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都瞪大眼睛,看着杜荷,不是认真,而是好奇。

    没想到,堂堂的鄠邑县公,竟然这么年轻,这就是个孩子啊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个开国县公啊!

    有个好爹,真是不一样啊!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大唐刚立国不久,李二陛下对爵位还是很舍得的,朝中就有一大批贵胄子弟拥有爵位。

    是以,这爵位的含金量,其实没有宋明时期那样珍贵。

    自然,大家对杜荷便没有那么尊重了。

    陈一发率先问道:“不知,县公找我等,有何要事需要帮忙?但说无妨,只要我等能帮上忙的,绝不会推辞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县公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人们稀稀拉拉地说道。

    杜荷微微一笑,说道:“都说鄠县好人多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那我就直言不讳了,今日,乃是本官上任之际,可是,当本官走进鄠县县城,却是触目惊心啊,诸位可曾知道,这鄠县县城的城墙,已经年久失修,摇摇欲坠?如此,实在太危险了,若是有人经过,说不得就要出事,若是最后坍塌,那诸位的家眷、财产都在城中,到时候要是城外的强人进来,又如何是好?是以,本官身为鄠县县令,决不能坐视不理,理应担负起这修建城墙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“县公果然深明大义!”

    “好主意!”

    “为民造福啊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夸赞。

    却见杜荷脸色一边,痛心地说道:“……可是,本官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,这县衙的仓库,没有半颗粮食,没有半文钱,要想修建城墙,谈何容易,是以,今日请大家过来,便是想与大家商议一下,你们都是鄠县德高望重之辈,受到百姓爱戴,现在,城墙有难,你们可不能坐视不管,所以,大家有钱的出钱,有粮的出粮,有人的出人,咱们把这事办了,如何?届时,本官一定会在陛下面前,为大家请功!”

    说简单点就是,老子要修城墙,但是没钱,这钱,只能你们出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里,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若非顾忌杜荷的身份,不少人都要骂娘了。

    好几个家伙之前还笑嘻嘻的,现在却是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“县公,我娘子要生了,我先走一步!”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站起身来,说了一身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我头痛,告辞!”

    “我腿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家牛要死了,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只见一个个家伙站起身来,找了各种奇葩的理由,头也不回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陈一发也站起身,抱抱拳转身要溜,哪知道,慢了半拍,被杜荷一把抓住了袖子。

    杜荷热情地说道:“哎呀,这位就是陈家主吧?我与你一见投缘啊,别人都走了,咱们再聊聊呗。”

    陈一发一阵尴尬,心知今日自己不出点血,只怕是说不过去,于是硬着头皮问道:“敢问县公,这修缮城墙,需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杜荷掐着指头一算,说道:“大概,需要三十万贯吧。”

    陈一发差点晕倒。

    三十万贯?

    你咋不去抢劫呢?

    就鄠县这小破城墙,二十万贯都可以新建一个了。

    黑!

    太黑了。

    却听杜荷补充道:“这只是第一期,后面还有,全部预计,一百万贯左右吧!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陈一发要*。

    他神色十分不自然地说道:“县公,我等家境贫寒,实在拿不出多少钱,你看,一百贯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……陈家主,从今日起,你就是我杜荷的朋友了,来人,准备酒菜,我要与陈家主痛饮!”杜荷哈哈大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陈一发赶紧推辞:“不了不了,县公我还有要事,先走一步,你放心,一百贯,马上就送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陈一发慌慌张张地走了。

    杜荷摸了摸下巴,说道:“奇怪,为何大家这么怕我,难道我长得太凶狠了?”

    马周有些无语地说道:“钱财,对这些士族来说,就是命啊,想让他们拿钱出来修缮城墙,绝无可能!只怕要让你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杜荷笑了笑:“无妨,一切都在本少爷的预测之中,他们越是不肯拿钱,本少爷就越喜欢,哼。”

    杜荷招了招手,把张俭叫过来:“则成,都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张俭点点头,将一份名册交到杜荷手中。

    这名册分为三类,一是收到书信没有来赴约的,一共七家,来赴约却没有家主亲自前来的,一共八家,只有五家是家主亲自前来,一共二十家,却只有陈家拿出了一百贯。

    杜荷盯着那一个个名字,说道:“不急,咱们,慢慢玩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家。

    陈一发悔恨不已。

    一旁,陈一发的大儿子陈小天懊恼地说道:“爹,你糊涂啊,你怎么能上杜荷的当呢,好了,现在咱们陈家成鄠县的笑话了,别人都没给钱,就你给钱了。”

    陈一发无奈地说道:“要怪,只能怪我这双腿走不快啊,你是不知道,那杜荷虽然是个孩子,可是笑起来跟笑面虎一般,再说,他是鄠县县令,还是鄠邑县公,我若是不答应,万一他不讲理,揍我一顿,可如何是好?一百贯给了就给了吧,反正也没多少钱!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一阵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家。

    后院。

    黄家家主坐在树下,坐在旋转木椅上,身边还有两个小丫鬟在捏肩膀,一旁还有个狗腿子在扇扇子。

    管家在一旁,小声说道:“老爷,果然不出你所料,今日并没有多少人去赴约,而且,那杜荷真是异想天开,竟然想修缮城墙,最后除了陈家给了一百贯,其他人,根本不理会他!”

    黄枚蓼哈哈一笑,说道:“一百贯,打发叫花子呢,哼,你说这朝廷也真是,以前仇万嘉在的时候,我们大家一起发财,和和睦睦,和气生财,现在倒好,仇万嘉死了,还成了贪官,朝廷派了一个毛孩子过来,还想为民造福啊?笑话,哼,别管他,这小子,蹦跶不了几日!对了,明日,找几个人,去煽动一下那些百姓,让他们去县衙闹,闹得越大越好,哼,我们倒要让杜荷知道,这鄠县县令,可不是好当的!”

    “是!老爷,真是高啊!”管家称赞道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见一个小厮急匆匆跑进来,高喊道:“黄老爷,不好了,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六十七章 打发叫花子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