苗老三等人聊天晒太阳。

    刘修专心看《养猪入门手册》。

    魏叔瑜坐在桌后,一边吃羊肉干,一边傻乐。他发现,这腌制好熏干之后的肉干,吃之前放在太阳下晒半个时辰左右,会变软,味道也更佳。

    “改日,一定要给杜兄说说,这晒过的肉干,简直是天下最美的东西!”魏叔瑜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远处,突然出现一队人马。

    众人哗啦啦赶紧爬起来,紧张不已,战战兢兢的。

    因为,那走在前面的人,正是杜荷。

    而在杜荷身边的,正是蜀王那个狗东西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以来,大家对蜀王这厮简直是又恨又怕,隔三差五,这狗东西都会带着管城大队来检阅养猪的成效,总能找几个不着边际的理由,将大家揍一顿。

    大家都被打怕了。

    魏叔瑜赶紧将桌上的肉干收起来,塞进口袋里,屁颠屁颠地跑上前去,高兴地说道:“杜兄,多日不见!”

    杜荷看了看魏叔瑜,这家伙,晒黑了一些,可是胖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魏兄,养猪很辛苦吧?”杜荷问道。

    魏叔瑜摇摇头:“不辛苦不辛苦,我很好,猪也很好,十二头母猪,都要下崽了!”

    杜荷亲自过去看了看那十二头猪,小小的猪圈里,十二头猪油光水滑的,长势非常好。

    杜荷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“都是按照我编撰的《养猪入门手册》来喂养的吧?”杜荷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人,对养大白猪,根本一窍不通,是以,杜荷编撰了一本《养猪入门手册》,其中便有粗略的养猪知识。

    魏叔瑜倒也老实,指了指远处捧着《养猪入门手册》看的津津有味的刘修,说道:“都是刘御史养的。”

    杜荷一愣:“哎哟,这狗东西竟然真的会养猪!”

    杜荷走过去,笑眯眯地说道:“刘御史,你好啊!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刘修抬头,看见是杜荷,急忙转过头去,表示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给脸不要脸?

    杜荷怒了:“来人,给本少爷盯着这十几头猪,若是哪头猪死了,或者心情不好了,就把姓刘的狗东西给揍一顿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刘修:“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,杜荷将所有人召集在一起,他看了看苗老三等人气色不错,便说道:“养猪,本少爷自认天下第一,没有人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二,尔等既然到了养猪场,就踏踏实实做事,谁敢偷懒,或者有什么歪心思,别怪本少爷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县公,我等一定尽心竭力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见杜荷身边的李恪张牙舞爪的,顿时变得乖巧不已。

    杜荷指着身边的一个青年,介绍道:“这位是大唐建设公司的……你叫啥名字来着?”

    那青年赶紧说道:“少爷,小的叫许正圣。”

    许正圣?

    这个名字怎么有些熟悉?

    许正圣赶紧说道:“少爷,小的最崇拜的人就是白衣神箭许正道。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正道害人不浅啊!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从今日起,由许正圣带领大家修建猪舍,留下十个人照顾这十五头猪,剩下的人,全都给本少爷去修猪舍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好日子到头。

    李恪凶神恶煞地站出来:“啊什么啊,谁敢偷懒,小可爱伺候!”

    便无人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惹谁都不能惹蜀王这狗东西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为了尽快将猪舍修建好,杜荷不但调用了这三百多养猪能手,还从安鄠大道工地上抽调了五百人,用来紧急修建猪舍。

    从山下到山上,约有三百亩。

    工匠们先用石头砌成围墙,一人多高的围墙,围成一圈,沿着山下,将整座山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一边修建道路通往鄠县县城,一边修建猪舍。

    猪舍因地制宜,像梯田一般,沿着山麓自下而上分布。

    而山下平整的地方,则是大家的住所和猪肉的加工厂,办公中心等等。

    苗老三等人,没日没夜地干活,工钱从最初的十文钱一日,涨到了三十文钱一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杜荷也第一次回到县衙。

    刚到县衙,马周便匆匆而来:“县公,你不在的这段时日,县城中的人,都快疯了,尤其是黄家和两家,此次被抓去养猪的人中,黄家和梁家最多,黄枚蓼的两位公子和府上所有的男丁,梁家十几个下人,全都被送去养猪,是以,黄枚蓼和梁凯整日来县衙守着,就是打听你的下落!”

    杜荷一拍脑袋:“哎呀,竟然发生了这样大的误会?快,有请两位家主。”

    马周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急忙去将黄枚蓼和梁凯请进来。

    梁凯和黄枚蓼一见杜荷,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县公,你总算回来了!”

    杜荷赶紧迎接二人就坐:“梁家主,黄家主,这正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,本县也是方才得知此事,这段时日,都忙着安鄠大道建设之事,其他事都顾不上来。”

    梁凯皮笑肉不笑:“县公乃是大忙人,只是,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,我家中的下人,一共十五个,平素吃得好,穿得好,是断然不会去领粥的,施粥乃是为了给百姓一条活路,下人们再不懂事,也不至于去与那些快饿死的百姓抢粥吃啊!”

    黄枚蓼也说道:“若说下人不懂事也就罢了,可老夫的两个儿子,从小锦衣玉食,什么好吃的没吃过,怎么可能去吃粥呢,县公,还请你速速将我儿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杜荷笑眯眯地说道:“二位言之有理,十分有理,既是如此,本县这便将人带来,你们各自领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黄枚蓼和梁凯都愣住。

    这有些不对啊!

    二人来之前,便已经商量过,此次要让杜荷放人,只怕要大出血才行,毕竟杜荷这厮不好惹啊。

    甚至,黄枚蓼都打算拿出几万贯钱了。

    可哪知道,杜荷竟然答应得如此干脆。

    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黄枚蓼惊讶道:“县公,你没有说笑吧?”

    杜荷不高兴道:“你看本县是喜欢说笑的人吗?你去长安打听打听,谁不知道我杜荷是最讲信誉的人。”

    梁凯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张俭却是已经将梁家和黄家的人带来了。

    黄枚蓼一看见自己的两个儿子晒黑了,瘦了,手上都是水泡,不由得与两个儿子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零八章 养猪入门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