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文望远镜?

    这狗系统,莫非想让本少爷投身天文学?

    去你大爷的!

    对于这种问题,这该死的系统,永远不会回答。

    杜荷站起身来,将巨大的箱子打开,取出零部件,对着说明书,安装起来。

    不愧是天文望远镜,简直就是一个庞然大物,好在镜筒是可以伸缩的,收缩起来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杜荷将望远镜搬到院子里,研究了足足一下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宫,西内苑。

    湖边。

    一道落寞的身影,正在垂钓。

    这身影,正是太上皇李渊。

    半晌,李渊问道:“恪儿那个臭小子,还有杜家小子,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黑奴神出鬼没一般地出现,说道:“启禀陛下,杜荷去了鄠县担任鄠县县令,只怕没有一年半载,难以回来。蜀王殿下兴许只是去鄠县看看,也许十天半月就回来了!”

    李渊悠悠地说道:“寂寞如雪啊……”

    此前,李渊还在玩扑克牌,后来他开始打麻将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牌技竟然神乎其神,打遍整个皇宫无敌手。

    如今,只要有人看见李渊,便会慌不择路地赶紧逃走,就怕被李渊叫过来打麻将。

    输点钱倒是没什么,关键是熬不住啊,别看太上皇一把年纪了,可一上桌子,没有个两天两夜,别想下来。

    铁人也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李渊连一个打麻将的人都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只好回到湖边,开始了钓鱼生活。

    黑奴看着李渊的背影,无奈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杜家小子,有几个月没到西内苑了吧,这个臭小子……这天底下,只怕再也找不到这么有趣的小子了,可惜,好端端的,先是去了同州,而后又去了鄠县……唉……”李渊叹息着,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御书房。

    李二处理完一份奏章,抬起头来,问道:“听闻,太上皇最近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赵阳说道:“自打这宫中无人愿意与太上皇他老人家打麻将以来,他老人家便又去钓鱼了。”

    “宫中没有,去外面找,梦幻集团不是每三个月就要搞一次麻将大师争霸赛吗?把那前十甲的人,全部请到西内苑,陪他老人家打麻将就是了!”李二霸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赵阳说道:“此事,奴婢此前就去办了,请了许多人进宫来,可是,这些麻将大师,统统不是太上皇他老人家的对手啊,一来二去,太上皇他老人家说没意思,不想与这些人打麻将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二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太上皇竟然还是个高手?

    赵阳补充说道:“太上皇他老人家亲自说过,这天下,要说打麻将,只有杜荷配做他的对手,其他人……都不配。”

    李二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也太狂了吧。

    可眼下他更关心的是李渊的状态。

    李渊自打*退位,这么多年,一直郁郁寡欢,好不容易有了打麻将这一个爱好,哪知道,竟然变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作为人子,李二自然不喜看到这样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去,去长安看看,最近有什么好玩的,赶紧给朕找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事不宜宣扬,于是李二只安排赵阳去做。

    哪知道,废了很大的功夫,却也没有找到能让李渊满意的。

    李渊依然每日去西内苑的湖边钓鱼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三日之后,李渊竟然病了。

    御医们束手无策,都说这是心病。

    李二顿时就慌了。

    “赶紧派人去鄠县,让杜荷回来一趟,将太上皇老人家的病情告诉他,若是他能治愈太上皇的病,朕便答应一个条件。”李二很快想到了杜荷。

    作为人子,李渊这些年来,一直与他疏远,反倒是十分喜欢杜荷,多次夸赞杜荷。

    赵阳立即派人去了鄠县。

    天黑时,杜荷便到了长安城。

    来不及回梦幻集团,杜荷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宫中。

    走进皇宫,赵阳便说道:“县公,陛下还在御书房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杜荷摇摇头:“请转告陛下,太上皇他老人家的病,一刻也耽误不得,请陛下恕罪,我还是先去西内苑替太上皇治病吧!”

    说着,杜荷便急匆匆往西内苑赶去。

    西内苑,杜荷已经十分熟悉了,他径直走进了李渊居住的小院。

    院子中,李渊坐在半自动的麻将桌前,缓缓地说道:“如今,老夫的麻将技艺已经炉火纯青,打遍天下无敌手,就是杜荷那小子在我面前,也绝对会被打得落花流水,人生,真是寂寞啊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,便是李二派来诊治的御医们。

    个个都是愁容满面的。

    杜荷一听,顿时就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落花流水?

    这老头太狂了,麻将,可是本少爷改良发明的啊。

    他卷起袖子:“老头,你太狂了,今日,我就让你看看,什么叫真正的麻神!”

    “大胆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敢在此胡闹?”

    旁边伺候的人纷纷斥责起来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竟然是杜荷。

    李渊却是没回头,而是诺诺自语:“这声音,好像杜家小子,那个臭小子不是在鄠县担任县令吗?幻觉,一定是幻觉!”

    杜荷却是蹭蹭走到李渊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瞪大眼睛,看着李渊。

    李渊身材更加消瘦,脸色有些苍白,时不时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李渊看见杜荷,揉了揉眼睛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杜小子,朕没看错吧?”

    杜荷一挥手:“老头,你没看错,我又回来了,听说我不在长安,你很嚣张啊,自称打遍天下无敌手,今日,我要与你大战三百回合,谁认输谁是王八蛋!”

    “好,等的就是你这句话!”

    李渊一回头,抓住两个平时对打麻将很热衷的小太监坐下,凑成了一桌子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麻将声音便响起来。

    几轮下来。

    李渊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“吃!”

    “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胡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杠!”

    “再杠!”

    “老头,你又点炮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日不见,你这牌技,还不如村口的老太太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头,你这段时间是不是偷偷去平康坊了,怎么心不在焉的?”

    御医们脸都吓白了。

    娘啊,这杜荷想死吗?

    不仅没大没小,还敢骂太上皇?

    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御书房。

    李二正与长孙无忌、房玄龄、侯君集等人商议事情。

    赵阳突然急匆匆跑进来,说道:“陛下,出大事了,鄠邑县公方才去了西内苑,与太上皇他老人家打麻将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九十一章 寂寞如雪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