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的免除一年的赋税吗?”

    “天底下还有这等好事?”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大家的语气都充满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随后,便有人开始高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青天大老爷啊!”

    “老天开眼,终于有个好官了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交赋税,要是早半年,我娘就不会被饿死了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杜县令真是个好官啊!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激动得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鄠县的百姓,这些年来,被这各种苛捐杂税折磨的不轻,眼下听到免除一年赋税的消息,怎能不激动。

    不过,也有不少人质疑。

    “当官的都一样,天下乌鸦一般黑,这新来的县令,不收赋税,说不定还会有其他办法要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,官员都没有一个好东西,大家千万不要被骗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等现在连饭都吃不起,又如何能交赋税,这只不过是新来的县令骗取大家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千万不要上当啊!”

    街头巷尾,各种各样的议论声都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衙中。

    张俭说道:“少爷,虽然这告示已经贴了出去,却只有差不多一半的百姓相信咱们约法三章是真的,多数人都认为,这是县衙为了安抚人心的,等到秋后,只怕又要大家交税了。不过,有许多人还是很感激少爷,都说少爷你是个清官,和仇万嘉之流不同,之前咱们出去,未曾有人打招呼,如今也有一些人悄悄与咱们的人打听约法三章的真假,假以时日,想必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,不过……鄠县的士族们,据说都在等着看你的笑话呢,这帮家伙,哪怕捐了钱,却还是不消停,少爷,依我的意思,还是将他们全部赶尽杀绝就好了,这么多士族,将他们杀了,把财产全部充公,到时候,就是三年的赋税都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有些无语,摆摆手:“喊打喊杀的,咱们又不是土匪,咱们是文明人,咱们是官府,约法三章,只是给大家一个希望,并不能让所有人都心腹,自古以来,百姓们的要求很低,只求活着就行了,可是仇万嘉这狗东西做的太过分了,竟然连活着的权利都要剥夺,久而久之,百姓们自然恨透了官府,要改变这样的想法,可不是一两天能完成,至于士族,他们跟着仇万嘉发了财,得到了好处,却不能简单地将他们杀了,把钱财抢过来,而是要动脑子,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将钱拿出来才行。杀人放火,只是低端的手段,只有让大家心悦诚服拿出钱来,才是上上策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吗?”张俭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一切皆有可能……”杜荷说道,随即问道,“那帮二世祖,安顿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按照少爷你的安排,暂时安顿在后院,不过,似乎没有人要离开,这帮家伙,竟然安安静静,没有闹了!”张俭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杜荷很郁闷:“奶奶的,本以为这帮家伙会一哭二闹,然后受不了赶紧交钱走人,那可是十二万贯啊,要是一个都不走,本少爷岂不是亏了十多万贯?”

    张俭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,按照之前的计划,去通知他们!”杜荷挥挥手,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孙红从等人吃了粥,便被安顿在县衙后院。

    大家无精打采的,心中充满了迷茫。

    这一切,和之前想的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之前想的是到了鄠县,谅杜荷不敢安排自己这些人干活,于是,大家就可以逍遥自在,吃喝玩乐,甚至没有在长安的顾忌。

    哪知道,刚到鄠县的第一日,先是挨饿受冻,然后又是连饱饭都吃不上,好不容易吃了点稀粥,却被安顿在破旧的屋子中,一个屋子,竟然有八个人,那狭窄矮小的床铺,竟然是上下层,上下都可以睡人,这哪是朝廷命官的待遇,就是普通百姓的茅草屋,也比这舒服吧!

    就当大家心中充满绝望的时候,杜荷的手下又来通知。

    来的人正是张俭。

    张俭不客气地说道:“诸位,我们家少爷说了,今日,你们就先住在此地,不过,眼下咱们县衙有一百多人,实在是住不下了,所以,明日开始,尔等全部到县衙后面的空地上,自己动手,搭建临时屋子,搭建好了,就住下,搭建不好,就睡在野外,你们今日好好休息吧!”

    扔下几句话,张俭便走了。

    众人气的纷纷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杜荷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啊!”

    “我等都是读书人,不但让我等去做饭,还要让我等去搭房子,真是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家!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*杜荷!”

    众人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人没说话,就是侯毅,侯元福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拍拍侯毅的肩膀,问道:“元福,你不想回长安吗?”

    侯毅咬咬嘴唇,说道:“想,可是,我来之前,我爹就说了,杜荷什么时候回去,我就什么时候回去,若是我敢提前回去,他就打断我的腿,再说,我爹一向管我管得紧,断然是不会给一万贯让我回去的……我……我还是老老实实搭建房子算了。”

    侯毅一向沉默寡言,但人却十分聪明。

    今日白天,他煮粥之事被杜荷奚落,心中非但没有悔恨,反而觉得自己没用。

    事后仔细想想,自己比杜荷年长,如今却只是在吏部混吃等死,而杜荷却靠自己,一步步做到了鄠邑县公,自然是有其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哎呀,侯兄没救了!”

    “胡说,侯兄分明是没有吃饭,饿坏脑子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我要回家!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修书一封!”

    长孙红从这时候咳嗽一下,说道:“诸位,我倒是有个提议,诸位想必都听说了,杜荷来上任之前,和陛下立下了军令状,若是半年内饿死了一个百姓,他就提头回长安,咱们要是这么回去,岂不是太便宜了杜荷,咱们不妨留下来,我倒要看看,杜荷是怎么做的,若是真的有百姓饿死,咱们也好第一时间告知朝中不是?”

    “对啊,长孙公子所言极是!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不能走,不然怎么知道是否有百姓饿死呢!”

    “都听长孙公子的!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长孙红从的话,竟然都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十二个人,意见出奇的统一,一致决定不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七十六章 临时改主意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