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啥?”杜荷大吃一惊,“全都不走了?竟然要留下来?如此说来,岂不是本少爷的十二万贯白白溜走了!这帮家伙,实在太可恶了,到手的钱,怎么就飞了呢。”

    杜荷很不理解。

    长安多好啊,有吃有喝,逍遥自在,还没人管,而鄠县这等贫困之地,连个像样的风月场所都找不出来,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长孙红从这帮家伙,为何不走呢?

    张俭无奈地说道:“少爷,你说这帮家伙是不是傻了?不然怎么不回长安呢,按说这些人拿出一万贯,不成问题啊!”

    杜荷一挥手:“不回就不回吧,如今鄠县百废待兴,正是急着用人之际,先观察几天,能用的就留下来,不能用的,就想办法让他们交钱走人,走吧,如今一百多号人呆在县衙,也不是个事,得赶快将房子搭建起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张俭转身便去安排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一百多号人,全部被带到了县衙后面。

    县衙后面,乃是一条小河,这条小河蜿蜒从鄠县县城之中流过,滋养了这座城市的百姓。

    县衙和小河边,便有一块平整的地,有后世两个足球场差不多大小,约有15亩。

    这块地,原本是仇万嘉拿下来的,此地被这家伙打造成了绿树成荫的好地方,眼下,却是被杜荷命人将树全部砍了,将**给填了,假山给推平了,成了一块宽阔的平地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众人便在马周的带领下,来到空地旁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这帮人,全都是杜荷从六部要来的,有退役的士兵,有搞法律的官员,有专门研究礼法的,也有不少是工部的能工巧匠,可自打大家来到鄠县,挤在狭窄的县衙后院,早就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马周笑眯眯地对众人说道:“诸位,稍安勿躁,想必大家住在县衙,屋子狭窄,人多嘴杂,多有不便,杜荷体谅大家难处,所以,今日亲自带领大家建造房子,日后,此处便是大家的居所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让我等自己建造房子?”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本官手无缚鸡之力,连木棍都扛不动,如何能建造房子!”

    “杜荷是不是疯了,竟然让我们去建房子?”

    大家满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些人,以往可都是朝中官员,向来养尊处优,要说到造房子,那是两眼一抹黑,根本不知道怎么下手。

    因此,听完马周的话,大家都开始聒噪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只听有人喊道:“县令大人到!”

    众人扭头,便看见杜荷穿着一身干练的短打,缓缓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杜荷瞥了众人一眼,说道:“诸位,我知道,你们以前都是朝中官员,向来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过着优越的生活,可惜,你们运气不好,到了鄠县,鄠县乃是本少爷的地盘,从今日起,一切本少爷说了算,本少爷与鄠县百姓约法三章,第一条,便是鄠县不养闲人,自然包括你们在内,想吃饭,就要干活,想有住所,就要自己动手……尔等,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“我反对!”

    “杜荷,我等都是朝廷官员,是要造福天下百姓的,是为民谋福的,男子汉大丈夫,学了文武艺,卖与帝王家,岂能如贱民一般建造房子,那要工匠干什么,杜荷,我要去*你,陛下让你到鄠县,乃是让你解决百姓吃饭问题,让百姓过上好日子,可是你不务正业,竟在此带着大家造房子,置百姓生死于不顾,真是岂有此理,简直有负皇恩,我要*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,站出来,厉声指责起来。

    杜荷眼睛微微眯起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这男子便是从长孙红从等人身边走出来的,正是十二个二世祖之一。

    男子昂起高傲的脑袋,得意地说道:“吾乃戴金云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哇的一下。

    心想,这家伙来头可不小啊。

    可是,杜荷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不认识!”

    嘎。

    戴金云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民部尚书戴胄的侄子,戴金云。”戴金云终于搬出了自己的叔父戴胄。

    杜荷闻言,呵呵一笑:“原来是戴尚书的侄子,我与戴尚书,关系匪浅,你身为他的侄子,自然要关照一番的,戴公子,本少爷问你,这造房子,你是造还是不造?”

    听到杜荷要关照自己,戴金云便露出得意之色,双手叉腰,说道:“我昨晚没睡好,造不了!”

    想来,杜荷会安排自己回去睡觉吧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有个好叔叔就是好啊!

    却见杜荷笑眯眯地说道:“来人,帮戴公子醒醒瞌睡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立即有两个护卫上前,一把抓住戴金云,拿出绳子就将其五花大绑地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哎,你们,你们干啥?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杜荷让你们给我醒瞌睡,不是让你们绑我……”

    戴金云喊叫着,被拖到一旁,然后吊在了一根歪脖子柳树上,那柳树十分奇特,长得竟然有三个人差不多高,戴金云被挂在上面,吓得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戴公子,既然你没睡醒,就好好在上面戴着吧,也不必吃饭饮水了,什么时候想通了,什么时候下来建造房子!来人,给戴公子尝尝咱们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吕布提着一根长长的鞭子,站在树下,噼里啪啦地朝戴金云抽去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,杜荷,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“杜荷,我跟你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“我叔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戴金云大声咒骂,杜荷却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然后,他转身,看向众人:“还有谁不能参加造房子的?”

    大家都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那些工匠,出身本就不好,建房子便是他们的职责,他们当然不会有意见。

    一百多个从兵部来的上过战场的士兵,大多是没权没势,出身贫寒,否则也不会被兵部大方地拿出来,所以,这些人和普通百姓并没有多大区别,所以,虽然有些不爽,却也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。

    真正有意见的是长孙红从等人,还有礼部等来的官员。

    可惜,有戴金云的前车之鉴,大家暂时都慑服鱼杜荷的*,不敢再说什么,毕竟谁也不想被吊在树上挨抽啊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七十七章 还有谁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