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史台。

    魏徵一进门,就有官员向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魏大人,听说你将二公子送去了鄠县?”

    魏徵点点头。

    此事,不过是早上才发生的。

    才几个时辰过去,就有人知道了?

    “糊涂啊,”那官员痛心疾首地说道,“魏大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杜荷的为人,杜荷那小子脾气臭的很,而且唯利是图,你把二公子交给他,以二公子的性子,只怕要吃大亏啊……唉!”

    其他御史台的官员过来,得知此事,都纷纷劝诫魏徵赶紧将人带回来,否则只怕要吃大亏。

    一个人,两个人……整个御史台的人,都在劝诫,魏徵心里也有些没底了。

    他决定,晚上回去就问问福安。

    不行,就不去了吧。

    在家呆着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李二朝中大佬到御书房议事。

    众人却都知道了此事,纷纷劝魏徵不要冒险。

    就连李二,也说道:“玄成,福安的性子,朕是知道的,你让他去鄠县,只怕不是一个好决定啊!”

    这下,魏徵彻底反悔了。

    等离开皇城,他急匆匆回到魏府,急忙找管家问道:“二少爷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管家说道:“回禀老爷,回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嗯?回来过?难道又走了?”魏徵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管家说道:“老爷,两个时辰前,二少爷回来了,收拾好东西,却又离开了,我问他何去?他说去鄠县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魏徵面色一变,赶紧让人准备车马,往梦幻集团赶。

    等他赶到梦幻集团,才得知,杜荷已经离开梦幻集团,去鄠县上任去了。

    只怕这时候已经快到鄠县了。

    管家小声说道:“老爷,此去鄠县,用不了多长时间,咱们去追吧,将二少爷追回来。”

    魏徵叹息一声,说道:“罢了罢了,若是此时去鄠县,说不得又要被人笑话,希望福安吉人自有天相吧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魏徵心中五味杂陈,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是错还是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县城城墙遥遥在望。

    车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远处,一匹健马飞奔而来,马上的人大喊道:“等等我,等等我!”

    车队的人全都回头眺望。

    马车上,杜荷掀开帘子,问道:“怎么回事?怎么停下了?”

    张俭拍马过来,说道:“少爷,有人……好像是魏二公子!”

    蹄蹄哒。

    蹄蹄哒。

    马蹄声由远及近,马上的人,正是魏叔瑜。

    魏叔瑜穿着短打,背着一个行囊,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骑着马,来到马车边,擦擦额头的汗水,兴奋地说道:“总算赶上了!”

    杜荷疑惑道:“魏兄,想必你也收到我的书信了吧?书信上说,后日之前赶到鄠县即可,你怎么风尘仆仆就追了上来?”

    魏叔瑜露出憨厚的笑容:“我我……我不认得路!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这理由好强大。”

    不过,这魏兄,实在人啊!

    杜荷今日赶赴鄠县上任,原本,还想带着从六部借来的人马一同前来,哪知道,根本没人愿意跟随。

    于是他直接以鄠县县令的名义,送出了一封封书信,要求所有人,后日之前必须赶到鄠县。

    而魏叔瑜,却是最积极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魏兄的精神,让人佩服,既如此,便一道进城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车队重新出发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大队人马就进了鄠县县城。

    只见这县城不及长安城一半高,许多地方,已经裂开,年久失修,只怕一场大雨过来就要坍塌了。

    进了城门,却见街上空荡荡的,和热闹的长安城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但是,抬头看去,在一个个巷子中,却是充满了不少的流民,这些人一群一群地聚集在一起,蜷缩在墙角,穿着破烂,面如菜色。

    有人看见车队,想要过来乞讨,可一看见这些凶神恶煞的护卫,顿时就缩了回去。想必是没少挨揍过。

    “仇万嘉,作孽啊!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,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杜荷忍不住骂道。

    马周点点头:“仇万嘉担任鄠县县令十多年,却是将鄠县都掏空了,最过分的是,这家伙,将百姓的土地,全都设法买走,民以食为天,百姓失去了土地,就失去了命根,失去了安身立命之本,只能无家可归,流离失所啊,其实,大部分青壮年,都已经流落到长安城或周边地方了,剩下的,却都是拖家带口,或者妇孺老幼,他们走不了,便只能在此等死!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杜荷重重地一拳,砸在马车柱子上。

    “鄠县近年来,无病无灾,可大理寺查办仇万嘉之案后,发现鄠县县衙的账上,竟然一分钱都没有,粮仓里没有半颗粮食……”马周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车队已经来到了县衙。

    说是县衙,其实就是几座破房子。

    看上去有三五年没有修缮了。

    马周哭笑不得地说道:“据说,仇万嘉为了表示自己爱民如子,是一个十足的清官,所以这县衙从未修缮过,而他自己,却是从未到过县衙,都是在自己的府邸公干。”

    在来之前,马周就知道自己跟随杜荷到鄠县,责任重大,所以提前有了准备,对各方面的情况还算比较熟悉。

    “破就破吧,能住人就行,所有人,立刻安顿下来,生火做饭,然后开始干活!”杜荷大声吩咐道。

    此次,杜荷带来了梦幻集团的三十多人。

    除了马周,还有张俭,陆远,吕布等人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将物资卸下,各司其职地忙碌起来,天黑之前,破败的县衙后院,便升起了寥寥炊烟,随即便有饭菜的香味传来,这县衙,终于有了几分生气。

    杜荷带着众人吃了饭,杜荷便将马周和张俭叫到屋子中。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既然我答应陛下来做这鄠县县令,便要说到做到,眼下,最要紧的便是这些流离失所连饭都吃不上的百姓,是以,当务之急,必须搞清楚到底有多少人,才好对症**,最好能在短时间内弄出一份名册来!此事,就要拜托老马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,宜早不宜迟,我这就带人去县城之中看看!”马周是个急性子,一刻都等不了,立即便带人出发了。

    等马周离开,张俭才奇怪地说道:“少爷,咱们不会真要做好事不留名吧?傻子都知道,陛下之所以找你,无非就是看中你有钱,咱们,难道真要将梦幻集团的钱,拿来救济这些百姓?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六十五章 上任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