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番寒暄之后。

    梁凯说道:“县公宽宏大量,我等佩服,县公,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,尽管知会一声!”

    黄枚蓼说道:“县公,犬子如有得罪的地方,老夫替他赔罪,多谢县公放人!”

    杜荷哈哈一笑:“好说好说,把人都带走吧!”

    黄枚蓼点点头,转身,说道:“逆子,跟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黄枚蓼的两个儿子,一个叫黄成,一个叫黄安。

    “爹,我不走!”黄成和黄安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黄枚蓼甚至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什么,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黄安说道:“爹,我们不走,我们还要回去养猪!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不回家!”黄成也说道。

    黄枚蓼差点晕倒。

    这两个逆子,竟然说出这样的话?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两个家伙,从小就锦衣玉食,金贵得不得了,平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现如今去养猪,竟然连家都不回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你们是不是中邪了?你们过来,大少爷和二少爷,到底怎么回事?”黄枚蓼将黄家的下人叫过来。

    几个下人过来,说道:“老爷,大少爷和二少爷都好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会变成这样,是不是生病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……我们整日与两位少爷一起搬砖,也未见两位少爷身体不适啊!”

    下人们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黄成赶紧说道:“爹,你就别问了,我们没有事,我们就是想去养猪,养猪使我快乐,我不想回家了!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黄枚蓼气得给了黄成一巴掌。

    黄成捂着脸,“爹,就算你将我打死,我也要去养猪!”

    “对,还有我!”

    黄枚蓼大怒道:“疯了疯了,都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梁凯看向自家的十几个下人:“尔等,现在跟老夫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,我们不回去了,我们要去养猪!”

    梁凯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方才还在看黄枚蓼的笑话呢,哪知道,转眼这笑话就到自己身上了。

    梁凯和黄枚蓼对视一眼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梁凯沉声道:“有老夫在此,你们大可不必担心,是否有人威胁你们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老爷,我们在养猪场,每日有肉吃,吃得好,睡得也好,没人威胁我们,我等都是自愿去养猪的!”

    “对,爹,”黄成说道,“我们都是自愿的,爹,孩儿不孝,你就在家等着吧,我们去养猪,养猪成功之后,自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噗。

    黄枚蓼直接气的*。

    这时,杜荷走上前来,笑呵呵地说道:“黄家主,梁家主,你们也看到了,现在不是我不放人,是他们不愿意走啊,你们二位,总不能强人所难吧。虽说他们是你们家中的人,可本县身为父母官,岂有不为民做主之理,你们,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可不可,本县丑话说在前头,若是有人愿意跟你们走,你们便带走,可若有人不愿意走,那你们也别想动什么歪心思,如今鄠县刚刚发展,最缺的就是人手,别说尔等家中的人,就是本县,也要亲自去修路屯田。”杜荷声音变得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梁凯和黄枚蓼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杜荷见状,说道:“来人,将黄公子等人,送回养猪场,大家都是好样的,为了鄠县的发展,不辞辛劳,尤其是两位黄公子,表现的不错,等到年底,本县亲自设立一个鄠县十佳青年奖项,定有两位黄公子的名额。”

    这群人很快就被送走了。

    梁凯和黄枚蓼心痛地向杜荷打了声招呼,便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养猪场。

    黄成、黄安等人全部回来了。

    大门口,李恪亲自点名,并拿着画像一个个核对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说道:“殿下,一个不差,全部回来了!”

    李恪满意地点点头:“这就好,哼,这帮狗东西,眼下最是人手短缺之际,还想逃走,真是痴心妄想,看来,本王跟他们讲道理,他们还是听进去了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,在半个时辰前,听闻黄枚蓼和梁凯来要人,李恪便将黄家的人和梁家的人拉过来讲道理。

    道理也很简单,那就是,只要有人敢乘次机会溜走,不管到天涯海角,蜀王殿下都会将他抓回来大卸八块做成猪食养猪。

    这些人果然很佩服蜀王,去县衙走了一趟,最后全都回来了,一个不差。

    李恪得意地问身边人:“你们看,本王是不是有老师的风范了?老师也是一个以理服人之人。”

    那人想了想,答道:“是是是,殿下已经和县公一般无二了。”

    李恪想了想,摇摇头:“我这以理服人的本事,只怕只有老师的三成,老师才是最厉害的,这天底下,我最佩服的就是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殿下说得对!”

    “狗东西,说话都不会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至于梁家家主梁凯,回去之后,便重新高价招募了一些下人。

    而黄枚蓼回去之后,则是悲伤得不行,整日抱着管家大哭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听闻到黄枚蓼和梁凯的遭遇,似乎也明白了什么,于是都乖乖的不敢再来县衙要人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月之后,猪舍终于修建成了,不过这只是第一期,第一期的猪舍,可同时圈养五千头猪,所有的猪舍完全是按照杜荷提供的图纸来修建。

    原本的荒山野岭,一下变得繁华起来。

    苗老三骂道:“娘的,这猪舍,竟然比老子当年的房子还要好!”

    “帮主,要是能睡在猪舍中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听闻那个姓刘的疯子,竟然给猪喂白菜,真是暴殄天物啊!”

    大家对猪,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猪舍修建好了,人员也配备齐全。

    但猪却只有十五头。

    这十五头猪,几乎是魏叔瑜和刘修在照料。

    魏叔瑜抽空,赶紧回县衙找到杜荷。

    “杜兄,这猪舍都修建好了,按照你的要求,全都用石灰进行了消毒,可养五千头猪,可是眼下只有十五头猪啊,这么多猪舍,是否修建多了?还有,十五头猪,我与刘御史即可,剩下的三百多人,修完猪舍,似乎也没用,每日还要消耗不少粮食,不如将他们送去修路吧?”魏叔瑜一见杜荷,便开门见山地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零九章 以理服人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