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城。

    妙仙楼,乃是长安有名的酒楼。

    此刻,天字一号房间内,却有十二个青年齐聚在一起,觥筹交错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这十二人,都是长安城中非富即贵之人,而且他们都是吏部的官员,原本在吏部呆的好好的,却是被陛下安排去了鄠县,辅助杜荷这个县令,众人一想及此,便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今日,便是杜荷要求大家赶往鄠县的最后期限。

    可是,根本没人当回事。

    十二个人,反而齐聚在妙仙楼,准备一醉方休。

    “诸位,你们真打算去鄠县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吗?”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有人说道:“说实话,我并不想去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去,我是我们家老头子非要逼着我去,还说要是不去,就是抗旨不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问题的关键便在这里,此事陛下虽然没有下旨,却是知情的,我等若是不去,那就是抗旨,少不得要被家中收拾一番!”

    “鄠县,咱们得去,不过,可不能这么快就去,杜荷不是让我等今日就必须到鄠县吗?好啊,那咱们后日再去,看他能如何,到了鄠县,杜荷也休想让我等干活,我等每日逛逛街,吃吃饭,倒也是美事一桩!”有人突然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支持!”

    “赞成!”

    这这一提议,得到了众人的响应。

    时间匆匆而过,已经到了杜荷规定的时间之后第三日。

    这十二人,才相约着从长安城出发,晃晃悠悠地往鄠县赶。

    十二人,竟然带着二十多辆马车,还有丫鬟下人等,浩浩荡荡,足有五六十人。

    早晨从长安出发,傍晚才晃悠到了鄠县。

    来到鄠县破破烂烂的城墙大门口,众人又是一通抱怨。

    “原本以为这鄠县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没想到,竟然是个连鸟都没有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在这种地方待上几日,人都要疯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明日就要回去,杜荷不答应也得答应!”

    大家议论纷纷,然后即将走进县城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门口,却是被拦下了。

    只见守城的乃是七八个汉子,身着便服,手提棍棒,气度不凡。

    众人眼看不能进城,都怒了。

    为首的一个青年,大骂道:“瞎了你们的狗眼,你们不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那几个汉子摇头。

    青年怒道:“哼,我乃当朝司空长孙无忌的侄子,长孙红从,你们睁大眼睛,好好看看!连我都敢拦,你们不想活了吗?我等都是受陛下差遣,来鄠县助杜荷一臂之力的,杜荷呢,去把他叫来,我等舟车劳顿,从长安赶来,却不见杜荷亲自前来迎接,这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汉子见状,说道:“对不住了,长孙公子,县令大人有令,尔等已经迟到了三日,鄠县不需要你们这些人,你们,请回吧!”

    请回?

    大家都有些傻眼!

    虽说没人愿意来鄠县,可此时毕竟是朝中安排的,若是就这样回去,无法交差不说,只怕还要被笑话死去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勃然大怒,举起马鞭,要抽那说话的汉子,却被对方一把抓住,“长孙公子,县令说了,此地乃是鄠县,不是长安,由不得你们胡来,你们,请回吧……来人,关门!”

    轰隆隆。

    破旧的大门关上。

    十二个家伙,就被关在了城门外。

    众人全都大惊。

    “长孙公子,现在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咱们总不能真的回长安吧,到时候,朝中怪罪不说,就是咱们的面子也挂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“杜荷,实在可恶!”

    大家议论纷纷,全都看向长孙红从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无奈地说道:“此事,我将来一定会禀告我叔父的,哼,定要杜荷吃不了兜着走,只是眼下咱们不能走,否则就是怕了杜荷,杜荷不是不让进城吗,咱们就在这等着,看他什么时候开门,明日若是他出城迎接,咱们不进去便是,除非杜荷向咱们道歉!”

    “对,杜荷必须道歉!”

    “杜荷要是不道歉,我等便不进去了!”

    众人便将车马聚集在一起,在城门下等待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天黑了。

    城内亮起了灯火。

    炊烟升起。

    阵阵香味传来,原来是城内的人家开始生火做饭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等人,肚子咕咕叫了起来,却是没有任何吃的。

    这帮家伙虽然车马齐全,却都是用的,玩的,并未准备吃的。

    眼下,都饿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让人朝着城内喊话,想要弄一些吃的,可是根本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饥饿之外,温度竟然慢慢降下来,越来越寒冷。

    大家见状,只能将马车拆了生火取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县衙。

    马周问道:“难道,真要将这帮家伙放在城外,万一出什么好歹?”

    杜荷摇头:“不会出什么好歹,再说我已经让则成带人去盯着了,这帮二世祖从小养尊处优,吏部把他们扔给我,不是他们有用,恰恰是他们无用,而且擅长惹麻烦,可惜,鄠县不养闲人,这帮家伙来了,就必须干活,要想让他们干活,首先就要杀杀他们的威风,包括六部的那些官员也一样,不给他们点颜色,他们还真以为本少爷不是开染坊的呢!”

    马周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帮家伙,惹谁不好,非要招惹杜荷呢。

    这下,只怕要倒霉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后半夜,能烧的马车,都烧完了。

    越来越冷,长孙红从等人无奈,只能让人将剩下的马车全部弄来烧了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车队,一下变得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天亮,本以为城门会打开,可是直到日上三竿,城门也是紧闭的状态,根本没有打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等人顿时就慌了。

    白天倒是不冷,可是禁不住大家都饿啊。

    有两个同仁甚至都已经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有让人朝城内喊话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出现在城楼上,正是马周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看见马周,大喜过望:“马大人,快救救我等,给我们来点吃的,不然要被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马大人,救命啊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喊道。

    马周却是微微一笑,说道:“诸位,你们的心情我理解,只是这里是鄠县,不是长安,所以是县令说了算,不过,我已经为大家求情,杜荷答应,可以放你们进城,不过进城之前,要将这条约签了,你们看如何?”

    说着,马周一挥手,让人将一箩筐的条约吊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七十三章 杀杀威风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