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刘修鼻青脸肿的从柴房之中出来,顿时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真是岂有此理,老夫乃是监察御史,杜荷,你竟敢如此待我,我这就回长安,我一定要去陛下面前,将你殴打老夫之事,据实禀告陛下,请陛下做主!”

    “杜荷,我跟你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“这日子,没法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刘修好歹也是监察御史啊,平素就跟疯狗一般,逮谁咬谁,见谁咬谁,文武百官,哪怕身居高位者,也不敢招惹他,就怕惹一身骚。

    是以,刘修在朝中,那是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别人不敢*杜荷,他敢,而且是第一个站出来的。

    哪知道时运不济,撞到了枪尖上,被打发到鄠县来养猪。

    本以为仗着自己的身份,杜荷不敢把自己怎么样。

    哪知道,刚吃了一顿好吃的,就被杜荷不问青红皂白地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杜荷这厮……太过分了!

    刘修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,四下无人,正是悄然离开的大好时机。

    “等老夫回到长安,一定要*你……”

    刘修轻手轻脚往外走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却看见一个粗狂无比的大块头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此人刘修认识,正是长安城赫赫有名,素有天下第一护卫之称的吕布。

    吕布盯着刘修,眼睛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刘修气道:“你瞅啥?”

    吕布站定,“你瞅啥?”

    刘修怒了,连个傻子也敢欺负人:“我问你,你瞅啥?”

    吕布卷起袖子:“瞅你咋的?”

    “你再瞅试试?”

    “试试就试试!”

    “你瞅啥?”

    “瞅你咋的……”

    双方的争吵,很快到了白热化的地步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一只砂锅大的拳头,突然出现,砸在刘修的脸上。

    刘修晕乎乎的在原地转了几圈,一*跌坐在地上,破口大骂起来:“吕布,你一个小小的护卫,也敢动手,老夫记住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门口刚好走进来两个身穿黑衣人员,胸前印着两个大字:管城。

    二人一听刘修提到吕布的名字,顿时就怒了:“妈的,这狗东西竟敢骂*,弄他!”

    “打死他!”

    二人便粗暴地将刘修拖起来径直往管城大队的驻地而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刘修便体验到了几十个拳头一起落在身上的滋味。

    这帮畜生!

    下手太狠了啊!

    刘修活生生被打晕过去十几次。

    原来,管城大队的训练,虽是李恪一手在抓,但具体负责训练的,却是吕布。

    这帮家伙对吕布,那叫一个佩服,纷纷拜师。

    因此听闻有人骂吕布,那还得了,就连在城门口站岗的人都偷空跑回来给了刘修两拳。

    傍晚,刘修奄奄一息,趴在柴房中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天理!”

    “活不下去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吱嘎。

    门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少年带着人出现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少年踢了刘修一脚。

    刘修一抬头,顿时激动不已:“殿下,臣见过殿下,殿下救我,杜荷,要把我打死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恪鄙夷道:“刘修,听闻你是被父皇打发来养猪的,却是不好好养猪,在此嚎叫什么?实话告诉你,本王现在有一支管城大队,人员三百余,若是你不老老实实养猪,还敢骂人,本王便让他们每日伺候你两顿……敢在背后说老师的坏话,本王让你求生不能、求死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刘修一下愣住。

    这蜀王,竟然是杜荷的同伙!

    我的命,怎么这么苦啊!

    李恪一挥手:“来人,把他送到猪圈去!可别死在了本王的管城大队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刘修又被人拖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魏兄,这人手招募得如何了?”杜荷看着对面一脸淡定的魏叔瑜,问道。

    只见魏叔瑜慢悠悠地将一根肉干放进嘴里,嚼了嚼,慢慢地说道:“实不相瞒,杜兄,今日我起了个大早,就是去招募人手的,殊不知,眼下所有的人都被大唐建设公司和屯田处招募走了,只剩下一些妇孺老幼,可是,我亲自登门去请他们,还被他骂出来了。杜兄,再给我三日时间,我一定找一两个养猪的人。”

    杜荷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“魏兄,三日又三日,这都十几日过去了,为何还不见动静啊!”杜荷痛苦地说道。

    魏叔瑜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杜荷摇摇头:“罢了罢了,去把蜀王找来,让他带上十几个管城,本少爷亲自出马,这就去招募养猪能手!”

    不多时间,李恪便屁颠屁颠地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一脸兴奋地说道:“老师,听闻这城中的百姓已经被招募完了,只剩下那些有钱的士族或者商贾,我这就带人去,挨家挨户抓壮丁,每家出十几个人,一两千人还是凑的出来的!谁敢不来,我就打断他的双腿,把他家拆了。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蜀王,你以前可是知书达理、乖巧喜人的啊,怎么几个月就变成这幅样子了?

    杜荷摆摆手:“殿下,我杜荷一生行事,最讲道理,以德服人,这等丧尽天良之事,万万不能做,带上你的人,跟我来,对了,老马,赶紧安排厨子煮肉,今日,本少爷要请灾民们吃瘦肉粥!”

    “吃肉?县公,这么多灾民,只怕花费不小啊!”

    “管城大队昨日不是出城狩猎了吗?听说收获不少……”杜荷笑眯眯地看着李恪。

    李恪最近的日子过得那是相当舒坦。

    钱粮管够,可这小子还不满足,于是经常带着人出城狩猎,既锻炼了人员,又能吃肉,简直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是以,在县衙办公中心的官员们每日勉强能吃一顿肉的时候,管城大队却是一日三餐都油光水滑的,顿顿不缺肉。

    他以为此事做的隐秘,没想到还是被杜荷发现了。

    闻言,李恪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,摸了摸下巴:“老师,没有没有……有,有几头羊,还有一些山鸡,哎呀,老师,全都给你吧,我再让他们出城去打猎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杜荷一拍李恪的肩膀:“殿下,我就喜欢你这憨厚老实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片刻的功夫,众人便来到了南门附近。

    此地,便是县衙施粥的地方。

    眼下正是中午,许多百姓已经陆续赶来,准备接受朝廷的施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一更,)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零三章 瞅你咋的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