看了杜荷一眼。

    杜荷摇摇头。

    李二沉声说道:“大理寺,刑部,彻查此事,三日之内,必须将*查明,给东瀛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大理寺卿韦挺,刑部尚书李道宗同时答应道。

    随后,李二说道:“杜荷,你跟朕来!”

    众人开始忙碌起来,李二却是将杜荷叫到了自己的行辕处。

    杜荷匆匆一瞥,看见远处有七八个弓箭手,很快消失在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李二说道:“不必担心,这些都是朕派来保护你的,若是苏我牙子真的敢对你痛下杀手,朕绝对会先杀了他,不过,朕也没想到,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,如今,若是东瀛以此事做文章,始终是我大唐理亏啊!”

    杜荷急忙说道:“陛下英明,一眼就看出了那擂台有问题,不瞒陛下,臣方才也觉得蹊跷!”

    杜荷将比试过程中发生的事,简单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二一听,眼中爆射出两道精光,说道:“哼,好大的胆子,连擂台都敢动,朕倒要看看,何人敢胆大包天。好了,此事,自有大理寺和刑部去彻查,你就不必管了,知道朕为什么找你吗?”

    杜荷嘿嘿一笑:“陛下无非是看上了我这无敌铠甲而已,陛下,开个价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你个杜荷,”李二都被逗笑了,“食君之禄,为君分忧,你发明了无敌铠甲,却不呈上,还敢跟朕讨价还价!”

    “臣很穷!”

    “你穷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陛下,我太穷了!”杜荷露出人畜无害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半晌,李二才悠悠地说道:“好吧,你有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杜荷想了想,挠挠头,说道:“陛下,半山学院副院长肖申最近给臣出了一个难题,需要大量的造船和航海资料,可整个大唐,也只有皇宫藏书阁中有,臣斗胆,请陛下恩准,将藏书阁的造船和航海古籍,借半山学院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杜荷说的很隐晦。

    其实,自打和东瀛打交道以来,他就知道,自己的航海计划要提前了。

    航海最重要的就是打造船,眼下,他却缺乏大量这样的工匠,更是缺少这方面的资料。

    而资料最全的莫过于皇宫藏书阁了。

    李二听了,却是不以为意:“好,朕准了,不过,一个月时间,你必须将所有估计原封不动还回来,否则朕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!陛下圣明!”

    “好了,那这无敌铠甲?”李二眼巴巴地看着杜荷身上充满工业气息的铠甲。

    杜荷三下五除二,将铠甲解下来,放到李二面前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然后介绍道:“陛下,其实,这就是几块铁板而已,并非是刀枪不入,而是能吸住刀枪,让刀枪失去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还有这等神奇之物?可朕看来,这就是几块铁板啊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其实,这很简单……这就是几块普通铁板,不过是臣在其中加了天然的磁石而已,陛下请看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杜荷从旁边拿起一个放蜡烛的铁质的圆筒。

    隔着老远,那圆筒就被吸了过去。

    咚。

    发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李二愣住。

    无敌铠甲?

    狗屁!

    这简直是小孩子的玩意儿!

    竟然还答应了杜荷一个条件?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被骗了。

    可是,等他反应过来,一抬头,杜荷早已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大帐外,传来杜荷的脚步声,还有欠揍的声音:“陛下,臣方才比试耗费了大量体力,急需要休息,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混账……你给朕滚回来!”

    外面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内侍赵阳小声说道:“陛下,鄠邑县公已经走远了。”

    李二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二一拳砸在桌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。

    东瀛使团竟然不告而别,悄悄离开了长安城。

    消息第二天才传出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都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“苏我牙子已死,东瀛人难道不打算追究此事吗?”

    “奇怪,他们的王子都死了,可竟然悄悄走了,这其中,难道另有隐情不成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,是鄠邑县公杜荷威胁呢,这种事,杜荷又不是第一次干了!”

    朝堂上,文武大臣们纷纷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最后,大家都把锅甩给杜荷,认为是杜荷威胁东瀛人,把东瀛人吓跑了。

    不然,这件事根本解释不通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说道:“陛下,如今东瀛人不辞而别,将苏我牙子的尸体带走,虽说奇怪,却也是好事一件,否则,东瀛人要是细究起来,苏我牙子并非死在擂台上,而是因为擂台出问题才死了,我大唐势必要给东瀛一个交代,到时候,麻烦事只怕不止一桩!”

    “长孙大人言之有理,如今东瀛人走了,此事,倒也算平息了!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赞同长孙无忌的话。

    李二闻言,说道:“辅机说的有道理,不过,那擂台到底是谁做的手脚,此事,必须彻查。刑部和大理寺查的如何?”

    韦挺和李道宗急忙上前禀报。

    次日,案情就查清楚了。

    原来,杨玉华的侄子杨尤町被东瀛人收买,以杨玉华侄子的身份混入了擂台搭建的现场,将那擂台东北角的地方切开一块,又原封不动地放回去,做了简单的处理,看起来跟没切割过一般,而目的,竟然是要用来对付杜荷的,哪知道最后是苏我牙子自己掉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案卷送到宫中,李二震怒。

    李二愤怒的不是杨尤町的行为,而是愤怒,竟然有人敢私通东瀛,对自己的臣子下手。

    此种风气,绝不可涨!

    当即,李二下令,将杨尤町处死,杨玉华受牵连,发配岭南。

    礼部监管不严,所有官员除了礼部尚书陈叔达,罚俸禄半年,官降一级。

    而陈叔达没有被责罚,不是因为他面子大,而是因为在这整个过程中,他都还在梦幻集团喂养羊驼和熊猫,压根没参与此事,所以,逃过一劫!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四十九章 *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