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全部围拢过来,想看看会发生什么奇迹。

    在杜荷的示意下,陆远指挥着几个工匠,拿来几个一节一节的跟竹筒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随后,往孔洞中塞了足足五个,埋上泥土,夯实了,外面流出一根引线。

    陆远拿起火折子上前,点燃引线。

    簌簌簌簌。

    声音响起,冒出一阵青烟。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,根本不知道杜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而杜荷和陆远却是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二人刚跑出去十几步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一声巨大的轰响。

    地面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狼藉,飞沙走石,烟尘四起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等人围拢在那孔边,此刻却都被烟尘笼罩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硝烟散去。

    杜荷瞪大眼睛,只见长孙红从等人头上泥沙呼呼地落下,这帮家伙,全都傻愣愣地站着,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有些站的近的,甚至连衣衫都被炸破了。

    “娘啊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竟然哭了。

    这时,却见陆远指着众人脚边,大喊道:“少爷,成功了,成功了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闻言看去,只见原本那碗口粗的孔洞处,竟然被炸开了一个大口子,出现了一个一人多深的大坑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大坑,用来埋柱子,却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原本需要七八个工匠一个时辰才能挖出来的大坑,现在一眨眼就办到了。

    而修建一座屋子,最多只需要十个这样的坑,埋上柱子即可。

    “天下,竟有这等事,真是长见识了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炸药吧!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第一次见!”

    众人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不等大家反应过来,杜荷便说道:“所有人,立即动起来,按照名单分组,开始干活!”

    他手中拿着一张纸,上面便是分组干活的名单。

    陆远接过名单,开始安排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陆续集结到一起,开始按照陆远的指挥干活。

    有些人打孔,有些人爆破,有些人埋柱子……忙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在人群中,本想浑水摸鱼,哪知道,陆远将他安排去抬泥巴,二十几个人站成一条线,每个人之间的距离,不过三两步,第一个上抬起来,递给第二个人,第三个人,依次传递下去,完全是流水线的作业,长孙红从站在中间,想偷懒也不成,只能咬牙干活……

    除了午时吃饭和上茅房的时间,大家都没有休息的时候。

    想偷懒的不止长孙红从。

    可当大家看见杜荷忙前忙后,一点也没闲着,甚至比大家干的还多的时候,便默默闭嘴了。

    人家是宰相之子,还是鄠邑县公,论身份,论地位,比在场任何人都高,依然还是干的不亦乐乎的。

    有谁不愿干,看看柳树上吊着的戴金云,这小子被抽了整整一天了,开始时还能喊叫,现在却是嗓子都哑了,只能听见呜咽声,实在太惨了。

    下午时分,五座宿舍的框架总算搭建好了。

    每座宿舍有八个屋子,每个屋子可以住四个人,统共可以住一百六十人,而整个县衙,不算上杜荷、马周等,不过才一百三十多人,还有多余。

    眼看框架已经搭建好了,杜荷便让大家休息一阵。

    工匠们纷纷说道:“啊呀,这是奇迹啊,以往需要七八日才能搭建起来,现在却是半天就做到了,县公没有骗大家!”

    “这柱子、大梁算是搭起来了,可真正耗时的还是其他部分啊,总不能让我等住在这样的房子内吧,这有个刮风下雨的也顶不住啊,晚上也受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样住,跟住在荒郊野外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眼看只有两个时辰要天黑了,今夜,不会要住在这野外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梁家。

    梁凯召集了鄠县的大小士族的家主,在正堂之中聚集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杜荷的手段,想必大家也知道了,来者不善啊,他刚上任不到几日,便从我等手中拿走了十二万贯,十二万贯,这可不是小数目,就是当初的仇万嘉,也没这么狠啊,我等必须想办法,否则早晚会被杜荷算计得连渣都不剩啊!”梁凯痛心地说道,号召大家想办法对付杜荷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响应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本以为杜荷只是个孩子,现在看来,咱们此前都低估他了,此子行事,没有章法,难以捉摸,只怕不好对付啊!”

    “我等必须联合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位有什么好主意?”

    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最后竟然什么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最后,谁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气氛沉默着。

    陈一发突然说道:“听闻今日杜荷带着人在县衙后面建造房子,还声称用一日时间造出五座房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陈一发话音未落,就听黄家家主黄枚蓼大声说道:“一日时间造出五座房子,简直是天方夜谭,这是不可能的事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活了这么久,可从未听闻过此等荒诞之事!”

    “杜荷这是哗众取宠而已!”

    “别说一日造五座房子,就是五日,也未必能造出一座房子。”

    梁凯冷笑道:“真不知道杜荷是怎么想的,这等事,怎么可能,一日时间,只怕连柱子都未必能栽下去!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就见梁家的管家急匆匆跑进来,大口大口地喘气,随即说道:“老爷,你你你……你不是让我去盯着县衙那边吗?杜荷建造的房子,只用了半日时间,竟然把柱子大梁都立起来了,现在远远看去,倒是有房子的模样了!”

    梁凯一愣,一把抓住管家的衣领,问道:“你说什么,你亲眼看见了?五座房子的柱子和大梁都搭建好了?”

    管家忙不迭地点头:“老爷,我可不敢骗你,我亲眼所见啊!”

    黄枚蓼唰的一下站起来,说道:“我不信,走,咱们都去看看,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!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

    陈一发、梁凯等人,便纷纷赶往县衙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众人来到小河对岸,远远看去,只见空地上五座房子的主体已经搭建好了,有了房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,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大家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半日时间,竟然搭建好了五座房子的框架。

    眼前的场景,彻底颠覆了大家以往的认知。

    若非亲眼所见,根本没人会相信这是杜荷半天的作品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七十九章 怎么可能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