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孙红从等人拿起那条约一看,顿时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只见上面的内容很简单:

    本人:xxx,自愿进入鄠县,辅助鄠邑县令杜荷治理鄠县,一切但凭县令安排,上刀山下火海,在所不辞,如有违约,赔偿违约金一万贯方可离开鄠县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一旦进入鄠县县城,一切便不能由自主了,而要离开,却要交一万贯。

    众人大怒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“简直是欺人太甚,我等乃是受陛下之命来鄠县造福百姓的,能来都算给杜荷面子了,没想到杜荷竟然如此对待咱们,真是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“长孙公子,你是大伙的主心骨,你说吧,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打道回府,回长安,去*杜荷!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。

    这时,却见城楼上,杜荷出现了。

    杜荷穿着锦衣华服,手里握着一支肥的流油的大鸡腿,一边啃,一边大声说道:“诸位,你们远道而来,可不容易,本少爷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丰盛的佳肴,签了条约吧,签了就可以进城吃大餐了,有鲜羊肉,还有驴肉,鸡肉,你们要是转身走了,本少爷一个人如何吃得完?”

    说着,杜荷便埋头开始啃鸡腿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等人本就饿的眼冒金星,眼下更是口水都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有人说道:“长孙公子,要不,咱们先进城吧,至于这条约,先签了就是,就算到时候咱们走了,杜荷也未必敢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”长孙红从点点头,率先签下了条约,“没错,咱们先进城,如今,咱们已有二人晕倒,赶回长安,说不定凶多吉少!”

    有他带头,其他人也不再犹豫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大家都签下了合约。

    杜荷将手中干干净净的鸡骨头一扔,“开门!”

    轰隆隆。

    破旧的城门打开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等人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看见杜荷,大家便流着口水,纷纷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杜荷,大餐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要吃驴肉!”

    “快,我饿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和马周在前带路,很快将众人带到了县衙附近的一块空地上。

    只见这空地上,燃烧着一个巨大的柴火堆,柴火哔哔啵啵地燃烧着,周围有几张破烂的桌子,此外,别无他物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等人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说好的大餐呢?

    鸡肉,羊肉呢?

    杜荷这个骗子。

    “杜荷,美味佳肴何在?”有人带着哭腔,问道。

    杜荷拍拍手。

    随即,只见巷子中走出来一队人马,有人牵着羊,有人牵着驴,有人拿着鸡,有人拿着铁锅,有人拿着菜刀……

    杜荷笑眯眯地说道:“诸位,既然到了鄠县,那就要入乡随俗,如今,本少爷是鄠县县令,准备与整个鄠县的百姓约法三章,这第一条,便是不养闲人,俗话说,上行下效,诸位既然都是县衙的人,理当遵守,今日,佳肴自然是有的,不过需要你们自己动手……来吧,让我看看你们是否有做厨师的天赋。”

    简单说就是,食材都准备好了,你们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大家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却见杜荷的手下人将那些活的鸡、羊往地上一扔,将菜刀塞到长孙红从等人手中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有人怒喊道:“杜荷,你太过分了,我不吃了还不行吗?我要去酒楼吃饭,我有钱,我不受这个气。”

    一个青年哐当一下将手中的工具砸在地上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晚了,自打你们签条约的时候,本少爷已经让人将你们的车马行囊全部拿走了,代为保管,现在你们身无分文,你们的仆人,已经被打发回去了,你们只有靠自己的双手吃饭,否则,只能饿死在这鄠县县城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环顾四周,果然发现自己带来的下人全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行李,可全都在马车上呢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这是羊入虎口啊!

    杜荷看了看众人,又说道:“本少爷已经打过招呼,这鄠县所有的酒楼,客栈,都不会收留你们,城门已经关了,你们要想吃饭,就自己动手,否则,就等着饿死吧。老马,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杜荷叫上马周就走了。

    二人往前走,马周忍不住问道:“这样,会不会苛刻了一些,这些人,可都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之辈,而且出身不简单,若是把他们弄出个好歹,到时候不好向朝中交代啊!”

    杜荷无所谓地摆摆手:“反正是高士廉让他们来的,出了事,吏部顶着,咱们怕个啥,哼,这帮二世祖想来鄠县白吃白喝,这是白日做梦,鄠县不养闲人,这一条绝对是不会改变的!走,老马,跟我钓鱼去!”

    马周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都这时候了,杜荷还有闲心去钓鱼?

    鄠县县城可还有三万多百姓无家可归,连饭都吃不上啊,难道他一点都不担心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衙附近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等人大眼瞪小眼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没动。

    咕咕咕。

    大家的肚子倒是很默契,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问道:“谁会杀鸡?”

    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谁会宰羊?”

    依然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这帮家伙,从小锦衣玉食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有些人甚至连穿衣服都不利索,让他们杀鸡宰羊,难于登天。

    更别提杀驴了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仰天长啸:“难道,我等真要被饿死在这鄠县县城吗?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青年站出来,说道:“长孙公子,杜荷给咱们米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大家一愣。

    这青年名叫侯毅,字元福,正是兵部尚书侯君集之子。

    侯毅解释道:“我……我不会杀鸡,不过,我会煮粥,不如我们先吃点粥吧,不然只怕要被饿死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好如此了!”

    “侯兄所言极是!”

    “有粥吃也不错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赞同。

    眼下不要被饿死就万事大吉了。

    侯毅说干就干,将大铁锅拿过来架上,又去打来一桶水,准备好米。

    不过,他却站住了,回过头来,问道:“这煮粥,是先放米,还是先放水?”

    众人差点晕倒。

    敢情你也不会啊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七十四章 上任第一课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