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放米,还是先放水?

    这道题,对侯毅等人来说,不亚于世界难题,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差不多。

    众人眉头紧皱,苦苦思索。

    最后,长孙红从说道:“或许,是先放米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

    “长孙公子这一说,我倒是想起来了,是先放米,吃粥其实就是吃米,米比较重要!”

    “子曰,克己复礼为仁,吃米就是仁!”

    有人竟然开始胡说八道,纷纷拍长孙红从的马匹。

    侯毅有些疑惑,不过还是点点头:“那就是先放米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将袋子中的米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。

    火越烧越旺,铁锅被烧的通红。

    只见锅底的米,一眨眼就被烧糊了,漆黑一片,冒出了阵阵浓烟。

    “啊,着火了!”

    “糊了,快救火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手忙脚乱,端着水桶,开始灭火。

    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总算把火扑灭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灰头土脸的,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有人开始破口大骂杜荷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侯毅却高兴地站起来,说道:“我知道了,是先放水!”

    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,侯毅便重新架起铁锅,生火,放水。

    等水开了之后,他便将剩下的米全部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,水还没烧开呢,水已经干了,侯毅又倒水进去,如此重复几次,等水烧开之后,总算闻到粥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只是,当大家端着碗打上的时候,吃一口,才发现,这哪里是粥啊,软绵绵的,跟吃泥巴一般,实在太难吃了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当场就呕吐了。

    侯毅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这时,杜荷和马周去而复返,二人手中各自拿着一条烤好的烤鱼,金*,香味扑鼻,一边吃一边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侯毅等人看了,再看看碗里的粥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人过的生活吗?

    太难了!

    杜荷走过来,看了一眼锅中不能称之为粥的东西,面色一沉,问道:“谁煮的?”

    大家都看向侯毅。

    杜荷冷冷地看了侯毅一眼:“侯公子,这就是你干的好事?你知不知道,鄠县还有几万百姓吃不上饭,每日吃了上顿没下顿,甚至有两三日不曾吃饭的百姓,你方才浪费的这么多米,够五十个人一日活命,你这不只是浪费,你这是杀人,因为你浪费了这么多米,就可能造成五十个百姓死亡,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侯毅惭愧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其他人却不干了,纷纷指责杜荷,为侯毅开脱。

    杜荷唰的一转身,扫视一圈:“都特么闭嘴,一群连粥都不会煮的家伙,有什么资格来鄠县,我要是你们,就赶紧收拾行李,交上一万贯的违约金,麻溜地滚蛋!”

    杜荷心中盘算一下。

    一个人一万贯。

    十二个人,可就是十二万贯啊!

    这帮家伙,非富即贵,每人拿出一万贯,并不难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别说养活几万百姓,就是将鄠县重新修缮一番,也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杜荷冷声说道:“记住本少爷方才的话,这里是鄠县,不是长安,我是鄠县县令,一切我说了算……要么乖乖听话,干活吃饭,要么赶紧滚回长安,鄠县不养闲人!你们浪费了这么多米,本来应该饿两日,不过我慈悲为怀,就让你们先喝粥吧,从明日起开始干活!”

    说着,杜荷拎着啃了一半的烤鱼走了。

    然后有人送来一桶稀粥。

    原本这之前大家不会正眼瞧一下的稀粥,在饥饿的状态下,和侯毅煮的粥相比,简直就是美味啊,众人便埋头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县衙之中,正堂上,一摞摞厚厚的纸张,已经印刷好了,对方得整整齐齐的。

    这正是杜荷与鄠县所有人约法三章的内容。

    第一,鄠县不养闲人,所有人只有干活才能吃饭。

    第二,即日起一年内,百姓的赋税全部免除。

    第三,一切按规矩办事。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三条,还是按大白话写的。

    这些杜荷就是故意写给那些百姓看的,而非那些士族。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自打进入鄠县,我便感觉到,整个鄠县的百姓,对官府有极大的抵触心理,甚至十分憎恶,这都是仇万嘉这帮人十多年种下的恶果啊,把百姓对官府的信任,全部败光了,如今要做的就是尽快树立起官府的威信,只有让百姓信服咱们,才能做成事,否则,一切都是空谈……”

    马周等人都点点头。

    杜荷一挥手:“都张贴出去吧,暂时未必有效果,但此事急不得!”

    陆远问道:“少爷,这赋税可是朝廷规定的,鄠县的赋税,每年秋收以后都要上缴朝廷,若是咱们把百姓的赋税免了,到时候拿什么上缴?若是朝中知道,少不得又要*你一番!”

    杜荷淡淡地笑道:“赋税而已,谁说不从百姓身上收税,就没有赋税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俭带着人,将约法三章的告示全部带走,来到鄠县的街头巷尾,开始张贴起来。

    凡属于有人经过的地方,都贴满了告示。

    百姓们看见县衙的人,都躲得远远的,甚至侧目而视。

    等张俭等人离开之后,大家才三三两两地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可惜,大多数百姓都目不识丁,看不懂这上面写的是什么,反倒是能看见这告示和以前的告示不一样,以前的告示密密麻麻都是字,跟蚂蚁一般,而这告示,却是只有短短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什么?不会又是要交税吧?”

    “之前是过路税,不知道这次又要交什么,我们家连地都没有,唉!”

    大家都以为又是交税了。

    在仇万嘉当道的时候,三天两头都有新名目要交税,大家都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老者走过来,看了一眼,突然惊讶道:“大家别急,这不是交税,这是新来县令大人与大家约法三章。”

    “约法三章?当初汉高祖刘邦入关,与百姓约法三章,杀人者死,伤人及偷盗抵罪,不知这新来的县令,约法三章的内容是什么啊?”有人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老者说道:“第一,鄠县不养闲人,只有干活才有饭吃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头雾水!

    这是什么说法?

    老者又说道:“第二,即日起一年内,免除百姓的一切赋税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老者说完第三条,众人就炸锅了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七十五章 约法三章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