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枚蓼很懵逼。

    他的第三个儿子,因为吃饭不给钱,被杜荷抓到了监牢之中,黄枚蓼便知道,此事,是杜荷故意冲着黄家来的。

    作为连赴约都不会去的黄枚蓼,怒向胆边生,直接集结了一批人手,准备今夜将自己的儿子救出来,反正眼下鄠县乱糟糟一团,到处都是流民,甚至有不少吃不上饭的流民到处抢夺财物,所以他没有任何的担心。

    天黑了,他带着人埋伏在县衙不远处的巷子中。

    此处,距离县衙近在咫尺,甚至连县衙内的动静都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黄枚蓼就等县衙那边安静下来之后动手。

    哪知道,突然冲过来一群黑衣人,不问三不问四,劈头盖脸就开始打人。

    黄枚蓼怒了:“拉着*嘛,给我上,打,打死他们!”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喊杀声四起,大家都打红了眼。

    没有火把。

    月黑风高!

    众人根本看不清对方,甚至连自己这边的人都看不见,只知道打,干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远处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黑衣人冷冷地注视着这边。

    为首的黑衣人,正是杜荷。

    张俭走过来,嘿嘿笑道:“少爷,成功了,这帮家伙,开始狗咬狗了!”

    杜荷不高兴道:“则成,你啊,你怎么能侮辱狗呢。”

    张俭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还剩下五家,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杜荷带着人奔走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就将所有人挑拨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,都不约而同地带着人藏在了县衙周围,这正好给了杜荷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到了后半夜,打杀声才渐渐减弱。

    至于打成什么样,杜荷根本就不关心,因为他早就回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不过,纸是包不住火的,次日一早,此事便已经传遍了,整个鄠县各家士族都知道,昨夜梁家、黄家等七个士族,不约而同都想向县衙发难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七家竟然在县衙周围打的头破血流,反观县衙,好端端的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?

    大家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这也成了鄠县的一个不解之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西南角。

    此处乃是鄠县县城中固定的集市,眼下正是赶集热闹的时候,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墙角下,杜荷抬头,看着那城墙裂开的豁口,足可以塞下一个成年人。

    看上去一阵风吹来都要坍塌。

    他转身,看向魏徵的傻儿子魏叔瑜,认真地说道:“魏兄,你可想好了,万一你躲避不及时,可是有生命危险的,你看见那砖头了吗?比你脑袋还打,你要是被砸中,肯定当场没命。”

    魏叔瑜露出憨厚的笑容:“嘿嘿,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死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死!”魏叔瑜语气很肯定。

    杜荷惊讶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魏叔瑜一脸认真:“我爹说过,我是个傻子,傻人有傻福!”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你赢了。

    杜荷便说道:“好,记住我的话,听到动静,赶紧跳开。”

    虽然魏叔瑜的衣服内,穿着盔甲,但杜荷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魏叔瑜笑着说道:“放心吧,我不傻!”

    这个大傻子!

    杜荷无奈,转身,朝吕布挥挥手。

    吕布点头,转身,走到城墙下。

    蓦地,只见他全身发力,一跃而起,一脚踹在那城墙上。

    随后,吕布一闪身就跑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城墙,突然发出响声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人们,吓得急忙回头,却看见,那城墙开始坍塌了。

    而城墙下,竟然站着一个傻子。

    那傻子竟然还在微笑?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轰隆隆。

    烟尘四起。

    城墙,垮了。

    一只墙角彻底没了。

    有人反应过来:“快,救人!刚才,有人被埋在下面了!”

    有人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集市上的人们,纷纷放下手里的东西,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烟尘散开,大家看见断壁残垣旁,躺着一个人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正是方才那个傻子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还是活的,快,去叫郎中!”

    “救人,快,将他搬过来!”

    众人手忙脚乱,将这倒霉的家伙抬走了。

    远处,人群背后,杜荷惊叹道:“魏兄,真是个厚道人啊。谁说魏兄傻了,你看那演技,演什么像什么,这就是真正的高人啊……则成,迅速把消息放出去,决不能辜负魏兄的一番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!”

    原来,这都是杜荷安排的一场戏。

    导演:杜荷。

    编剧:杜荷。

    演员:魏叔瑜。

    武术指导:吕布。

    非常完美!

    杜荷很满意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消息就传遍了鄠邑县城。

    第一个消息,风雨飘摇的县城西南角,终于坍塌了,而且坍塌的地方还不少,整个城墙的一只角都没有了,现场十分吓人。

    第二个消息,城墙坍塌的时候,有个傻子在下面,被埋在了下面,到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又有消息传来,这傻子不是别人,正是当朝御史大夫魏徵的二儿子,杜荷亲自带人,到医馆中将人带走了,还放下狠话,若是魏叔瑜出事,要让鄠县的人不好过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衙后院。

    魏叔瑜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,正在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杜荷夸赞道:“魏兄,你表演得真是天衣无缝啊,这要是放在以后,那就是最佳男演员,小金人什么的随便拿啊,魏兄,慢点吃,别噎着。”

    魏叔瑜偶尔抬起头来,露出憨憨的笑容,说道:“好吃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他招招手,把张俭叫过来:“则成,找人看住魏兄,他现在是濒死之人,可不能随便露脸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还有,再发请柬,邀请二十家士族来县衙,就说有要事相商。”杜荷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封封请柬,很快从县衙发出,送到了各家士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家。

    “爹,此事,只怕不简单啊!”陈小天说道。

    家主陈一发点点头,沉重地说道:“谁都看得出来,杜荷时隔一日再次邀请各家到县衙,绝对是为了修缮城墙之事,昨日大家都不理会他,但今日,事情可不好说了!”

    “啥?爹,你是说,今日,会有人给钱?”陈小天惊讶道。

    陈一发点点头:“不好说,昨日杜荷将此前未赴约七家士族的人抓到了县衙,昨夜,竟然闹出这么大的乱子,七家打得头破血流,此事,要说和杜荷没关系,鬼才相信,然后今日魏大人的二儿子在被埋在城墙下,听说现在还昏迷不醒,只怕,杜荷要发怒了!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六十九章 最佳男主角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