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荷上前,行了一礼,说道:“陛下圣明啊,一眼就看出臣昨夜彻夜未眠,真乃尧舜在世啊,秦皇汉武,与陛下比起来,不过尔尔,在臣心中,陛下就是天上的太阳,光芒万丈啊!臣自打做了鄠县县令,夙夜忧叹,一则忧鄠县几万百姓无家可归,每每想到那些流落街头的百姓,臣便夜不能寐,二则忧陛下将如此重担交给臣,臣才疏学浅,能力有限,若是完不成任务,岂不是辜负了陛下的信任,臣日思夜想,都瘦了三十斤了!”

    赵阳撇撇嘴,心中鄙视,马屁精!

    李二看见杜荷的模样,面带笑意地说道:“爱卿,辛苦了,是有事相求吧?”

    “啊,”杜荷一愣,尴尬地说道,“这都被陛下看出来了,陛下简直就是远超尧舜禹汤啊,秦皇汉武,给陛下提鞋都不配。莫非,陛下会读心术,竟能看穿臣心中的想法?”

    李二都乐了。

    方才还说尧舜在世,立马就变成远超尧舜了?

    这个小子啊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说正事吧,你有什么事来求朕啊?”李二有些无语地说道。

    杜荷正色道:“陛下,臣可不是来求陛下,而是来请陛下履行承诺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杜荷便说道:“陛下金口玉言,昨日亲自说过,若是臣能将太上皇他老人家心中的郁结解开,便答应臣一个条件,如今,臣已经采取了骂人……啊不,*疗法,治好了太上皇的病,太上皇如今活蹦乱跳,吃得好,睡得也好,这病,算是治愈了,如今,该是陛下兑现诺言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李二闻言,点点头,沉声道:“朕说过的话,当然不会变,朕答应过你,只要不损害江山社稷,合情合理,你的条件,朕都可以答应!”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,陛下真乃千古一帝啊,臣有一个小小的请求,却非为自己,而是为鄠县百姓所请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什么请求?”

    杜荷神色庄重地说道:“陛下,仇万嘉那猪狗不如的东西,臣每每想到这个混账玩意儿,都恨不得将他挖出来鞭尸,这个狗东西,担任鄠县县令十多年,不思为民造福,却是将鄠县祸害成了一个烂摊子,如今的鄠县,钱库中没有半文钱,粮仓中没有半粒米,臣身为县令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,不久之前,县城垮塌,因为没钱,一直没有修缮过,恐怕会成为祸患,而城中饥民,高达几万,每日赈灾,更是一笔巨大的花费……陛下,鄠县缺钱啊,臣恳请陛下拨付钱粮,助鄠县度过难关!”

    李二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大理寺的奏报,他早已看过。

    可奏报是奏报,真正听杜荷说起来,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仇万嘉,死有余辜,不知鄠县需要多少钱?”李二问道。

    杜荷伸出一个指头:“一百万贯,陛下,只需要一百万贯,臣便可以解救百姓于水火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喝茶的李二,一口茶水,全部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百万贯?

    他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你当朕的钱是大风刮来的树叶吗?

    鄠县去岁的赋税,上缴朝中的,不过七万贯。

    一百万贯,可是十多年的赋税啊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个大窟窿啊。

    “卿家,咳咳,你的想法,很大胆,可是一百万贯,是不是太多了?”李二差点被自己呛到。

    杜荷掰起指头,开始给李二核算起来:“陛下,鄠县城墙,年久失修,修缮无异于新建,至少需要二十万贯,而三万多百姓,需要住的地方吧?如今安鄠县的土地,都被仇万嘉那猪狗不如的东西给卖光了,全都落到了士族手中,士族把持土地,坐地起价,要修建屋子,解决几万人的住所问题,至少需要八十万贯,一百万贯,就没了……不过,为君分忧,是臣的本分,百姓们吃饭的问题,自然由臣来解决,臣就是每日吃糠咽菜,也决不能饿着百姓!”

    妈的,杜荷差点都被自己感动了。

    李二沉默良久,突然说道:“一百万贯,朕确实没有!”

    杜荷眨眨眼:“陛下,其实,八十万贯也可以的,臣再去想想办法!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五十万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十万贯?”

    “朕……也很难啊……”说着,李二从奏章中抽出一道,递给杜荷。

    这是民部尚书戴胄的上奏的,奏章中说国库中,去岁入国库的钱是两千三百万贯,如今方才六月,已经只余下七百多万贯,照此下去,只怕等不到今岁的赋税入库,国库就要空虚了。

    李二叹息道:“最近几年,每年入库的钱都在增加,可是,花费也不小,每年年底,国库都会花费得干干净净的。”

    杜荷看着这奏章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生产力低下的时代,商业不发达,工业为零,唯一的依靠就是农业,可农业是靠天吃饭啊,老天爷心情好,大丰收,收成好,赋税就多,要是年岁不好,那就糟了……可即便是丰年,光靠农业,又能有多少收入呢。

    看着李二两鬓斑白,杜荷突然觉得这皇帝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不过,拿不到一文钱,杜荷心情却没有沮丧,因为,他的目的,根本不在于此。

    他痛心地放下奏章,说道:“没想到,我大唐,竟如此惨烈,是臣不懂事,让陛下为难了,陛下,这钱,臣不要了!”

    “哦?你不要钱,这鄠县的烂摊子,如何解决?”李二好奇地看着杜荷。

    杜荷抓耳挠腮,沉思半晌,说道:“其实,陛下,还有一个解决之法!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“臣,想成立一个钱庄,这钱庄的功能很多,不过,前期只做这放贷的业务,而且做的都是大笔的业务,鄠县可以向钱庄贷款,就贷一百万贯吧,贷款二十年,每年的利息十万贯,按年还款,这本金和利息,可以用鄠县的赋税来偿还,如此以来,便可以解决鄠县的问题啊……”杜荷又开始科普钱庄的作用。

    李二听得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还有这等操作!

    放贷之事,在民间十分常见。

    可那都是放贷给小民百姓或者商贾啊,还从未听闻给一个县放贷的啊。

    这办法,似乎可行?

    李二在心中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九十五章 太可怜了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