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荷正带着陆远,美滋滋地研究规划图。

    这时,老傅蹭蹭跑进来,大喊道:“少爷,老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头也没抬,“滚!”

    老傅又说道:“少爷,你爹啊!”

    杜荷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的和你妈啊一样,怎么像是骂人的?

    他转身,踹了老傅一脚:“狗东西,三天不打,欠收拾了是不?”

    “荷儿!”

    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杜荷扭头,只见杜如晦正在门口。

    杜荷一惊:“爹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杜如晦叹息道:“我要是再不来,莱国公府的大门,都要被踏破了,戴大人三番五次找我,让我给你说说,把他的侄儿戴金云放了,还有魏徵,一日三次就往府上跑,要你将他的二儿子放了……还有不少人,和这鄠县的士族都有关系,纷纷上门说情,想让你将被抓去养猪的人全部放了……对了,还有陛下,昨日散朝后,陛下将我单独留下,让我转告你,不要由着蜀王胡闹,现如今蜀王殿下在鄠县担任了不下二十个职务,朝中都知道了,若非有陛下押着,此刻*的奏章只怕都快堆满太极殿了!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我有这么优秀吗?

    杜荷挥挥手,让其他人全部离开,然后才笑呵呵地说道:“爹,我本以为你是来看我的,没想到是上门当说客,唉。”

    杜如晦坐下,笑道:“你啊,谁说我是来当说客的,荷儿,你已经长大了,你做什么,爹都支持你,当初满朝文武无一人愿意到这鄠县来,却是将你推出来……我儿堂堂的鄠邑县公,却做了这县令,他们的子嗣、亲属为何不能养猪啊,不过,为父始终不好回绝,便来鄠县走一趟罢了!”

    杜荷乐了。

    老杜这正直不阿的性子,竟然转变了?

    有长进啊!

    这时,杜如晦突然抬头问道:“荷儿,你老实告诉爹,当初为何你会毫不犹豫地答应陛下来做这鄠县县令?别人不知道,但为父我可十分清楚,你会贪恋这小小的县令的位置?”

    杜荷哈哈一笑:“知子莫若父啊,爹,别人都只以为鄠县是个烂摊子,事实上,鄠县还真是个烂摊子!”

    杜如晦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杜如晦想打人,杜荷急忙说道:“可他们不知道,这烂摊子若是好好运作,其中大有可为!”

    杜如晦问道:“能赚钱?”

    “必然!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成立了无敌钱庄,向鄠县贷款二百万贯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杜如晦仿佛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随后,他喝了口茶,淡淡地说道:“为父这些年,也存了不少钱,大概有五十万贯吧,改日派人送来,就当入股了,记住,只能赚不能赔!”

    杜荷瞪大眼睛:“爹,若是赔了呢?”

    杜如晦脸一沉:“为父知道你那梦幻集团现在价值只怕有好几百万贯了吧,区区五十万贯赔得起。”

    杜荷心疼。

    别人都是坑爹!

    今日,却是出现了坑儿子的。

    老杜你变了!

    说着,只见杜如晦站起身来:“就这样说定了,这笔钱你自行安排,只要赚钱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,你这是要走?”

    杜如晦点点头:“我去养猪场转转,看看魏叔瑜养猪的样子……想当初,魏徵在朝堂上没少拆为父的台,如今,他的儿子却沦为养猪人,还在我儿的手下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杜如晦大笑着走出门去。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杜如晦来匆匆,去也匆匆。

    不过次日一早,那五十万贯钱确实送到了。

    杜荷赶紧将魏叔瑜找来,忐忑地问道:“魏兄,昨日我爹是否去了养猪场?”

    魏叔瑜一边往嘴里塞了一根肉干,一边点头:“杜兄,昨日伯父的确去了养猪场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说话了?”

    “不,是他找我说话的。”魏叔瑜比较老实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杜荷突然八卦起来。

    魏叔瑜回忆了一下,说道:“伯父问我为何要来养猪,我说我喜欢养猪,他又问我打算养多久,我说这辈子都要养猪……然后,他就仰天大笑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杜荷彻底无语了。

    自己这便宜老爹,性情变了啊。

    不过,若是有一个人总是跟我作对,却因为身份原因不能将他宰了,如今他儿子沦为养猪人,杜荷觉得,自己一定会开心的。

    于是,杜荷拍拍魏叔瑜的肩膀:“魏兄,养猪是大事,也是有前途的事,你要好好干!”

    “杜兄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魏叔瑜点头,眼神中充满坚毅。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你这踏实苦干的样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连续十几天,这十二头母猪食量下降,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吧?《养猪入门手册》中并未提及此事,兽医也束手无策啊!”刘修站在猪舍前,拿着一个本子,担忧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豪华的猪舍,专门用来喂养即将下猪崽的母猪。

    眼前,便是那十二头在大唐绝无仅有的十二头大白猪。

    旁边,魏叔琬突然发出一声轻笑:“你懂什么,哼!”

    “魏三少爷,你可别在此嘲笑,我养猪的时间比你长,年纪比你长,你应该尊重我。”刘修气呼呼地说道。

    魏叔琬冷冷地说道:“刘御史,你不过是个书呆子而已,这养猪之事,你还没搞懂呢,你只知道《养猪入门手册》,可是,现实和书中是不一样的,怎么能尽信书呢,就说这十二头母猪吧,你看看这上面的喂食记录,从半个月前,这些母猪的食量便开始下降,直到五日前,下降的情况有所放缓,几乎稳定,这就说明,这些母猪要生了,食欲减弱是正常的,根本无需担心!”

    魏叔琬说的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刘修竟然没法反驳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人急匆匆跑过来,喊道:“刘大人,有一头小猪,突然晕倒了。场长不在,你快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如今,整个养猪场,魏叔瑜和刘修就是权威。

    刘修赶紧扔下记录,急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魏叔琬好奇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到了一个猪舍前,只见过道上一只黑猫幼猪直挺挺地躺在地上,嘴角有白沫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几个兽医守在一旁,束手无策,焦急无比。

    刘修上前,仔细查看一番,却也没有什么好主意。

    这时,看热闹的魏叔琬突然嘲笑道:“呸,一群蠢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一十六章 坑儿子的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