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言,李恪急忙说道:“老师英明神武!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傅有些不乐意地撇撇嘴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蜀王殿下越来越像一个狗腿子了呢,不行,我也要努力才行,不能被殿下比下去。

    老傅赶紧说道:“少爷神功盖世,千古难逢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狗屁玩意儿!

    杜荷转身,问其他苗头帮的帮众:“你们可愿意去养猪?”

    “愿意!”

    “我最喜欢养猪了!”

    “猪就是我亲娘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被打得头破血流的,纷纷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杜荷这才转身,走到另一边。

    这儿还有二百多人呢。

    这些人,却是比苗头帮的人看上去更加精神抖擞,一个个穿着崭新的衣服。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尔等吃了粥,按照县衙与百姓约法三章,鄠县不养闲人,现在,本县要送你们去养猪,都给本县老老实实的,否则,全部打断腿送到蓝田去挖煤!”

    众人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谁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毕竟苗老三等人就是前车之鉴啊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一个青年站起身来,说道:“杜县令,我是黄家的人,我爹是黄枚蓼啊,他此前孩捐了一万贯修缮城墙呢,我是路过的,你快把我放了吧!”

    这家伙穿着绫罗绸缎,长得细皮嫩肉的。

    杜荷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黄家竟然这么不要脸?

    这时,一道人影疯了一把地冲上前,一拳将那黄公子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正是苗老三。

    苗老三气呼呼地指着黄公子,说道:“县令,千万不要被此人骗了,我方才看见,就他吃的最多,他吃了足足五碗,还喝了七碗水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也看见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可以作证!”

    周围不少人都纷纷喊道。

    杜荷面色一寒:“岂有此理,竟敢骗本县,拉下去打一顿!”

    不多时间,就响起了黄公子的阵阵惨叫声。

    杜荷扫视众人,问道:“送你们去养猪,尔等可愿意?”

    “愿意!”

    大家用细弱蚊虫的声音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,全部带走!”杜荷一挥手。

    李恪乐呵呵地把管城大队派过来,将众人登记姓名,然后送往城外。

    魏叔瑜忙不迭地往嘴里塞了一根羊肉干,激动道:“有人了有人了,可以开始养猪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真是美好的一天啊。

    监察御史刘修这样感慨道。

    此刻,他睡在豪华无比的宽床上,搂着一个小妾,正在卿卿我我。

    突然,他感觉腿有些疼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他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原来,方才的一切都是梦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刘修突然发出了惨叫声。

    原来,他睁开眼睛的第一眼,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只猪头。

    随后,便发现自己抱着一只老母猪在睡觉。

    身上、头上,甚至脸上,都是那老母猪的口水。

    刘修甚至发现,这头老母猪,竟然在朝自己微笑。

    他慌忙地爬起来,自己所在的地方,竟是一个猪圈。

    这猪圈里,竟然有十几头体型巨大的白猪。

    这是他此前从未见过的,甚至闻所未闻的。

    大唐的猪,都是黑毛黑皮的啊。

    我是谁?

    我在哪?

    刘修一下就懵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二傻子!”

    “大家快看,有人抱着猪睡觉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疯子吧!”

    周围突然传来阵阵嘲笑声。

    刘修扭头一看,只见猪圈边围满了人,都是一些破衫褴褛的家伙,正对自己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老夫堂堂监察御史,竟然被这帮贱民嘲笑,真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“尔等贱民,在笑什么?真是不知死活,老夫跟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刘修抓起一根棍子,便朝这伙人冲去。

    哪知道人群中有人喊道:“帮主,这疯子竟然在骂我们。”

    只见那为首的苗老三卷起袖子,气呼呼地吼道:“娘的,一个疯子都敢起伏我们,我们打不过县令,还打不过你吗?来啊,兄弟们,打死他!”

    众人便跳进了猪圈,将刘修按在地上一顿猛锤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刘修又哭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造的什么孽啊,两天,挨了七八顿打!”

    “还有人比我更惨吗?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“老爷,不好了。”管家急匆匆冲到黄枚蓼面前,惊慌失措地说道,“老爷,大少爷和二少爷,还有咱家的下人,全都被县衙抓去养猪了!”

    噗通。

    黄枚蓼本来坐在椅子上的,吓得一*跌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杜荷,杜荷欺人太甚啊,我儿招他惹他了,竟然被抓去养猪,欺人太甚啊!”黄枚蓼拍打着地面,怒道。

    管家说道:“老爷,县衙太可恶,在那施粥的地方,贴了一张告示,告示只有巴掌大小,上面的字,更是小的不得了,写的是,但凡去领粥的,都是无家可归的百姓,除了丧失劳力的妇孺老幼,全都要去参加修路,屯田,或者养猪,如今修路和屯田的人已经满员,就剩下养猪了……老爷,此事,只怕你要去求求新来的县令才管用啊!”

    “对对,这一切,都是杜荷造成的,我要去找杜荷!”

    黄枚蓼一咕噜爬起来,带着管家便往县衙赶。

    来到县衙门口,却看见门口已经有不少熟人了。

    其中,梁家家主梁凯就在。

    “梁兄,怎么你也过来了?”黄枚蓼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梁凯摇摇头,叹息道:“黄兄,家中下人不争气,有十几人竟是贪图那肉粥,去领粥了,现在都被送到城外去养猪了!莫非你也是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啊,我的两个儿子,还有家中下人,都被送去了……”黄枚蓼如丧考妣地说道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一听,顿时都忍住笑。

    原来自己不是最惨的。

    这黄枚蓼才是最惨的啊!

    其他人要么是下人,要么是亲戚,这黄枚蓼倒好,竟然是两个二人都被弄去养猪了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马周从门后走了出来,说道:“诸位,对不住,鄠邑县公已经出城了,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,眼下,此事你们去找蜀王殿下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便去找李恪。

    哪知道,那管城大队的营门还没进去,就看见几百个管城冲出来,见人就打,混乱之中,黄枚蓼挨了一棍子,差点当场晕过去。

    李恪站在门后,怒道:“养猪,乃是鄠县的三大政策,事关重大,尔等竟然敢在此唧唧歪哇,给本王打,狠狠地打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鸟兽散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四更,)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零六章 我要回家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