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见赵阳慌慌张张的样子,李二心中咯噔一下,急忙问道:“可是什么?”

    赵阳说道:“陛下,鄠邑县公他,他……他,一边打麻将,一边骂太上皇!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李二手中的奏折,一下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,走,去看看!”

    李二一挥袖子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众人急忙跟随。

    很快,众人便到了西内苑。

    隔得远远的,便听见那小院之中传来阵阵骂声。

    “老头,快点吧,我等的花儿都谢了!”

    “老头,你出牌这么慢,哪个单位的?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,还好意思说自己是麻神!”

    “老头,赶紧的,我还等着回家吃饭呢!”

    “你这牌技不行啊,我用脚趾头都比你打得好!”

    “*!”

    杜荷又胡了。

    这是李渊输的第十把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还大呼过瘾,可是,架不住一直输啊,关键是,杜荷这小子太可恶,不断地讽刺打击。

    李渊苍白的脸,越来越红润。

    无数讽刺声音在他耳边盘旋。

    只见,李渊身体一怔,突然抬头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口鲜血,喷在了麻将桌上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随即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太上皇!”

    “快,来人,来人……”

    李二眼疾手快,急忙上前,一把扶住李渊,赶紧喊道:“来人,快传御医,御医……”

    御医们便在一旁,手忙脚乱地上前,将李渊扶起来往屋子中走。

    李二转身,盯着杜荷,声音冰冷地说道:“杜荷,你好大的胆子,若是太上皇有什么闪失,朕决不轻饶。”

    杜荷马上站起来,说道:“臣为太上皇他老人家治病,请陛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朕是傻子吗?你这是在治病还是在害人?”李二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杜荷,你太过分了,太上皇他老人家一向待你不错,可你竟然做出此等事,真是不忠不孝,大逆不道!”

    “仅凭你辱骂太上皇这一点,就是死罪!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抵罪,还不赶紧认罪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等人全都跳出来,指责杜荷。

    杜荷微微一笑,说道:“陛下,太上皇此次犯病,可以说是心情郁结导致,御医们束手无策,那是因为没有对症下药,这是心病啊,臣请太上皇打麻将,故意用这等大逆不道的手段,便是要*太上皇,让他愤怒,他越是愤怒,心中郁结已久的东西便能得到释放,现在,太上皇吐了一口血,臣觉得还不够,要是吐上三口八口,越多越好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二气的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杜荷,你还敢在此大言不惭,来人,将他带下去,就关在太极宫,好好反省自己的过错,没有朕的命令,不得随意离开!”

    *越多越好?

    你当朕是傻子吗?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说道:“杜荷慎言,不可说这等大逆不道的话!”

    “杜荷,大胆!”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纷纷斥责起来。

    门口,已经有气势凶猛的近卫走过来,准备按照李二的吩咐,将杜荷强行带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的屋内突然传出一道脆弱的声音:“且慢!”

    众人都呆住。

    却见门后,太上皇李渊被人搀扶着,颤巍巍地走出来,虽说看上去脆弱,可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,看上去容光焕发,不像之前病怏怏的。

    李渊看了李二一眼:“杜小子没说错,他是在替朕治病,吐了那口血,浑身舒畅多了!”

    大家都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骂人也能治病?

    那还要神医干嘛?

    李二看向旁边的御医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老者躬身说道:“启禀陛下,太上皇他老人家的身体,已无大碍,血脉畅通,只需要静养几日便无事了。”

    李二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,总算落下了。

    他挥挥手,让御医们离开。

    随后,问杜荷:“杜荷,你老实告诉朕,这骂人治病的方法,你是跟谁学的?”

    杜荷双手叉腰:“臣,天资聪颖,乃是文武曲星下凡,无师自通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二对杜荷,十分了解,也知道问不出什么,挥挥手,让众人离开。

    院子中,便只剩下李渊,李二,还有杜荷。

    李二对李渊说道:“父皇,你要保重身体,若是有什么需要,儿臣定当满足!”

    李渊哼了一声,转身往院子外走,头也不回:“杜小子,陪朕走走!”

    嘎。

    杜荷一下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看着李二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    李二无语地说道:“去吧,好好陪陪太上皇,你治好了太上皇的病,朕答应你一个条件,只要不损害江山社稷,不出格,朕都可以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,陛下圣明啊!”杜荷说完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李二又开口。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李二瞪了杜荷一眼:“以后,治病可不能再骂人了,你这是在诽谤皇室,不然,朕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杜荷啊呀一声:“陛下,冤枉啊,臣真是太冤枉了,天地可证,日月可鉴啊,臣一片忠心,对陛下,对太上皇,崇敬之情,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陛下在臣心中,简直就是九天上的玄月,光芒万丈啊,臣怎敢诽谤陛下和太上皇,若是让臣知道有人敢诽谤皇室,臣第一个卷起袖子上去跟他拼了,就是以身许国都不成问题,陛下若是不信,臣马上就可以将这赤胆忠心掏出来给陛下看……”

    李二:“……好了,你赶紧去陪陪太上皇吧!”

    等杜荷离开。

    李二才悠悠地说道:“杜荷这小子,油嘴滑舌不假,可这话听起来,却是很舒畅啊!”

    赵阳羡慕地看着杜荷潇洒离开的背影,心想,唉,看来这鄠邑县公招到满朝文武嫉恨,不无道理啊。

    要是我也能这么会拍马屁就好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内苑,湖边。

    李渊看了一眼身边的杜荷,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这小子明明是来陪朕散步的,却跟个毛猴一样,时而抓耳挠腮,时而臭骂鄠县那些士族,时而捡起石头往湖里扔……年轻,真好啊!

    半晌,李渊才说道:“没意思,这打麻将,也没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杜荷一愣,笑道:“太上皇,你是不是发现,无论自己怎么努力,也不是我的对手吧?这就对了,人啊,得服输才行,要知道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打麻将,我才是天下第一!”

    李渊转头,看了杜荷一眼:“呸,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九十二章 骂人治病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