骂骂咧咧一番,长孙红从眼皮打架,扭头,却看见侯毅凑在油灯下,拿着笔在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好奇地问道:“元福,你在干啥?劳碌了一天,难道你不累吗?”

    侯毅抬起头里,嘿嘿一笑,露出洁白的牙齿,“我……我也困乏啊,不过,我不能睡,我要把今日的见闻,记录下来,长孙公子,难道你不觉得,这是一个奇迹吗?以往,我们建造房子,至少需要半个月,如今一日时间就成了……我觉得,此事之所以变得这么简单,在于杜荷提前准备好了一切,我觉得,只是今日咱们不甚熟悉,若是熟练了之后,肯定还会更快,按照杜荷的法子,半日……就可以建造一座房子……若是这样,那建造房子,岂不是成了一件简单得不得了的事情,若是天下人都知道这建房子的方法,岂不是可以省了很大的功夫,所以,我必须记录下来,陛下安排我等来造福百姓,而百姓们要是知道这种新式造房子的办法,岂不是造福百姓吗?”

    侯毅越说越激动,眼中发光。

    在来鄠县之前,他也算是长安城赫赫有名的纨绔子弟,虽然比不上杜荷、长孙冲等,但也能为祸一方,称霸几条街。

    到了鄠县,他被杜荷当头几大棒就给打蒙了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反应过来,便被拉去造房子。

    一天的劳作下来,侯毅竟然发现自己对造房子这件事十分感兴趣。

    是以,当别人都躺在床上开始打鼾的时候他却是无法入睡,直接拿起纸笔,将今日的所见所闻,事无巨细地记录下来,尤其是涉及造房子的部分,更是反复揣摩,思考。

    长孙红从无奈地躺下去:“疯了疯了,造房子有什么意思,那是工匠们应该想的事,我等,还是好好休息,但愿明日不要干活了……咦,元福,你听,外面似乎有什么声音,好像有人喊救命。”

    侯毅整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,压根没关注外面,随口说道:“兴许是夜猫过路吧,哪有什么人求救,长孙公子,只怕你是太劳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长孙红从点点头,觉得有理,于是翻身睡着了。

    宿舍外面。

    柳树上,一道黑影挂在树上,正是戴金云。

    戴金云已经被挂了一整天了,整个人都已经虚脱。

    他从下午时分就晕了过去,人事不知,等到睁开眼睛,发现冷嗖嗖的,四周漆黑一片,白天还什么都没有的空地上,竟然多了五座房子,整个人都吓蒙了。

    脚下的一个屋子中,窗口有灯光,他听见了长孙红从和侯毅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二人,都是自己的挚友啊。

    于是他急忙呼喊救命。

    “长孙兄,侯兄,救命,救救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奈何他已经虚脱了,喊出来的声音有气无力,细弱蚊虫。

    他连续喊了二十多遍,总算被长孙红从听到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获救之际,哪知道,侯毅一番话,却是将他说成了夜猫过路。

    “我的命,怎么就这么苦啊……”

    戴金云后悔了,早知道惹杜荷干毛啊。

    他继续呼救,可惜,不多时间,侯毅和长孙红从屋子的灯光也灭了,任凭他怎么呼救,也没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喊着喊着,戴金云竟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大早,吃了早饭。

    杜荷便把张俭叫来:“长孙红从那些家伙,昨日被折磨了一天,有没有要提出离开的?”

    张俭摇摇头:“少爷,你说奇不奇怪,按说昨日这帮家伙被折磨得不成样子,可是今日一早,竟然没有人要走……十一个人,现在正凑在一起吃早饭呢,没有任何要走的意思!少爷,你说他们会不会缺钱啊?”

    杜荷一愣:“十一个?不是十二个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,”张俭一拍大腿,“是十二个,还有个挂在树上呢!”

    “完蛋,别闹出人命啊,赶紧跟我来!”

    杜荷带着张俭,飞快来到宿舍区,远远地看见戴金云还挂在柳树上,随风飘摇,整个人已经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杜荷尴尬地说道:“擦,这小子可是戴胄的侄子啊,我要是把他弄死了,戴大人还不得跟我拼命啊!赶紧放下来!”

    张俭叫来人,急急忙忙将人放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上前试探一番,高兴地说道:“少爷,他还没死,有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赶紧送到县衙,先喂点吃的,才挂了一天一夜,就不行了,这身体不行啊,算了,今天让他歇着吧,不用干活了。”杜荷无奈地说道,转身瞅了吕布一眼。

    吕布面色如常地说道:“少爷,我昨天晚上本来想将他放下来的,可是,碰到魏叔瑜,他拉着我下五子棋,就把这事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福安下五子棋?谁赢了?”杜荷倒是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吕布的武功有多靠谱,他的脑子就有多不靠谱,因为这家伙下五子棋,连普通百姓都不如。

    吕布说道:“有来有回,棋逢对手!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那叫棋逢对手?叫臭屁相投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吕布和魏叔瑜,用一个词来形容,那就是:菜鸡互啄。

    等众人吃了早饭,杜荷便出现在后院之中。

    杜荷笑眯眯地看了看,问道:“吃的好吗?”

    大家都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有肉吃!”

    大家都说好。

    这点没有疑问,虽说在鄠县的日子过得很苦,但这饭菜没的说,比自家府上的饭菜吃起来有味道多了。

    梦幻集团的厨子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就连长孙红从也觉得,司空府精心准备的佳肴,还比不上这大锅饭呢。

    要是不干活能吃饭就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宿舍已经造好了,今日应该不用干活了吧。

    刚想着,却听杜荷说道:“昨日,大家表现不错,这宿舍建好了,住的地方解决了,可是这办公的地方还没有解决呢,总不能所有人都在县衙的大堂办公吧,是以本少爷昨夜策划了一下,在县衙的前院,刚好有多余的空地,便用来建造新的办公地点,建造的方式嘛,和昨日差不多,初步建造五座房子,用于日后办公用,时间也是一天。”

    数量:五座。

    时间:一天。

    这和昨天一样啊。

    众人揉了揉发麻的胳膊和酸疼的大腿,纷纷哭丧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八十一章 棋逢对手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