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多时间,赵阳便回来了,还带来了光禄寺的一名官员和近一个月京兆府的下雨记录。

    那官员垂垂老矣,身形伛偻,胆战心惊地将册子翻开,最后说道:“启禀陛下,半月以来,京兆府未曾下雨!”

    高士廉急了,急忙问道:“你可看清楚了,四月十八日,也没有下雨吗?”

    那官员赶紧翻到十八日。

    随即说道:“不曾,四月十八日,艳阳高照,夜有月色!”

    安静!

    御书房安静一片!

    所有人都愣住。

    四月十八日不曾下雨,那鄠县县令仇万嘉是如何身亡的?

    这出城体恤民情玉大雨,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随后,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杜荷身上。

    杜荷这小子,太鸡贼了,所有人都没发现之事,竟然被他发现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还是人吗?

    李二眉头一皱,问道:“高爱卿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高士廉急忙躬身,诚惶诚恐地说道:“陛下,臣有罪,臣虽将奏章过目,却是走马观花,未曾细细深思,请陛下责罚……这奏章,乃是吏部官员所写,吏部官员,自然也是根据京兆府和鄠县所报写的……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李二将奏章猛地砸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真是岂有此理,从鄠县,到京兆府,到吏部,中间,经过了多少到程序,可是,无一人发现这其中的问题,到底是疏忽,还是有意隐瞒,此事,必须查清楚,下旨,让京兆府……不,让大理寺亲自查问此事。”李二临时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他本意是让鄠县和京兆府查问清楚,上报朝中即可,可一想到这奏章,便知道,这其中猫腻甚多,于是直接让大理寺去查办。

    按说大理寺的职责是查办朝中的官员,鄠县毕竟属于地方,插不上手。

    奈何鄠县就在长安边上,而且李二做事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皇帝说行就行,不行也行,皇帝说不行就不行,行也不行。

    就在李二发怒,文武大臣们错愕之际,杜荷却是已经悄悄溜到了门口,他打算趁李二不备,赶紧溜之大吉,这宫中守卫森严,规矩言明,实在不是一个好地方。

    哪知道,前脚刚踏出门槛,身后就响起了李二的声音:“杜荷……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杜荷立马转身,躬身说道:“尽听陛下吩咐!”

    仿佛没事人一样!

    众人都傻眼。

    瞧瞧人家鄠邑县公这脸皮……真的是太厚了。

    李二见状,哭笑不得:“此事,你有大功劳,滚回去,好好反省反省吧。”

    “臣,多谢陛下!这就滚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杜荷却是已经消失在大家眼前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山学院。

    杜荷站在院子外,看见远处的操场上,许多的学生正在跑步。

    李媛姝站在他旁边,小声说道:“长安的消息,你得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啥?”杜荷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经历了与东瀛人的那场风波,他感觉甚是疲惫,因此回来便蒙头大睡,睡得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李媛姝有些无语地说道:“你在宫中斥责鄠县县令仇万嘉之事,闹得沸沸扬扬,父皇已经命大理寺彻查此事,可没有什么头绪,甚至连大理寺卿韦大人都亲自去了,还是没有消息传来!现在,大家都认为你是胡说八道,不尊敬死者!”

    杜荷摸了摸下巴:“难道,我真的错了?”

    “莫非,你也不知道事情*?”李媛姝诧异,问道。

    杜荷哈哈一笑:“我也是猜的,至于真假,谁知道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媛姝差点晕倒。

    你不知道真假,那你还笃定仇万嘉有问题。

    若是仇万嘉之事查不出什么,你就等着御史台那帮家伙*你吧。

    不过,当事人杜荷可没有这个觉悟,他盯着遥远的东方,惆怅道:“也不知道东瀛会不会信守承诺,按照条约,他们每年要进贡一百个年轻女子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送来!”

    李媛姝气得转身就走:“杜荷,你个*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日后。

    御书房。

    李二召集群臣议事。

    议事完毕之后,李二随口问道:“大理寺可有消息,鄠县县令仇万嘉之事,查的如何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说道:“禀陛下,大理寺早几日已经派人去了鄠县,可是一无所获,大理寺卿韦大人已经亲自去了鄠县,尚未有消息传来,此事,只怕是子虚乌有!”

    高士廉补充道:“没错,陛下,臣已经让人查实,四月十八日,的确没有下雨,此事,乃是鄠县官员笔误,仇万嘉之死,的确是出城体恤民情,归途中马车翻倒而亡,此等忠肝义胆之事,到了鄠邑县公口中,却成了死有余辜,而仇万嘉一心为民,爱民如子,却被杜荷说成十恶不赦之徒,若陛下不给天下一个交代,只怕,我大唐官员会寒心啊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过,君,舟也,民,水也,水能载舟亦能覆舟,可大唐这么多的官员,也很重要啊,尤其是县令之类的官员,他们勤勤恳恳,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,若是死后还要被人污蔑清白,岂不是会寒心!”

    “附议!”

    当即,就有不少官员站出来。

    碍于杜如晦在场,大家都很少提杜荷的名字,可是在场的都不是傻子,这跟指着杜荷的鼻子骂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李二也纳闷了。

    难道杜荷这次真的是在胡闹,目的是为了离开皇宫?

    岂有此理!

    他沉声道:“宣,杜荷!”

    赵阳急忙派西门青带人出城去找杜荷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杜荷急匆匆来到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一进门,杜荷就感觉气氛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他赶紧见礼,说道:“吾皇万岁,陛下,今日臣一睁开眼睛,就看见两只喜鹊在门口的树上唱歌,便知道今日有大喜临门,没想到是陛下召见臣,臣真是受宠万分,不胜激动啊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倒是不想拍马屁啊。

    可是,万一李二一生气,又把自己留在太极宫反思记过咋整?

    反正拍马屁最多费点口舌,与失去自由相比,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众人却是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这杜荷,实在是臭不要脸!

    从未见过这么*的人!

    李二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原本他憋着一肚子气,一听这话,竟然气乐了。

    要镇定!

    朕可是帝王!

    要喜怒不形于色才行!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五十三章 厚颜*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