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家。

    “老爷,这是县衙的请柬,是鄠邑县公杜荷亲自写的!”管家将请柬,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黄枚蓼一只眼睛黑黑的,跟食铁兽一般。

    再看他的右手,竟是被布带吊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在昨夜的混战中,挂彩了。

    甚至牙都被打掉了一颗。

    管家说道:“老爷,送请柬的人还在外面等着,我这就去回复他,就说老爷你有事,去不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管家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黄枚蓼大喊道:“且慢,告诉他,我去赴约,一定准时到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管家愣住。

    之前,自家老爷不是牛气冲天的吗?

    怎么突然就要去赴约了?

    黄枚蓼气急败坏地说道:“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非但没有给杜荷一个下马威,我儿子却还在杜荷手上呢,一切,等儿子回来再说,现在,不宜与杜荷硬碰硬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梁家。

    梁凯的脑门上绑着一块丝绸,只感觉自己脑袋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这时,下人将请柬送来。

    第一反应,梁凯是要将请柬撕了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自己的二弟还在县衙里关着,他就服软了。

    “杜荷,等将我二弟救出来,再与你算账不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晌午时分。

    发出去请柬二十份,二十家的家主,齐刷刷地到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迟到,反而大家都提前半小时到县衙。

    杜荷还没出现,大家都只能聚集在院子中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“哎呀,梁兄,你脑袋怎么了?怎么肿的这么吓人?”

    “黄兄,你这胳膊无大碍吧?”

    对此,黄枚蓼,梁凯等人却是尴尬无比,恨不得赶紧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。

    众人惊讶的发现,昨日未到场赴约的七家,不但来了,而且其中还有四个家主是挂彩的。

    大家想到昨夜的打斗,便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诸位,请你们到大堂中就坐,我家少爷马上就来!”一个护卫过来,向众人宣布道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,纷纷往里面走,来到大堂之中落座。

    这时,杜荷从外面走进来,到主位坐下,脸色阴沉,杀气腾腾!

    众人看见杜荷虽然年轻,眉宇间却有一种超越青年人的成熟,霹雳的眼神,竟让人不敢直视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杜荷猛地一拍桌子,吓了众人一条。

    随即开口说道:“诸位,御史大夫魏大人的儿子,我的好兄弟,魏叔瑜,此刻还在后院之中,浑身重伤,昏迷不醒,只怕要凶多吉少,这一切都是因鄠县城墙年久失修导致,本官早有先见之明,昨日亲自邀请大家到县衙商议这修缮城墙之事,不曾想,这等利国利民之大事,竟然有人连面都不露,这是未将本官放在眼里啊,也就是不把陛下放在眼里,偌大的鄠县,竟然只有陈家主捐献一百贯来修缮城墙,本官痛心啊!”

    众人不说话。

    梁凯等人故意不看杜荷。

    杜荷微微一笑,说道:“本官已经草拟好了奏折,就说这鄠县城墙年久失修,本官已经召集诸位商议,响应廖廖,导致城墙坍塌,砸死了魏大人之子魏叔瑜!你们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!

    *!

    实在是太*了!

    城墙年久失修,此乃你杜荷之事,谁让你是鄠县县令呢?

    可现在竟然把责任推给了我们?

    天下还有这样*的事吗?

    关键是此事确实发生过,杜荷这样说却是没错!

    “县公,这样,似乎不太好吧,我等捐钱修城墙,乃是做好事,就是不捐钱,也没违背道义吧,你这样说,岂不是将魏叔瑜被砸之事,全部推给了我等?”张家家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也觉得县公如此做有失体统!”

    “县公三思!”

    “县公,若将这责任推卸给我等,确实不妥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响应张家家主。

    杜荷嘴角冷笑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张家家主。

    张家家主年逾五十,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,早年间被流匪捉住都没眨过眼,此刻对上杜荷的眼神,竟然一下就慌了!

    杜荷冷声道:“敢问,张家家主,你捐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自然没捐!”张家家主倒是很老实,整个鄠县,就只有陈家家主陈一发捐了一百贯,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杜荷一拍桌子,怒道:“你一文钱未捐,那你说个鸡毛啊,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!”

    张家家主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不是欺负人吗?

    一点礼貌都没有!

    只见杜荷又看向方才附和张家家主的那些人,问道:“你们有谁捐了?”

    这几个人纷纷低下头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杜荷又桥桌子。

    他自己都怀疑这个习惯是不是受李二传染的。

    众人被吓一跳。

    梁凯冷冷地说道:“县公,我可以明确告诉你,我梁家近年来生意一落千丈,一日不如一日,若要我捐钱,我也是乐意的,我马上就可以拿出1文钱捐献,就当是造福百姓了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一文钱?

    大家心想,梁凯可真大胆啊!

    陈一发捐了一百贯,都被说是打发叫花子。

    那梁凯捐一文钱算啥?

    不少人偷偷看向杜荷,想看看杜荷会作何反应!

    却见杜荷不急不躁,喝了一口茶,笑说道:“这位就是梁家主吧,听闻你与仇万嘉是结拜兄弟,生死之交,不知道这些年来你收了仇万嘉多少好处啊!”

    梁凯内心一动。

    他和仇万嘉结拜,此事非常隐秘,只有他身边最亲近的人知道,连朝廷大理寺都没查出来,杜荷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恢复了镇定,笑着说道:“县公可真会开玩笑,此事,子虚乌有,在下只是一个百姓,如何能高攀仇万嘉县令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杜荷笑道,“那县城往北五里地,有二十亩水田,价值几百贯,为何你只花了五十贯就从百姓手中买到了?那些*的百姓,又是如何缄默其口的?”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梁凯右手忍不住颤抖,将旁边的杯子一下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此事,杜荷竟然也知道?

    此事,可是比与仇万嘉结拜还隐秘啊,都是仇万嘉一手操作,表面看起来与他无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这家伙,,。,还是人吗?

    梁凯愣住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张开嘴巴,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七十章 这家伙是人吗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