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恪见状,有些不忍心地道:“老师,这样做,会不会有些过分啊?会不会遭天打雷劈啊!”

    杜荷摆摆手:“不要在意这些细节,殿下你看,这提出要拆城墙的,乃是士族们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这拆城墙的呢?”

    “是管城大队啊!”李恪有些懵逼地说道。

    杜荷耸耸肩,“所以,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,天打雷劈也到不了我头上啊!”

    李恪恍然大悟点点头:“对啊,老师你真是太聪……啊不对,我是管城大队的大队长啊,会不会也劈到我头上?”

    李恪要哭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。

    黄枚蓼看了看梁凯,小声说道:“梁家主,不必担心,我看,这城墙,只怕拆不了!”

    梁凯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问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黄枚蓼说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,方才杜荷说过,今日要将县城的城墙全部拆掉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黄枚蓼指了指远处的城墙:“可是你看,这城墙下,只有三三两两几个人,还都是管城那些狗东西……就凭这几个人,怎么可能拆掉城墙?杜荷只怕是疯了!”

    梁凯一看,果然,县衙的人并没有多少。

    而下方乌泱泱的人,全是来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拆城墙的人根本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,天无绝人之路,万幸万幸啊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家主闻言,也都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人手不足,暂时这城墙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时,杜荷问道:“都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李恪点点头:“老师,全都准备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点火吧!”杜荷吩咐道。

    李恪突然转身,喊道:“李二狗,你去下令点火!”

    李二狗一愣:“殿下,你方才不是说,你要亲自下令点火吗?小的做了两面大旗,绝对能衬托出殿下你的英武来。”

    李恪大怒:“你个狗东西,让你点火是看得起你,你怎么这么多废话?再啰嗦就打死你!”

    李二战战兢兢赶紧去拿旗帜。

    李恪心有余悸地拍拍胸脯:“好险,最好劈了李二狗这狗东西,和本王无关!”

    只见李二狗扛着两面大旗,站在高台的上方,举着一个铁皮喇叭,大声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乡亲们,都静一静!”

    “城墙拆迁,马上开始!”

    “乡亲们,乡亲们,大家都听好了,这拆城墙,乃是咱们县城的二十大善人的主意,也是他们捐钱的,下面,我宣布名单,梁家家主,梁凯,黄家家主,黄叉叉,张家家主,张叉明……”

    凡属于不认识的字,李二狗都用叉来代替。

    梁凯等人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方才已经通知不算,现在还要广而告之吗?

    而杜荷却是一阵无语:“殿下,你找的这家伙,太挫了吧,连字都认不全!”

    李恪摸了摸下巴:“这狗东西,还骗我说他念过书的,老师你放心,等他下来,我就打断他的双腿,送他去养猪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念完名单,下面一阵欢呼。

    百姓们纷纷呼喊各家家主的名字。

    李二狗将名单一扔,举起大旗,站起来,猛地挥了挥。

    不远处,几个严阵以待的鼓手,猛烈地开始敲击牛皮大鼓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十二面大鼓,同时响起,整个县城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听到鼓声,再看见大旗招展。

    那原本守候在城墙附近的管城人员,突然点燃了火把,举起火把朝城墙墙根的地方跑去。

    百姓们全都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梁凯好奇道:“杜荷想干嘛?不会是想将城墙烧了吧?”

    黄枚蓼摇摇头:“不可能,这城墙的乃是土和砖头夯成,就算用猛火油也不能烧,更何况用火把!”

    黄枚蓼说的,也正是百姓们所想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只见那一个个黑衣人走到城墙跟下,点燃了什么东西,然后转身疯了一样地开跑。

    黑衣人们刚跑出去几十步。

    守在城外的人们,便突然看见城墙跟下冒出一道道火光。

    随后便看见城墙剧烈地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巨大的爆炸声传来,顿时地动山摇,城墙处,烟尘四起。

    然后,人们看见,那高大耸立的城墙,竟然软绵绵地,轰然倒塌下去。

    不是一截一段,而是眼前所见的城墙,全部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远处,烟尘升起。

    不用亲临现场,大家也知道,整个鄠县的城墙,全部没了。

    百姓们见状,反应过来之后,突然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威武!”

    “天神下凡,帮助咱们拆城墙啊!”

    “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欢呼声一浪盖过一浪,声势浩大。

    士族的家主们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梁凯嘴角带着血迹,眼神凄然地盯着那一堆堆的废墟,六神无主地说道:“完了,完了,都完了!”

    突然,大家齐刷刷地扭头,用恶毒的眼神盯着黄枚蓼。

    方才,就是这家伙信誓旦旦地告诉大家,杜荷没有人手,拆不了城墙的。

    片刻的功夫,杜荷就打脸了。

    黄枚蓼快哭了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啊,杜荷……杜荷用的肯定是炸药包,我听说杜荷就是借助炸药包,一夜封侯的,还用炸药包将那吐蕃王子炸死了,挑起了大唐和吐蕃的战争……这狗东西,太坏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陈一发大怒:“你知道,你为何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我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黄枚蓼语塞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家主勃然大怒道:“黄枚蓼,你这个叛徒,肯定是你勾结杜荷的……若非你在此信誓旦旦,我等方才已经上去阻止杜荷了,又怎么可能将城墙拆了!”

    “对,黄枚蓼这狗东西,肯定是收了杜荷的好处!”

    “可恨!”

    “打死他!”

    于是,只见一个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家主,纷纷挣扎着站起来,朝黄枚蓼走去,一人一脚地踹,有人更狠,直接用身后的椅子去砸黄枚蓼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黄枚蓼就被打得头破血流地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杜荷闻讯赶来,却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黄枚蓼不是带头大哥之一吗,怎么被打成这狗样子?

    这帮没素质的家伙,竟然内讧了?

    他急忙冲上去,大喊道:“住手,都给本县住手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拉开众人,杜荷一边猛地上去踩了几脚。

    好半天,杜荷才“奋力”地将众人拉开。

    黄枚蓼却是已经半死不活了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一十九章 新式拆墙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