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少爷,听说陈大人病了,跟陛下请休十日呢!”

    “少爷,你说陈大人会不会大病不起啊?”

    一大早。

    老傅就在杜荷旁边叽叽咋咋地说着。

    杜荷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“老傅,你最近很闲啊。陈大人是吏部尚书,朝廷大员,就算他死了,和你有毛关系,别忘了,你是梦幻集团神奇农场的场主,还有几百口人等着你养活呢!”杜荷有些头疼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老头,以前虽说活泼,好歹还是个守规矩的人。

    自打跟了自己,整个人突然就飘了。

    杜荷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南,约四十里地。

    鄠县。

    破旧的小县城中,一辆豪华马车缓缓行驶。

    过往百姓见了,纷纷躲避。

    大家只看这青色的马车,就知道,这是鄠县县令仇万嘉来了。

    马车继续往前行驶,这时,车轮突然碾过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。

    车身突然往右边倾斜。

    咕嘟。

    一个圆球一般的身体,从马车中一下滚了出来,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车夫吓了一跳,赶紧跳下马车去将那胖子扶起来,口中大喊道:“老爷,你没事吧,老爷?”

    后边的衙役们也纷纷上前。

    众人仔细一看,俱是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老爷,死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杜荷感觉自己很难受。

    他仅仅是酒后失言,就被李二叫到了太极宫,美其名曰,反思记过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是酒后失言啊。”杜荷叫冤道。

    李二点点头:“若非是酒后失言,朕早就杖打你三十了!诽谤朝廷命官,还是朕的重臣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杜荷无奈道:“陛下,可我还是个孩子啊!”

    李二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二竟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他才反应过来,是啊,这小子还未及冠呢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李二不耐烦地挥挥手,“你若是无聊,便跟着赵阳去整理奏折吧,什么时候表现好了,朕便让你滚回去!”

    “噢!”

    杜荷十分不情愿地走到角落里。

    这角落中,全是奏章。

    据说李二每日要处理几百本奏章,以前杜荷还不信,现在他信了。

    赵阳带着几个小太监,正在将李二处理过的奏章进行分类整理。

    切,让本少爷来干这等没有技术含量的活,真是杀鸡用牛刀,太屈才了!

    杜荷打死都不可能干活。

    所以,他干脆搬几本书过来,当成凳子坐下,翘起二郎腿,一副监工的模样。

    赵阳等人有苦难言,却拿杜荷没办法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杜荷便无聊,随便拿起一份奏章,仔细看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份吏部上书的奏章,满篇都是之乎者也,开篇就是兜兜转转,看得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做皇帝真惨啊!每日要面对这帮不会说人话的家伙!

    他本想丢弃,随即却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:仇万嘉。

    好像在哪见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咦,这不是张则成之前提过吗?

    他来了兴趣,继续往下读。

    这奏章的意思,大概明白了。

    鄠县县令仇万嘉,体恤民情,于四月十八日出城,到乡野之地看望吃不上饭的百姓,哪知道,在回城途中,天降大雨,雨大路滑,马车翻了,仇万嘉当即暴毙,吏部官员将仇万嘉视之为楷模,是爱民如子的典范,所以上疏请陛下嘉奖仇万嘉。

    李二的意见也很简单:吏部酌情处置。

    这也等于同意了!

    看到这里,杜荷的表情就有些精彩了。

    因为,仇万嘉之死,他还知道另一个版本,而且是张俭亲自说的。

    张俭的老家本就在鄠县。

    张俭说起仇万嘉时,恨得咬牙切齿,痛骂这家伙是朝廷的蛀虫,鄠县一大害,原因在于,仇万嘉在鄠县做县令十多年,贪赃枉法到了人人愤恨的地步,欺压百姓,强买强卖土地,每年借口修建老君庙强行征税,百姓怨声载道,民不聊生。

    按说鄠县属于京兆府管辖,算是天子脚下,断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,可世上的事,就讲究一个灯下黑,这仇万嘉与朝中许多人都有牵连,而且善于打点上下,所以多年来从未有人能把他怎样,反倒是那些反对他的,不论是大户还是平头百姓,都被他想办法干掉了。

    这些,都是张俭当做笑料告诉杜荷的,而且,张俭还告诉杜荷,四月十八日,仇万嘉在鄠县县城大街上,当场从马车中摔出,当即死亡。

    两个版本,出现了不一致。

    一个是出城体恤民情,路遇大雨而亡,一个是在街上被摔死。

    而且,吏部的奏章中,还将仇万嘉树立成了爱民如子的好父母官。

    可在张俭的话里,杜荷觉得仇万嘉就是一个王八蛋。

    杜荷盯着那奏章。

    心道,妈的,要是让这样的*千古留名,岂不是会让鄠县百姓寒心。

    奶奶的,鄠县可是本少爷名义上的封地啊。

    虽说封地没啥权力,也没啥利益,可封地也是封地啊。

    不容亵渎!

    杜荷唰的一下站起身来,吓了赵阳等人一跳。

    杜荷蹭蹭来到李二面前。

    看见李二在喝茶。

    他也不客气,将奏章呈上,说道:“陛下,臣以为,这奏章有问题!”

    在吏部和张俭之间,杜荷选择相信后者。

    李二拿起奏章一看。

    这奏章是他早上处理的,他还有印象。

    虽说是一个小小的县令暴毙,但他宅心仁厚,而且此人暴毙是因为出城体恤民情,嘉奖自然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所以,李二好奇地问道:“鄠县县令而已,吏部进行嘉奖即可,莫非你让朕亲自下旨,就算鄠县是你名义上的封地,你也没有这样的特权!”

    杜荷刚想说话。

    却见御书房的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等一干大臣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原来,李二召集大家前来,是为了商议大唐与吐蕃的战事。

    杜荷见状,拿起奏章,转身要走:“既然陛下有事,臣待会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二却叫住了他:“杜荷,且慢,既然你有疑问,不妨问问高大人吧!”

    李二指的,正是高士廉。

    高士廉乃是吏部尚书,吏部官员的奏章,他都要进行核实。

    高士廉闻言,急忙上前:“陛下,不知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李二笑道,从杜荷手中拿起奏章,递了过去:“这份奏章,乃是你们吏部呈上,你且看看,是否有不妥?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五十一章 名义上的封地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