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家看了梁凯一眼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老爷,按照你的吩咐,我派了阿三他们十几个人,去县衙门口煽动百姓*,想弄点混乱,哪知道,县衙里却突然出来一支管城大队,一个个长得五大三粗的,提着狼牙大棒,不问青红皂白,就将阿三他们抓出去打了一顿,现在这些家伙都只剩下半条命了……”

    梁凯气的将手中的杯子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真是岂有此理,杜荷……他是鄠县县令,就算他是鄠邑县公,也不能这般殴打百姓吧,这件事,决不能就这么算了……必须捅到长安,让陛下知道……”梁凯脸色阴沉,说道。

    管家补充了一句:“老爷,指使那管城大队的,不是杜荷!”

    “嗯?不是杜荷?是他的属下吗?那更要闹了,此事决不能就这么算了!”

    管家说道:“这管城大队的大队长,乃是当今蜀王殿下!”

    “蜀王李恪?他怎么会来鄠县?”

    “听闻,蜀王拜了杜荷为师,多半是杜荷怂恿他来的,老爷,是不是要找几个人去县衙闹一闹?把事情捅到长安?最好将县衙砸了,把事情闹到长安!”管家问道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梁凯反手,给了管家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滚,你想死吗?此事,只怕还传不到长安,咱们就完蛋了,蜀王在县衙,有人煽动百姓要去将县衙砸了,这跟谋逆有什么区别,把阿三那些人,全部杀了,此事,和我梁家无关!”梁凯语气冰冷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对付杜荷,尚能使点手段。

    可若是蜀王在县衙,事情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蜀王那可是皇子,若是出了什么事,只怕整个鄠县都要遭殃。

    梁凯此刻,无比的冷静。

    管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间,管家却又急匆匆跑回来:“老爷,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?事情败露了?”梁凯转身就要走,准备收拾东西赶紧跑。

    管家却说道:“老爷,听闻,昨日到今日,县衙已经招聘了三十多人了,都是读书人!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。

    梁凯又给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慌慌张张,成何体统?一点都沉不住气,要你何用!”梁凯骂道。

    管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家。

    “爹,这次,咱们失算了,县衙那边,已经有三十多人了。”

    陈一发惊讶道:“不应该啊,读书人,怎么可能为了一百文钱低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家。

    “老爷,县衙,已经有三十多人了,连城外的杨轩,都去那财务部了!”下人禀报道。

    黄枚蓼吃惊不已:“杨轩?这个老家伙,当初我亲自登门请他到我们黄家做账房,他几番推辞,如今为了一百文钱,却去了县衙,狗一样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山村之中。

    几个七八岁的孩童离开家,高高兴兴地来到私塾刘先生家。

    推开院子门,却是不见一人。

    门口的大黄狗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刘先生呢?”

    “刘先生往日都会在门口迎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扛着锄头的汉子从门口走过,笑呵呵地说道:“你们还不知道吧,刘先生已经去县城了,县衙招聘,刘先生去县衙内政部了,每天一百文呢,教你们几个孩子,一天也就能吃顿饱饭!。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先生啊!”

    几个孩子一下就哭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某个小地主家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老爷,少爷跑了,少爷说他不想念书了,也不想考科举了,他要去县衙建设部!”

    整个家中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造孽啊,这个傻儿子,自小就喜欢造房子,好不容易让他静下心来念书,让他去考科举,光宗耀祖,现在倒好,这狗一样的县令,竟然搞了一个什么建设部,这不是害我儿吗?”

    “苍天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,学馆。

    门口也有一张招聘的告示。

    一堆学子驻足在前面,仔细地盯着那告示上的每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侮辱我等读书人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每日一百文,就是一贯钱,我也看不惯!”

    “读书人,就应该为国为民,视金钱如粪土,岂能吃这嗟来之食!”

    一帮学子激动得不行。

    而在人群后面,却有一个青年,穿着破烂,脚上的鞋已经露出三个脚趾头。

    他盯着那告示,心中暗道,娘,孩儿不孝,孩儿要去内政部,每日一百文,每个月就有三贯钱,有了钱,就可以替你治病了,娘,孩儿不要做大官,只求把你的病治好!

    随即,这青年毅然转身,朝县衙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县公,这是招聘符合条件的名册,一共三十六人。”马周将详细的名单,交给杜荷。

    名单上,不止有新招聘的人员名字、住址,还有这些人过往的经历。

    杜荷粗略看了一遍,说道:“这些都是人才啊,吩咐下去,试用期一个月,一个月后,表现不好,直接滚蛋,表现好的,直接留下,试用期间,薪钱依然是每日一百文……”

    马周咬咬牙,说道:“县公,有一件事,如今各部都搭建起来了,这钱,如流水一般地花出去,可是,咱们县衙没有一文钱啊……民部给的两千贯,三日后就要告罄了,届时,只怕就要动用那十二万贯了。”

    鄠县最大的问题就是缺钱。

    所有的钱,都让仇万嘉给挥霍了。

    而赋税,该收不该收的都让仇万嘉收了。

    杜荷约法三章,其中一条就是一年内免除赋税。

    没钱……马周很烦恼。

    杜荷摇摇头:“士族们捐出的十二万贯,乃是用于修缮城墙的,这笔钱,绝不能动,没钱……有钱男子汉,没钱汉子难啊……如今要想向朝中要钱,民部那帮家伙只怕会将本少爷直接赶出来,不行,得想个办法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县公,可有什么好主意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马周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鄠县穷,只是穷在一时,穷在现在,未来,肯定会有钱的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先让马周离开,而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开始苦苦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他拿出纸笔,细细地将自己的想法一个个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过后,杜荷猛地睁大眼睛,一拍大腿:“对啊,怎么早点没想到呢,哈哈哈,本少爷真是个天才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主意,堪称完美的那种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八十九章 缺钱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