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日之后。

    一大早,便有人来禀报:“少爷,梁家家主等人已到县衙正堂,说是有要事与你相商。”

    杜荷啪的一拍桌子:“岂有此理,本县乃是鄠县的父母官,一心为民克己奉公,怎么可能与这些士族勾结,让他们赶紧滚蛋!”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他们说是来退钱的!”

    “退钱?退个毛的钱……走,去看看!”

    杜荷风风火火地赶到正堂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个家主都瞪大双眼盯着他。

    要是眼神能杀人,杜荷只怕都死一百次了。

    杜荷大大咧咧地坐下,拍了拍手:“诸位家主,几日不见,你们看起来气色萎靡了好多啊!”

    梁凯等人嘴角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气色能不萎靡吗?

    现在整个鄠县都在流传,二十个士族深明大义,拿出十二万贯来修城墙,都在称赞梁凯等人。

    可这些家主却是更加低调,连门都不敢出,上街都生怕被认出来。

    梁凯上前,说道:“县公,我等今日登门,乃是请县公履行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承诺?”杜荷一愣,“我答应你们什么了?”

    一个家主说道:“那日在县衙,县公亲口答应我等,说是不修建城墙,拆墙剩下的钱,要如数退还我等,几日不见,县公竟是忘了吗?”

    众人以为杜荷不想退钱,全都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杜荷一拍大腿:“想起来了,对,本县答应过你们,拆城墙剩下钱,一分不少地退给大家,而且,此乃各位家主捐赠,造福百姓的钱,本县就是再*,也断不可能贪污这笔钱,你放心,所花费的每一笔钱,都已经记录在册,老马,将费用清单给各位家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马周点点头,转身去取,不多时间回来。

    只见马周笑眯眯地看着众人,缓缓说道:“各位家主,你们仔细听好了,此次为了顺利将城墙拆掉,是以县衙请管城大队出动,管城大队派出了一百二十人,花费一万贯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许多人大惊。

    管城大队,一百二十个人,不到早上,竟然花费一万贯?

    梁凯吃惊地看向杜荷:“县公,这钱有没有弄错?我记得,那管城大队每个人每天的薪钱不过才三十文,一百多人,也不过几贯钱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县公,你可不要骗我等!就算管城大队全部出动,加上吃喝,一百贯钱顶天了!”

    “县公,我等可不是三岁小孩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义愤填膺,有人甚至激动得站起来。

    杜荷微微一笑:“诸位,别激动嘛,没错,管城大队一百多人,的确花费不了多少钱,但你们别忘了,此次出动的乃是管城大队大队长……”

    黄枚蓼气呼呼地说道:“大队长有什么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他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本想说,管城大队大队长有什么了不起的,可瞬间反应过来,人家这管城大队大队长,还真是了不起。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这一万贯,是蜀王殿下要的,钱已经送去了,若是诸位觉得不合理,自然可以到管城大队的营地去讨要,殿下平易近人,宅心仁厚,你们若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一定能把钱要回来的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平易近人?

    宅心仁厚?

    拉倒吧!

    就那个狗东西,在鄠县已经到了人人提起变色的地步。

    半个月时间,抓了几千人去养猪、修路,这还是人干的事吗?

    听说靠近管城大队大营一百步的,全都被送去养猪了。

    在梁凯等人眼里,原本已经十恶不赦的杜荷,简直就是个活菩萨啊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管城大队也不容易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蜀王殿下还是不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一万贯,就当是咱们帮助管城大队了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说道,表现的十分大方。

    见状,马周继续说道:“此次拆墙,共使用了天工一号炸药包一百五十个,全都是梦幻集团研发中心生产,每个价值一千贯,总花费是十五万贯,也即是说,诸位家主当初捐赠的十二万贯,除了管城大队的劳务费,还差四万贯呢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众人全部傻眼。

    十一万贯花完了不说,还差四万贯?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梁凯一脸懵逼,问道:“这什么炸药包,竟然要一千贯一个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质问。

    杜荷笑了笑,淡淡地问道:“诸位,若是将这城墙交给你们来拆,你们打算拆多久?”

    黄枚蓼心中估算一番,急忙说道:“给我三百人,一个月内,定能全部拆除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?”杜荷冷笑,“黄家主,你们有耐心,本县可没有耐心,鄠县的发展,争分夺秒,一刻也不能耽误……敢问黄家主,能用开元通宝买到时间吗?”

    黄枚蓼懵逼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杜荷又问道:“那本县给你一千贯,你能买来一个天工一号炸药包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万贯!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黄枚蓼心里骂娘,谁不知道这天底下只有杜荷和皇帝能造炸药包,你就算给我一百万贯,我也买不来啊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杜荷一拍桌子:“没错,这炸药包,就是无价之宝,一千贯一个,本县可以保证,梦幻集团一文钱都没赚,所以,一百五十个炸药包,一共十五万贯,诸位,把剩下的四万贯交清吧。”

    梁凯等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?

    我是谁?

    我在哪?

    我们今日来退钱的。

    钱一分没退,竟然还倒欠了四万贯?

    还有天理吗?

    噗通。

    一个年纪大的家主,突然一头在地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真的晕了还是装晕的。

    黄枚蓼见状,突然无助自己的肚子:“哎呀,我肚子疼得厉害,我要赶紧去看大夫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竟是头也不回地跑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状,纷纷喊出手疼、脚疼。

    一眨眼,正堂里跑的干干净净,就连方才晕厥的老家伙也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马周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啪的一拍桌子:“算你们识相,退钱?这辈子都不可能退钱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朝之上,骂声不绝。

    一个个大臣站出来,却都是陈述杜荷在鄠县的种种暴行。

    “陛下,鄠邑县公杜荷,此举是倒行逆施,冒天下之大不韪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听闻自古以来,筑城安邦,守土安民,未曾听闻有人将城墙拆了不再建的!”

    “真是滑天下之大稽,鄠县城墙古已有之,杜荷非但不修缮,反而将其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二十一章 退钱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