训完了魏叔瑜,回到自己的屋子中,魏徵却是怒气未消,难以入睡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他眼中带着血丝,穿戴整齐之后,却是乘坐马车,来到了梦幻集团。

    杜荷听闻魏徵一大早来拜访,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躲着。

    老魏肯定是来找自己帮忙弄那监察制度变革的。

    他急匆匆端着一碗面往外走,准备离开院长小院,去半山学院的食堂躲一躲,哪知道,一出门,就撞见了魏徵。

    “哎哟,魏大人,你怎么自己上来了,我听闻你要来,连早饭都没吃完,端着碗就要下山迎接你呢!”杜荷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。

    魏徵一副老子信你老子就是二百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哼,你来迎我?只怕我再慢一步,你就不见了吧,你仔细数数,这段时间,老夫找了你多少次,十五次,整整十五次啊……第一次,你说你胃疼,第二次你说你头痛,第三次你去了蓝田,第四次你掉茅坑里了,第五次你进山打猎……”

    一次次。

    魏徵记得十分清楚!

    他,堂堂的朝中大佬,御史台的老大,牛逼到敢指着李二骂的那种。

    可是,为了见杜荷,竟然屡屡碰壁!

    杜荷见状,只能嘿嘿地笑着。

    这可是程怀亮那憨货的老丈人啊!

    打不得,骂不得,现在躲也躲不了了,于是说道:“哎呀,魏大人,你瞧瞧你,有事就说嘛,小侄我又不是不讲理之人,你看看你,眼睛红红的,想哭就哭出来吧,都是自己人,不会笑话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来到客厅,杜荷便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杜荷,不瞒你说,今日我登门,便是来请你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打住,老魏,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,可惜,当初那本书,就是我瞎写的,我自己都忘了,说不定其中有许多不成熟的想法呢,这件事,我真帮不上忙,再说,我现在可是鄠县县令,鄠县还有三万多张嘴巴等着吃饭呢,此事,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……”杜荷赶紧推辞。

    “老夫说的,不是此事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不是我不帮……啥,不是这件事?那还有啥事?除了此事,老魏,你随便说,以咱们的交情,只要能帮上忙的,我绝无二话,我与你老魏可是忘年交,再说,咱们莱国公府和郑国公府,可是至交,我与你的几个儿子,也亲如兄弟,关系非同一般!”杜荷说到一半,才回过味来。

    魏徵说道:“福安之事,你听说了吗?”

    杜荷一愣:“福安是谁?”

    魏徵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你丫口口声声说与我的儿子亲如兄弟?

    怎么连我儿子的字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“福安,便是犬子,魏叔瑜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杜荷汗颜,“原来是魏大哥,魏大哥可是长安有名的俊才啊,年纪轻轻,就在民部担任要职,前途不可*啊!”

    杜荷一阵尴尬,所以赶紧夸赞一番。

    俗话说,伸手不打笑脸人,夸人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杜荷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看见魏徵非但没有高兴,反而要暴走了。

    只见魏徵一甩袖子:“你个……你说的是,是叔玉,福安是叔瑜!”

    嘎!

    杜荷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太特么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,魏大人,不必在意这些细节,都一样,都一样!”

    这回,他不敢说了,生怕又说错,惹得老魏不高兴。

    魏徵简单将魏叔瑜的遭遇一说。

    杜荷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慢慢地回忆起了魏叔瑜。

    都说魏叔瑜傻,果不其然啊。

    你爹可是当朝御史大夫,陛下面前的红人啊,干的就是监察百官之事,你干点什么不好,竟然干这等事。

    连我都替你丢人啊!

    魏徵说道:“如今,福安被陛下下令在家反省过错,老夫,颜面无光啊,福安的性子,我知道,这件事后,只怕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,除非能做出一番事业,可是,以他的才能,难啊……杜荷,如今满朝文武都认为你去鄠县,不会有什么作为,但我相信你,你不会让陛下失望的,是以,我想让福安跟着你去鄠县,去好好历练一番,若是能混个什么功劳,那再好不过,杜荷,拜托了!”

    说着,魏徵竟然站起身来,朝杜荷一拜。

    这是大礼啊。

    杜荷赶紧起身阻止,说道:“可怜天下父母心啊,没说的,我答应了,你放心,有我一口肉吃,就会有福安一根骨头啃,我以我的人格担保!”

    魏徵撇撇嘴。

    你当我儿子是狗呢。

    “……如此,最好,福安已经在山下,我这就让他上来,与你熟悉熟悉。”解决了一桩心事,魏徵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随后,魏徵离开,魏叔瑜却是上山。

    二人见面,杜荷仔细一瞧,果然发现这魏叔瑜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二十多岁年纪,看上却有三十多岁一般,这是未老先衰的征兆啊。

    还有,看上去木讷许多,一板一眼的,比吕布还像机器人。

    “魏兄你好啊!”杜荷热情地招呼道。

    魏叔瑜呆呆的,好半天,才说道:“哦,杜荷你好啊,请问你这里有吃的吗?我昨夜未吃东西,现在有些饿了。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曹。

    老魏,我要退货!

    这是一个吃货啊!

    杜荷心想,你特么是来做事的,还是来搞笑的啊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让人端上来好吃的。

    魏叔瑜也不客气,丝毫没把自己当客人,坐下就开始大快朵颐起来。

    一桌子的菜,杜荷一筷子没动,全都进了魏叔瑜的肚子。

    眼看魏叔瑜吃饱喝足,杜荷便问道:“魏兄,你爹可是把你交给我了,让我好好给你找点事做,不过,我可不知道你会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会什么?我会吃饭!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特么在逗我?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除了吃饭!”

    “噢,那我会睡觉!”

    “……尼玛!”

    杜荷想打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啊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些呢?”

    “我会画画!”

    “哦,没想到魏兄多才多艺啊?”

    “我都带来了!”

    魏叔瑜丝毫不认生,从袖子里就拿出一叠纸,放到桌上,骄傲地看着杜荷。

    杜荷打开一看,差点当场暴走。

    你大爷啊!

    你这也叫画画?

    本少爷用脚丫子都画的比你好啊!

    只见那一张张纸上,花里胡哨的,跟墨团似的,鬼画符,根本没人能认得出。

    见状,魏叔瑜只是露出憨厚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六十四章 地主家的傻儿子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