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徵进宫,走进御书房,看着周围,却是别无旁人。

    他见礼之后,疑惑问道:“敢问陛下,如此着急召臣进宫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李二道:“玄成啊,不知你对仇万嘉之事,怎么看?”

    魏徵激动得差点撸起袖子,道:“陛下,此事,实在耸人听闻,罪大恶极,臣以为,从鄠县,到京兆府,到朝中,都死有余辜,只是,臣有一言,不知当不当讲!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臣以为,杀人,可以解决了一时的问题,却不能解决根本,此事,就发生在鄠县,乃是天子脚下,这帮家伙竟然敢藐视天听,可怕的是这么多年,竟然无人发现,是以,此事不但要治标,还要治本……咱们大唐的监察制度,只怕需要改一改了。”自打去年开始,魏徵就开始研究杜荷给的那本监察制度研究,其中的好几种监察制度,简直堪称完美,他甚至不敢相信,那本书是杜荷写的,实在让人震惊!

    是以,魏徵早就怀疑大唐的监察制度了!

    李二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之前杜荷慷慨激昂地说了一通,可李二心中还是有所保留,毕竟杜荷这小子还是个孩子啊。

    眼下,魏徵的话,却是与杜荷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魏徵,绝对是李二陛下最倚重的臣子之一。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要做变革,都需要莫大的勇气,甚至会牵扯到多方利益,阻力重重,爱卿以为,此事,谁来主导合适?”李二目光期待地看着魏徵,魏徵,绝对是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魏徵想都没想,脱口而出:“此事,非鄠邑县公杜荷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李二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魏徵解释道:“鄠邑县公杜荷,学识过人,胆略非凡,最主要的是他对监察之事,有很深的造诣,大唐无人能出其右,所以,他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二有些傻眼,竟然目瞪口呆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魏徵连忙问道:“莫非,陛下认为臣说的不对?”

    李二咳嗽一下,脸色怪异地说道:“这话,也是杜荷对朕说的,赵阳,你将杜荷的原话告诉魏爱卿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赵阳走过来:“鄠邑县公的原话是,御史大夫魏大人,学识过人,胆略非凡,他掌管御史台多年,对监察之事,有很深的造诣,大唐无人能出其右,所以,他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魏徵差点*。

    杜荷啊杜荷,你个大骗子。

    竟把老夫也算计进去了!

    好人都让你做了,那老夫算什么?

    *啊!

    李二站起身来,笑眯眯地说道:“爱卿,朕与杜荷想法不谋而合,此事,由爱卿主导,最合适不过,你且回去,拿出个章程来吧,只要可行,别管天下如何反对,朕都会支持你的!”

    魏徵:“……”

    魏徵回到御史台,却是不敢大张旗鼓,而是召集了几个心腹,都是他信得过而且老成稳重之人,开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哪怕他研究了将近一年的监察制度,可理论是理论,真要实际动手,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一连好几日,魏徵等人都忙的焦头烂额的,却还没有理出个头绪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杜荷却是在半山学院过着潇洒的日子。

    梦幻集团如果是一台巨大的机器,经过将近一年的建设,如今已经慢慢走上了正轨,有条不紊地往前运转着。

    杜荷身上的担子也就越来越轻松,终于不必事事亲力亲为了。

    每日去梦幻集团转转,调戏调戏两位公主,这样的日子,给个神仙也不换啊。

    唯一讨厌的是,魏徵这家伙,隔三差五就会带着礼物登门拜访,美其名曰看望贤侄,实际上杜荷心知肚明,老魏这是想把自己拉下水呢。

    杜荷可不傻,说什么也不答应。

    改革监察制度,此事绝对不简单,搞不好是要流血牺牲的,杜荷坚决不碰。

    不答应就是不答应,说什么都没用!

    本少爷是个有原则的人!

    一来二去,老魏气的差点跟杜荷翻脸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的早朝上。

    吏部尚书高士廉说道:“陛下,如今鄠县县令职位空缺,三五日还好,日子长了,只怕会引起骚乱,鄠县不可一日没有父母官,还请陛下指派一名官员到鄠县担任县令!”

    李二皱眉道:“五品以下官员,由吏部自选抉择,报门下省审议即可,何须朕亲自指派?”

    大唐广袤无疆,五品以下都称为芝麻官,多如牛毛,如果都要李二亲自来指派,那李二也别干的了。

    高士廉说道:“陛下,臣以为,鄠县比较特殊,如今,大理寺亲自查办仇万嘉之案,鄠县、京兆府的举荐,只怕很难让人信服,而且,此事吏部也有责任,若再由吏部选任官员,只怕难以服众,还请陛下裁决!”

    李二点点头。

    若是再由京兆府或者吏部举荐官员,难保不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于是他点点头:“爱卿所言有理,诸位爱卿,你们看,选派谁去鄠县担任县令合适啊?”

    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全都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按说鄠县县令可是个美差,文武大臣家中若是有个子侄、妹夫之类的亲戚,若是到鄠县,绝对是好事一桩……可眼下,时机不对啊,现在满朝文武,连陛下都盯着鄠县,更何况,此次大理寺亲自查办仇万嘉之案,背后牵扯到鄠县、京兆府,甚至还有吏部,这背后的水,深着呢。

    大家都不傻,这就是一个火坑呢。

    跳进去必死无疑!

    所以,大家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李二有些不悦:“难道我满朝文武,大唐地方,这么多官员,连一个小小的县令都选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大家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,魏徵突然站出来,说道:“陛下,臣举荐一人,最合适不过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鄠邑县公,杜荷!”魏徵大义凛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啥?

    大家一愣。

    杜荷去担任鄠县县令?

    鄠县县令,不过是正六品而已。

    可杜荷已经是正三品,堂堂的开国县公啊!

    大家都很惊讶。

    却听魏徵说道:“陛下,眼下鄠县一团乱麻,寻常人去了,只怕难以施展,唯有胆识过人者,能担此任,杜荷虽然年轻,却是学识过人,非同一般,担任同州别驾不过一月,就将窦氏一网打尽,可谓是铁血手腕,让他去担任鄠县县令,再合适不过了!”

    李二一听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李二一拍桌子:“好!”

    陛下竟然答应了?

    众人更惊讶!

    若如此,这鄠县县令,也算是大唐最奇怪的官职了吧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五十六章 最奇怪的官职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