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名的人太多了,导致场面差点失控。

    那负责第一道考核程序的官员们,却是忙的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“哎呀,小孩,你牙都没长齐,来凑什么热闹,快走,快走吧!”

    “大爷?你这名字真是你自己写的?是,还是,你是个什么啊,你双手都没有,你用毛写的啊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不是我说你,你这名字,估计你自己都不认识吧,别想蒙混过关,快走吧!”

    “大兄弟,我看你这双手,应该是搬石头的吧,你再看看你这名字,字迹娟秀,笔顺周正,只怕不是你自己写的吧?”

    类似的劝说声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每日一百文的薪钱,已经让人疯狂了。

    这些百姓,竟然连各种作弊的手段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只听有人大声喊道:“县衙都是骗子,是在欺骗大家!”

    “这些条件,根本没人能达到!”

    “骗子!”

    “骗子!”

    场面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嘭嘭。

    有人竟然将招聘用的桌子给砸了。

    负责招聘的官员们,吓得纷纷往回跑。

    而百姓们却是往前追。

    “骗子!”

    “大骗子!”

    群情激愤,群起而攻之。

    场面,彻底失控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衙后院。

    张俭急匆匆赶来:“少爷,大事不好,有人*,煽动百姓,想要闯进县衙!咱们的人,已经伤了两个……少爷,让毒牙的兄弟们出手吧!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啊!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杜荷一拍桌子,骂道:“妈的,一群刁民……把毒牙的人,全部撤了,这是县衙的事,不是咱们梦幻集团的事,本少爷……一向公私分明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总不能让人将咱们的县衙砸了吧!这要是传出去,岂不是让人笑话!”张俭吃惊道。

    杜荷脸上风轻云淡,说道:“别忘了,咱们鄠县县衙还有一支管城大队呢,鄠县不养闲人,去告诉蜀王,我给他一炷香时间,若是解决不了此事,我……打死他!”

    张俭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家跟我来,把县衙砸了!”

    “对,砸了!”

    “骗子!”

    “县令是个骗子!”

    负责招聘的官员们已经全部撤回了县衙内,而愤怒的百姓们却也跟着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,众人就要冲进县衙。

    这时,却见已经要关闭的大门,突然打开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从县衙内部,冲出来一百多个身穿黑衣,手提狼牙大棒的汉子。

    这些汉子胸前的衣服上,绣着两个大字:管城。

    当然,从右往左,乃是:城管。

    随即,便看见一个穿着锦衣华服、腰间挂着各种配饰,走路叮叮当当响个不停的少年,气势汹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谁,*的都是谁?”少年正是蜀王李恪,李恪气呼呼地问道。

    管城大队的小队长曾阿牛小声说道:“殿下,这些,这些,都是!”

    李恪怒火中烧,“他奶奶的,老师说,给本王一炷香的时间,不然就要打死本王……来啊,把*的,全部给我打死!”

    曾阿牛目瞪口呆:“殿下,这……太多了吧!好几千人呢!”

    “也对啊,人太多了,那就先打死几个吧,”李恪点点头,指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几个青年,说道,“这几个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,给我打……打死……”

    曾阿牛等人闻言,如狼似虎一般冲了上去,便将站在最前面的十几个男子揪过来按在地上,狼牙大棒便噼里啪啦地打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疼!”

    “娘啊!”

    这可是狼牙大棒啊,不但分量重,上面还有大铁钉啊。

    几棒下去,绝对伤筋动骨,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那惨状,一下就把大家震住了!

    李恪双手叉腰,指着剩下的人:“还有谁,站出来,本王打死他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吓得整齐地往后退。

    李恪一挥手:“管城大队,听本王号令,谁敢*,揪出来往死里打……本王发给大家的小可爱,可不是摆设,那是要见血的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百多号人,答应得整齐划一。

    几千百姓,全都沉默着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一个官员跑出来,说道:“县令大人说了,招聘继续,尔等好好排队,否则……请大家到管城大队喝茶!”

    这下,没人敢*了。

    那些觉得自己符合条件或者想去碰运气的,便老老实实排队,而大部分人,知道自己没啥希望,要么离开,要么凑在附近看热闹。

    李恪只花了半柱香不到,便搞定了此事。

    于是得意洋洋地去找杜荷请功:“老师,学生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杜荷喝了口茶,有些无语道:“殿下,做人要温柔,别那么粗暴,你可是皇子!”

    李恪卷起袖子:“老师,这些刁民,打一顿就好了,就像我接手管城大队一样,那些家伙,谁也不服我,不听号令,现在每天抓几个人出来打一顿,大家都服服帖帖的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子以前多么善良的一个孩子啊,而且时常跟在李渊身边,文静得不得了,如今……小小年纪,却跟个悍匪一般,学坏了啊!

    等李恪离开之后,马周急匆匆赶来:“县公,蜀王殿下当街暴打百信,此事……只怕对咱们不利啊,若是这几人出了什么事,或者有人借这件事大做文章,闹到长安,或许不好收场啊!”

    马周作为秘书长,整日操心的事情可太多了。

    杜荷笑了笑,说道:“老马,放心吧,我都让张俭盯着的,张俭方才来报,那被揍的十几个家伙,虽然穿着百姓的衣服,可脚上的靴子却是崭新的上等货,一看便是大户人家养的狗,并非普通百姓……打了也就打了,没人敢闹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县公早有预料,看来是我多虑了。只是如今这招聘,报名的人虽然多,可符合条件的实在太少,这晌午都快过去了,也没找到一个真正合适的,咱们是不是把要求降低一下?”马周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”杜荷抬手,说道,“老马,鄠县百废待兴,而我们的目标,是打造一个全新的鄠县,需要的是人才,不是蠢材,这招聘的条件,不能变,不能改,宁缺毋滥……鄠县没有,就去其他地方招聘便是了,天下的读书人,总还是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梁家。

    后院。

    管家急匆匆而来,神色不安地说道:“老爷,不好了……咱们的人,被打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梁凯大惊失色。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八十八章 打死他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