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门附近。

    老傅屁颠屁颠地跑过来,口中喘着粗气说道:“少爷,不好了,后面排队的人越来越多了,一下子多了三百多人!”

    大家扭头看去,果然,只见三千多妇孺老幼的后面,突然多了一窜队伍,这些人,看上去年纪轻轻,有手有脚,一看就是来蹭肉粥吃的。

    李恪大怒,“管城大队何在,跟我来!”

    他刚迈脚,却是被杜荷拦住。

    “殿下,咱们县衙,凡事都讲求一个道理,不可动粗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这些人一看就是来白吃白喝的!”

    “无妨,咱们有的是肉粥,多吃一点没关系!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李恪心道,这可是本王的人辛辛苦苦进山弄来的肉啊。

    眼看着,那些无家可归的百姓们纷纷领到肉粥,剩下三百多人,却都是一帮精神抖擞的青壮年,有男有女。

    这些人也各自端着碗来领粥。

    打头的,正是苗头帮的帮主苗老三。

    杜荷几步上前,抢过半人多高的勺子,指着苗老三等人。

    “本县在此施粥,是可怜那些无家可归的百姓,给他们一条活命的机会,尔等也是无家可归的百姓吗?”杜荷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苗老三看了看那桶里散发着香味的肉粥,点点头:“对对,我是百姓,我都三天没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我们都是没饭吃的百姓啊!”

    “县令大人,可怜可怜我们吧!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半个月没吃饭了!”

    许多人都大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中有人举着碗,有人举着盆,还有人提着桶的。

    杜荷嘴角升起不可名状的笑容,笑眯眯地问道:“本县再问一遍,是否有人不是无家可归的流民?”

    大家都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流民!”

    “快给我们吃粥吧!”

    大家眼巴巴地看着那肉粥。

    这虽为粥,可肉却不少,一碗粥,有大半碗都是肉,平素大伙哪见过这样好吃的啊,此刻巴不得一头扎进那粥桶当中呢。

    苗老三咕哝道:“哼,这县令不过是个娃娃,一看就很好骗!”

    果然,只见杜荷点点头:“既是如此,大家上前来领粥吧,本县慈悲为怀,一定让你们吃饱喝足。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惊呼,纷纷冲上前来开始领粥。

    杜荷亲自为这些人打粥。

    要多少打多少,十分客气。

    苗老三带着苗头帮的成员举着大碗,蹲在墙角,扑哧扑哧地喝粥,那叫一个满足。

    有人已经吃第四碗了。

    吃着吃着,苗老三抬头,便看见杜荷笑吟吟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这位壮士,本县看你生的五大三粗,气质不凡,眉宇间自带几分神气,将来一定是一个不凡的人物,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,你……就是本县苦苦寻觅的养猪能手啊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苗老三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他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。

    “县令大人,不知你是何意?”苗老三有些忐忑地问道。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壮士,如今本县大量招募养猪人手,看你气度不凡,就选定你吧,你一定不会让本县失望的!”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苗老三手中的大土碗,一下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县令大人,我不养猪,我不会,我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苗头帮的三十多人,全部气势汹汹地站起来,不怀好意地盯着杜荷。

    杜荷不疾不徐,一脸风轻云淡:“本县再问你们一遍,养猪,去不去?”

    苗老三咬咬牙,说道:“你这是强人所难,我等都是良民,你难道敢逼迫我们去养猪不成?”

    养猪,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之前苗老三等人就关注过大唐建设公司和神奇农场招募人手,给的薪钱是真的高,可那有啥用,这帮兄弟都是过惯了闲日子的,每日混混江湖不好吗,为何要去卖苦力?

    是以,屯田和修路大家都不干,更别提这养猪了。

    “对,我等啥都不干!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县令,也不能逼迫人吧!”

    “县令也要讲道理!”

    其他帮众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杜荷哈哈一笑,说道:“如此最好,本县最为讲道理,岂能强人所难……你们看看身后的墙上写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苗老三也是认识字的,他回头看了看:“约法三章?”

    “对,约法三章,这其中一条就是鄠县不养闲人!”杜荷说道,“你再看下面一张告示。”

    约法三章的巨大告示下,还有一张告示,字却小的可怜,要凑近了才能看清。

    苗老三凑近,顿时面色大变:“但凡来此领粥的,都是无家可归的百姓,除妇孺老幼等丧失劳力者,其他人都要参加修路、屯田,或者养猪……”

    上当了!

    苗老三等人面色骇然。

    只见苗老三看了看杜荷,当机立断,一声大吼:“兄弟们,跑!”

    杜荷冷笑:“跑?晚了!”

    唰唰唰。

    只见不远处,突然出现四五十个提着狼牙大棒的管城,气势汹汹地冲过来,抓着苗老三等人便是一顿猛揍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“别打别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腿啊!”

    李恪一马当先,气呼呼地喊道:“这帮狗东西,竟然这么能吃,给本王狠狠地打。”

    苗头帮的这帮家伙,平素十分凶悍,无恶不作,打架更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可遇到如狼似虎的管城,一个个都歇菜了。

    一眨眼的功夫,苗头帮的三十多人便横七竖八地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杜荷蹲下身,踢了踢跟死猪一样的苗老三:“啧啧,这身体,果然强啊,挨了几十棒,还没死,换一般人早就死八次了,果然不愧是本县看中的养猪能手!”

    李恪点点头:“老师真是慧眼如炬,一眼就看出此人不凡,若是将他送去养猪,那猪肯定养的又大又肥。”

    苗老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哭了。

    半晌,他挣扎着爬起来:“县令大人,我力气大,我想去修路!”

    杜荷轻哼道:“晚了,修路的人已经满了!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,我去屯田,我以前会种地!”苗老三忙不迭地喊道。

    杜荷摇摇头:“现在,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去养猪,告诉本县,你想不想去?”

    “我我,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苗老三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杜荷一挥手:“来人,继续打!”

    李恪亲自提着小可爱上场。

    苗老三急忙喊道:“我愿意,我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着竟然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杜荷这才满意地点点头:“这才对嘛,本县最讲道理,一向以德服人,强人所难这种事,是不屑于做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三更,)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零五章 养猪能手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