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荷大义凛然地说道:“则成,你这人,哪儿都好,就是思想太狭隘了,没有为国为民的情怀,本少爷乃是鄠邑县公,这鄠县,按说是本少爷的封地呢,再说,我深受皇恩,难道眼下能见死不救吗?莫说是拿梦幻集团的钱来救济百姓,就是将梦幻集团全部赔了,我也不会有半句怨言,我就是这么一个人,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!”

    杜荷说的铿锵有力,抑扬顿挫,富有感**彩。

    简直太伟大了!

    张俭小声说道:“少爷,这儿,没有别人!”

    杜荷赶紧往周围看了看,的确,除了张俭,再也没有别人了。

    他嘿嘿地笑了起来:“妈的,此事,本少爷是被坑了啊,不过,本少爷的原则是啥?”

    “赚钱?”

    “不,是不做赔本的生意?你以为本少爷傻啊,明知道是个坑还往里面跳?鄠县这个地方,别人看不上,但这里,可是隐藏着巨大的机遇啊,你想,仇万嘉在此经营十多年,为何大理寺查抄他家,只查抄出十几万贯,剩下的钱,地产,哪儿去了?本少爷粗略估计,仇万嘉此人,只怕还有秘密……”杜荷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俭一愣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才是自家少爷的风格啊!

    “少爷,高啊,原来你是打的这主意,我就说,少爷你这祸害之名,不白来!”张俭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怎么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张俭赶紧改口:“少爷的高尚,我等不懂,天下人也不懂,少爷是金钱如粪土,怎么可能看得上仇万嘉那点钱和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,”杜荷满意地点点头,这小子是个可塑之才,“所以,咱们一明一暗,老马负责明,你负责暗,把毒牙的人都派出去,一是追查仇万嘉钱和地产的下落,二是尽快将鄠县当地的士族都给打听清楚,接下来,本少爷要干一番事业,可离不开这些士族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张俭立即明白杜荷的意思,答应一声,便赶紧去准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杜荷刚准备停下来歇一歇。

    却见马周急匆匆回来了,脸色有些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老马?”杜荷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马周说道:“别提了,鄠县的百姓,对我们十分抵触,我派人去登记他们的姓名,却被那些人打了出来,不说是鄠县县衙还好,一说县衙,那些人又要打人,还好咱们的人跑得快,不然非受伤不可,仇万嘉造孽啊,想来这些百姓,都受官府欺压已久,怨气重重啊,眼下,就算咱们说是救助百姓的,也不会有人相信啊!”

    杜荷闻言,心中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此事,急不得,把咱们的人撤回来吧,明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,本少爷累了,累了就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马周:“……”

    马周无奈,只能将派出去的人,全部弄了回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一早。

    张俭将一份名册放到了杜荷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这名册,便是鄠县县城内的比较大的士族名单,名单很详细,包括士族的来由,存在时间,族长姓名,经营什么产业,有多少人口等,事无巨细,凡属于毒牙能查到的,都写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杜荷粗略翻看一眼,说道:“这些,都只是皮毛而已,则成,我马上写信,你负责送到各族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间,一封封书信就写好了,并落下了杜荷的大名。

    信的意思,大概就是杜荷初来鄠县担任县令,以后有许多仰仗大家之处,所以,特意邀请大家到县衙一叙。

    在信中,杜荷指明了要各族的族长或者家长来赴约。

    时间便定在今日的午时。

    随后,一封封书信被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城南。

    陈家。

    “爹,新来的县令,竟然要邀请你去县衙一叙,看来,这县令对咱们陈家待遇不一般啊!”一个年轻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上首坐着的,正是陈家家主,陈一发,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陈一发目光如炬,说道:“此事,只怕没这么简单,你可知,这新来的县令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乃是当朝鄠邑县公,右相之子,杜荷!不过,杜荷却只有十六七岁。”

    “来头这么大?开国县公,竟然来担任县令,朝廷是疯了吧?爹,朝廷不会是因为仇万嘉,放弃鄠县了吧,竟然派了一个孩子来担任县令,真是笑死人,一个小毛孩而已,爹,大可不必理会他……”年轻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陈一发却是摇摇头:“不,不但要去,还是我亲自去,几日前,长安便来信了,让我不要小瞧杜荷,今日,正好去看看这杜荷是何方神圣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家。

    “切,新来的县令而已,还邀约?让管家去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家。

    “是去呢还是不去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人愿意赴约,有人拒绝,有人还在犹豫。

    午时,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杜荷发出去二十封信,前来赴约的,却只有十三个人。

    这十三个人中,只有五个是家主亲自前来,其余的要么是派管家来,要么是派子嗣来,更有甚者,派了一个看门护卫来的。

    这些,杜荷都让张俭一一记下。

    杜荷招呼大家到后院之中,露天而坐,让人上了梦幻集团生产的清茶。

    众人喝了,都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“县公这茶,我等可是第一次喝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好茶!”

    大家都不知道杜荷的脾气,只见杜荷是个孩子,心中不免产生了轻视之意。

    根本无人相信杜荷是靠自己的本事获得的爵位,大家都以为杜荷能有今天的地位,都是拼爹呢。

    杜荷笑眯眯地看着众人,说道:“本官初来乍到,以后,可还要多多依仗诸位啊,诸位,你们才是鄠县的根本啊,你们安定,鄠县就安定,鄠县安定,本官就安定了,本官安定了,陛下便安定了,然后,天下太平,诸位,大唐能有今日的太平盛世和明日的繁荣富强,你们,居功至伟啊!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随即全都乐了。

    这鄠邑县公,说话还挺好听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大家便熟络了。

    眼看杜荷与大家谈笑风生,没有任何架子,众人更加认定,这小子,就是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,根本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这时,杜荷才说道:“诸位,今日请大家来,却是有一件大事,需要大家帮忙啊!”

    说着,杜荷便庄重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六十六章 邀约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