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面,则是仇万嘉在鄠县担任县令十多年以来,贪赃枉法的罪证,私立名目收税,强买土地,欺压百姓,欺上瞒下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,竟然要在每个村修建城隍庙,一座巴掌大小的城隍庙,就要花费几十贯,而成本不过三十文钱,剩下的全都进了他的口袋!

    纳妾成瘾,每年都要迎娶五个以上的小妾进门!

    从百姓手中低价购买土地,然后高价卖给当地士族,中间的差价,竟比土地价值要高出好几倍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桩桩,一件件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李二沉默了。

    大臣们都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大家心道,这案宗有什么独到之处,竟然连陛下都沉默了?

    那岂不是别人看了要流泪!

    半晌之后。

    李二才缓缓开口:“诸位爱卿,朕有愧于鄠县百姓啊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李二陛下竟然会来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等人急忙问道:“陛下,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看吧!”

    李二将卷宗扔给长孙无忌等人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看了,不说话。

    高士廉看了,脸上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李道宗看了,气的砸了砸桌子。

    余大随有种不妙的感觉,可是当他看到卷宗时,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,卷宗上,竟然有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贞观三年,仇万嘉向余大随送明珠三颗。

    贞观四年,向余大随赠送开元通宝五百贯!

    贞观五年……

    数目,时间,物品,都对。

    余大随心中大喊,仇万嘉,我……你姥姥啊!

    太坑了!

    他收受贿赂时,还不是考功郎中,只是礼部一个小小的官员。

    而且他与仇万嘉是同乡,仇万嘉多次表示,此事只有二人知道,别人不可能知道……所以他才放心大胆收下。

    哪知道,还是被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余大随想哭。

    眼泪却流不出来。

    韦挺冷冷地说道:“这些,都是从仇万嘉藏在家中地窖里的账本上誊抄下来的,还有更多……”

    余大随噗通一下跪地:“陛下饶命,陛下饶命啊……臣鬼迷心窍,一时贪恋,陛下饶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李二一拳砸在桌上,冷冷地说道:“大理寺,彻查此事,先把余大随带下去!”

    立即就有人进来,将哭喊的余大随带走。

    高士廉嘴唇动了动,刚想说话。

    却见李二挥了挥手:“诸位爱卿,都下去吧……杜荷留下!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郁闷地离开。

    眼看着今日就要胜了杜荷一次,哪知道,事情会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等众人离开。

    杜荷才大大咧咧走过来,坐在李二对面。

    杜荷揉了揉太阳穴,缓缓说道:“朕寒心啊,京兆府,就在朕的脚下,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,朕,愧对天下百姓,更愧对鄠县百姓啊!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,李二都想做一个明君,他想做尧舜禹那样的圣君,再不济也要做汉武帝那样的帝王。

    可是,这帮猪队友不配合啊。

    他一向以为清正廉洁的官场,竟然出了这等事!

    丢人!

    杜荷看着天花板:“陛下太难了,可是,有句话叫灯下黑,越是天子脚下,越是安全呢,就连朝中也有人敢贪腐,更遑论这鄠县……”

    “更让朕寒心的是,满朝文武,除了你杜荷,大家都信誓旦旦地认为仇万嘉没有问题,有些人不知情,有些人却是知情不敢说,原因便在于,大家都与仇万嘉沆瀣一气,真是岂有此理……这些人,都该死!”李二暴怒道。

    随后,李二才问道:“杜荷,你觉得,此事应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杜荷想了想,说道:“陛下,臣觉得,有一个杀一个,有两个杀一双,是最快的办法……但是,这却不是最好的方法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杜荷坐直了身体,说道:“陛下,虽说此事牵连深广,却不能大动干戈,此事和同州窦氏案不一样,同州官场被清洗,却没有影响到朝中,而且大头是对付窦氏,大唐官员们看得清楚,自然不会起什么反应,但此事若是陛下要细究,杀的人头滚滚,那其他官员见状,只怕会生变故,所以,请陛下三思!”

    李二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都只把杜荷当成一个简单粗暴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小子还有些谋略啊!

    李二好奇地问道:“依你之见,应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很简单,第一,杀鸡儆猴,以儆效尤,第二,找出大唐监察制度的缺陷,不断完善,堵住官员们贪腐的后路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杜荷话音未落,就听李二兴奋地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杜荷,你果然没让朕失望,”李二高兴地说道,“杀鸡儆猴,谁都会,却很少有人跟朕提起这制度的问题,你是第一个提起的,只是,朝中设立御史台,地方设立监察御史,这都是历代传下来的,想要改变,谈何容易?”

    杜荷来了兴趣,说道:“陛下,天下没有完美的制度,任何制度,都是有缺陷的,我们所能做的,就是不断弥补制度的漏洞,织造出一张天网,约束官员,只要有人触碰,便有所制约!”

    “善!哈哈哈,杜荷,既是如此,此事,你看谁来主导合适?”此刻,李二突然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“当然非魏大人莫属!”

    杜荷心中暗道,魏徵这老家伙,当初从本少爷这里拿走了那本监察制度研究,到现在也没有搞出个名堂来,不会是搞丢了吧?

    对不住了老魏,此事还是你来吧,不然就成了本少爷的差事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果然和朕想的一样,满朝文武,的确没有比玄成更合适的了!”李二说道,“杜荷,此事若是办成,朕一定好好重赏你的!”

    杜荷嘿嘿笑道:“陛下,不如将我这鄠邑县公的爵位,给升一升?”

    “做梦……”

    李二顿时就想到,杜荷升爵位是假,想娶自己的两个女儿是真,当即就不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府。

    魏徵摸了摸自己的耳朵,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“是哪个混账在背后坑害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总感觉今日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啊!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杜荷这小子在背后骂我吧?很有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魏徵有些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刚想着,门口传来一道声音:“魏大人在府上吗?陛下请魏大人进宫,有要事相商……”

    咯噔。

    魏徵心道,竟然被猜到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陛下宣我进宫,到底有何要紧事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五十五章 对不住老魏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