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凯不说话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梁凯的反应,似乎也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杜荷从身后拿出一本册子,微微一笑,淡淡地说道:“诸位,昨日本官收到这么一本册子,上面不但有梁家主和仇万嘉结拜的证据,还有各位此前和仇万嘉往来的账目,你们想看看吗?”

    众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一个个狠狠地盯着那册子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杜荷猛地一扔,册子便飞到了几个家主旁边。

    这几人急忙拿起来稍微一翻阅,顿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因为这上面,事无巨细,全都记录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而这些事,原本都是大家以为没有人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中年胖子突然疯了一般站起来,咔嚓咔嚓地将册子撕碎,然后往嘴巴里塞。

    这家伙跟饿死鬼一般,仿佛那带着油墨的册子是绝美的佳肴。

    杜荷见状,并没有生气,反而饶有兴趣地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,是个狠人!

    胖子好不容易吃完,整个人噎得面红耳赤,差点就一口气喘不上来,抓起桌上的茶杯喝完还不过瘾,竟然将茶壶都端起来往嘴里灌,这才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胖子得意地看着杜荷,哈哈一笑,说道:“县公,你方才说的什么,我怎么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众人面带笑意。

    这证据都被吃掉了,还说个屁啊。

    狠,太狠了啊!

    梁凯暗暗对胖子竖起了拇指。

    你就是大家的英雄啊!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***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杜荷缓缓站起身来,竟然在鼓掌。

    “周家主,本官敬你是条汉子,本官以前只知道有人吃屎,没想到还有人吃账本,今日一见,确实是惊呆了,既然周家主这么喜欢吃账本,那么,今日就吃个够吧……”杜荷的声音有些冰冷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门口突然出现两个魁梧的汉子。

    两个汉子抬着一个大箱子,哼哧哼哧地走进来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箱子打开,满满的全是账本,和方才那本,一模一样,内容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周家主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这……竟然有这么多?

    那自己费那么大劲干嘛啊?

    杜荷一挥手:“请周家主吃账本!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!”

    两个魁梧的汉子上前,猛地将周家主拿下,弄到箱子边,一个汉子摁住,另一个汉子便开始撕碎账本往胖子嘴里塞,当然,这二人身为杜荷的得力手下,做事还是很很贴心的,时不时地还给周家主灌点水,不过是滚烫的热水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周家主被烫的浑身颤抖,发出呜咽声,不多时间,嘴唇都被烫起了一个个水泡。

    众人看了,无不变色。

    这杜荷也太狠了吧!

    有人想要离开,可是一抬头,却看见门口不知什么时候,站满了十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杀气腾腾的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大家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

    眼看账本吃下去五本,周家主却是眼睛一翻,竟然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杜荷淡淡地说道:“本官做事,一向公道,而且喜欢以理服人,当然,前提是大家都尊重我,周家主当着本官的面,将这账本吃掉,这是向我示威呐,哼,不给本官面子,本官又何须给他面子?”

    众人心头一跳。

    再也不敢轻视杜荷。

    这家伙虽然年少,但做事可谓是心狠手辣,不讲情面,比当初的仇万嘉之类可狠太多了。

    只见杜荷站起身来,拿起账本,拍拍手,说道:“本官老实告诉你们,今日傍晚,这账本和之前的奏章,将会送往长安,此去长安,快马也不过半个时辰,届时,陛下是派大理寺来查,还是派刑部来查,那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,你们好好思索一下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杜荷转身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堂之中,却是一下乱了套。

    来之前,大家都信心满满,以为能忽悠杜荷一通,哪知道杜荷不按常理做事,几板子打下来,把大家都打蒙了,尤其是那账本,若是被送到宫中,皇帝陛下愤怒之下,搞不好大家连自身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“陈家主,你说,这可如何是好啊?”

    “梁家主,你一向是我们的主心骨,这回可要出面与县公好好商量一下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账本,可不能送出去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商议。

    可是,谁也没有好办法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,笑眯眯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男子走进来,朝大家拱了拱手,笑眯眯地说道:“诸位,自我介绍一下,在下马周,乃是鄠县县令秘书长,辅助鄠邑县公治理鄠县,方才的事,我已有所耳闻,不知,各位家主,可想到了什么好的解决之法?”

    马周?

    众人一惊?

    马周可太有名了!

    不是因为马周此前担任朝廷命官,而是这家伙受到侄子牵连,差点被砍头,当时在整个大唐都闹得沸沸扬扬,鄠县更是许多人都知道此事,甚至有许多人还在为他惋惜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马大人!”

    “失敬失敬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起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马周文质彬彬的样子,看上去让人如沐春风,和凶神恶煞的杜荷比起来,简直跟活菩萨一般。

    马周笑呵呵地说道:“诸位可不要再称呼我为马大人了,我早已不是朝廷命官,更是被便为庶民,永世不得做官,我如今只是县公的助理而已,也就是秘书长。”

    “这秘书长是什么官职?”大家都诧异。

    马周解释道:“这是县公新设立的一个职位,并不属于朝廷设立的官职,俗话说起来,就是辅助县公打理一些杂事而已,论起地位,我甚至不如在座的诸位。”

    你看看,人家马周说话,多么谦逊啊。

    哪像杜荷,一言不合就喂人吃账本。

    因此,不到片刻,马周便和大家打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这时,陈家主说道:“马秘书,实不相瞒,方才县公拿出的账本之中,在座的诸位,都有一些与仇万嘉不正当的往来,若是这账本到了朝中,只怕会引起轩然*,鄠县必然大乱,届时,遭殃的还是广大百姓,是以,马秘书,还请你再劝劝县公,请县公以大局为重,此事,是否能缓一缓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陈家主说的没错!”

    “对啊,遭殃的是百姓!”

    “此事,只有拜托马秘书了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附和,殷切地看着马周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七十一章 一言不合就吃纸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