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荷沉吟道:“魏兄,你别忘了,本少爷就是官啊,这鄠县的牛怎么杀,都是我说了算,当然,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……不,是好臣子,更是鄠县县令,牛乃是农耕的重器,是百姓的希望,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,这头牛,上个月死了老婆,他想不开,所以,我及时让吕布将它杀了,你看,这是盖有鄠县县令大印的杀牛书,这牛,可不是胡乱杀的!”

    虽然程序繁琐了一些,但杜荷做事还是比较谨慎的。

    而这,都是跟卢国公程咬金学的啊。

    魏叔瑜接过杀牛书仔细看了看,最后却还是满脸疑惑:“可是,这牛不是自杀的,是吕布杀的啊,我亲眼所见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都无语。

    杜荷问道:“魏兄,你是吃还是不吃?”

    “吃!”

    魏叔瑜没有任何犹豫就点头。

    废话,这牛肉是杜荷亲自做的,实在是太香了。

    说着,他伸手去拿筷子,却被杜荷挡住。

    杜荷笑眯眯地问道:“现在,,你告诉我,这头牛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它……它是自杀的!”

    “对,没错!就是这个道理!”

    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众人开始吃牛肉火锅。

    马周却是有些担忧:“若是戴金云到了长安,少不得要去戴尚书面前哭诉一番,以戴尚书的脾气,只怕要去陛下面前告御状啊,杜荷,你可想好怎么应对了吗?”

    杜荷却是一点不担心:“陛下明察秋毫,岂会被戴金云给骗了,放心吧,再说,还有温先生呢,这头牛,温先生也是吃了不少的……有他在,本少爷自然放心。”

    马周又问道:“可是,你让戴金云担任县丞,这是委以重任啊,他真的行吗?”

    杜荷看了马周一眼,说道:“老马,这你就多虑了,别的地方,我不敢说,但在鄠县,这县丞,刚吃奶的孩子都可以,更何况一个戴金云呢,我早就知道那小子不老实,光有温先生帮咱们说话不行,只好将这鄠县除了县令最重要的官职送了出去,你想,陛下和戴尚书若是知道,我将这县丞的位置给了戴金云,是相信我,还是相信戴金云的鬼话,你们等着吧,不出两日,戴金云肯定会被送回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。

    戴府。

    戴胄去而复返,回到了家中。

    戴金云看见戴胄,便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叔父,如何,陛下是不是已经派人去捉拿杜荷了?你可是堂堂的民部尚书,杜荷打我,这就是在打你,他目中无人啊……多谢叔父为我做主!”

    戴胄看着戴金云那小人得志的模样,气不打一处来,抡起巴掌,啪的给了戴金云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目中无人的可不是杜荷,而是你这个混账!”戴胄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戴金云捂着脸,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叔父,你竟然打我?”

    “打的就是你个不成器的东西,你爹远在江南,将你托付与我照顾,可你倒好,到了吏部,不思进取,却与长孙红从等人厮混,如今好不容易去了鄠县,却也改不掉陋习,我来问你,你们是否比杜荷要求到达鄠县的时间迟了两日?”戴胄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戴金云惶恐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戴胄咬咬牙。

    温步仁,多么老实忠厚的人,怎么可能撒谎。

    看来,一切都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他又问道:“杜荷器重你,让你担任县丞,你却一声不响跑回了长安,你对得起杜荷的一番苦心吗?”

    啥?

    戴金云一下愣住。

    杜荷竟然让自己担任县丞?

    县丞,可是鄠县的二把手啊。

    除了县令,就是县丞最大。

    岂不是说,以后再鄠县那地方,除了杜荷,就是自己说了算?

    “叔父,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戴金云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戴胄冷哼一声:“金云,你今日就回去,好好给杜荷赔礼道歉,切不可丢了戴家的脸,如今鄠县虽然辛苦,可你要是跟着杜荷,做出一番成绩,那也是大功一件,这个机会,你可要好好抓住。”

    戴金云突然不沮丧了,反而眼睛放光地说道:“叔父,我知道了,我懂了……我这就回去!”

    等不及吃饭,戴金云便风风火火地赶回了鄠县。

    来到县衙门口,抬头便看见县衙院门空置的院子处,凭空多了五座房子。

    模样和县衙宿舍差不多,却是要气派许多,旁边一块巨大的牌子立着:鄠县县衙办公中心。

    办公中心?

    这是什么玩意儿?

    想来就是处理公事的地方,听起来倒是通俗易懂。

    戴金云把看门的守卫叫过来,咳嗽一下,问道:“杜荷何在?”

    守卫回答道:“回禀县丞大人,县令大人正在正堂……不,会议室开会。”

    戴金云一愣。

    他叫我县丞大人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我是县丞?”戴金云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那守卫说道:“昨日县令大人就下令了,还张贴告示呢,现在,整个鄠县都知道,大人你是鄠县县丞啊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原来如此,杜荷,有心了啊……哈哈,不愧我叔父夸赞他啊,这小子,会来事……走,带我去那什么会议室看看,我倒要看看,杜荷在搞什么幺蛾子……”戴金云顿时颐指气使起来。

    虽说他以前就是吏部官员,可感觉不一样。

    在吏部,所有人都知道,他这样的就是混吃等死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一样了,他是鄠县的县丞,是辅助杜荷管理治下百姓的啊。

    在鄠县,他就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啊。

    很快,来到了办公中心的最后一座房子前,走进大门,这其中竟然是一个宽敞无比的大堂,里面摆满了桌椅,可以容纳两百人,十分明亮。

    此刻,杜荷坐在台上,马周等人分列两侧。

    台下,坐着黑压压的一百多人。

    戴金云看见杜荷,便招了招手:“哎呀,杜荷,你召集大家在此啊,此等大事,你应该与我这个县丞商量商量啊,怎么能自己做决定呢,下不为例,下不为例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戴金云发现众人都跟看傻子一样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咋回事?

    羡慕,嫉妒……绝对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你们这帮家伙,嫉妒我当上了县丞,而你们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想及此,戴金云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八十四章 县丞大人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